登录 : 2016.10.10 10:14 修改 : 2016.10.10 11:41

9月26日上午,韩国外交部部长尹炳世在首尔市钟路区外交部办公楼举行的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议,针对外交部等的国政监查中正在进行职务报告。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9月23日韩国外交部部长尹炳世在第71届联合国大会演讲中提议称,“现在我们应该严肃地考虑一下,朝鲜是否具有作为爱护和平的联合国成员国的一员的资格”。

从1991年9月17日韩国与朝鲜一起成为联合国会员国以来,韩国政府在联合国大会上首次正式地针对朝鲜的成员国资格做文章。此前,在朝鲜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1月6日)之后,韩国驻联合国大使吴俊于2月15日在联合国安理会以“尊重联合国宪章的原则与目的”为主题的公开讨论会上曾经表示,“朝鲜持续违反安保理的决议,对其联合国成员的资格表示怀疑”。这是根据应该充分利用题为“针对朝鲜第四次核试验的联合国安理会应对措施”(2月7日)的外交部文件“指示”而发表的观点。该文件含有如下内容:“朝鲜是一个开发大量破坏性武器(WMD)的机构”,“甚至使人怀疑朝鲜是否具有作为联合国成员国的资格”。尹部长将此内容在联合国大会上正式发表,并且最近在各种场合公开声明与朝鲜断绝及缩小外交关系。

这里存在四个问题。第一,驱逐朝鲜是否可能?第二,是否有先例?第三,朴槿惠政府是否会付诸于行动?第四,是否有利于解决“朝核问题”?

首先,联合国宪章中有关“开除”成员国(第六条)或者“停止成员国权利及特权”的规定。这两条均需要“根据安理会的劝告由联合国大会”进行决定。反过来说,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美国、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中,只要有一个国家行使否决权,就不能将其从联合国除名。

第二,1945年联合国创设以来,没有开除过任何一个成员国,“停止资格”的情形非常复杂。南非共和国因为种族隔离政策(Apartheid)从1974年至1994年21年间成员国的资格“事实上已经被停止”。1974年9月30日第29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第3206号决议,该决议采纳了提议否决南非共和国联合国代表团资格的“国书审核委员会”报告书。但是,由于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美国、英国、法国三国对此决议行使了否决权,因此“停止南非共和国资格”的决议案被否决。然而联合国大会议长当年11月12日根据第3206号决议宣布“联合国大会拒绝南非共和国代表团参与会议”,通过大会总体会议的表决最终通过了该决议(赞成91票、反对22票、弃权19票)。在没有得到“安理会劝告”的情形下,实际上算是停止了其成员国的资格,其根据主要是援用了“联合国大会会议运行规定”。

简而言之,由于中国与俄罗斯可以行使否决权,因此不可能把朝鲜从联合国成员国中开除,尽管在“停止资格”方面存在迂回地应对中俄反对的方法。

第三,朴槿惠政府会在“驱逐朝鲜”方面倾注外交力量吗?韩国外交部当局者于10月7日表示,“韩国政府今后将会就朝鲜的联合国成员资格问题持续做文章”。但是,外交部的一位资深官员表示,“尹部长的发言主要为了让国际社会对朝鲜的核及导弹的失控局面不要掉以轻心,是基于这种忧虑而采取的一种战术”。也就是说,是一种与行动相比,更加重视“讲话效果”的刺激疗法。这种做法是将涉及韩朝关系的战略方案用作“战略打击手段”,考虑非常轻率。

还有更严重的问题在于,朴槿惠政府正在费尽心思主张的“孤注一掷全制裁”方案,或者大多数专家建议的“制裁及对话与协商并行”的方案都必须将朝鲜束缚于多边主义的这种栅栏中才能期待其效果。但是如果出现了“朝鲜联合国成员国资格被停止”的现象,那么朝鲜将会从联合国的多边主义保护膜(权利)以及束缚(义务)中挣脱出去,这反而只能增加朝鲜继续一意孤行的借口。

更何况废除南非共和国种族隔离政策的“头等功臣”并不是停止其联合国成员国资格(制裁)的做法。与之相比更重要的是,当时随着摆脱冷战而出现的安保环境的变化、以纳尔逊•曼德拉为中心的非洲民族会议(ANC)成为无法忽视的政治力量、“与其交给黑人核武器,不如将其铲除”克勒克南非共和国白人政府的这种战略性判断等等,这些因素综合发生作用才促使种族隔离政策得以废除。同样,在“朝核问题”上,如果没有一种捕捉及牵制内外状况变化以及争取“共存”的战略性的决断,那么这一难题将会难以得到解决。

李制勋 记者

韩語原文: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76470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