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7.24 11:37 修改 : 2019.07.24 11:43

李元载 LAB2050 代表
李元载 LAB2050 代表

日本安倍晋三政府近期出台的对韩出口限制从很多方面看都是失误之举。无论如何,作为卖家而限制出口首先会害到自己,何况韩国企业是他们的全球最大买家,更何况韩国一直保持着对日贸易赤字。最重要的是,自由贸易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界秩序的核心规范,而日本作为这个规范的最大受惠者亲手毁掉了它。

日本为什么会做出如此失误的举动?笔者2014年秋在日本的亲身经历或许能给出一些提示。那时日本东部大地震刚刚过去三年,笔者提着放射能测量仪奔走于福岛与仙台地区,同一些使出浑身解数挽日本于将倾的日本朋友一道找人谈话,观察那里发生的变化。

日本的震后恢复战略冷静而理性:紧缩银根放出资金,把国家财政投入重建,同时推行结构改革,这就是所谓的“三支箭”。 但日本的未来看上去很危险——全国到处是正在施工的工地,却看不出所有这一切努力即将带来的新秩序为何物。政府投的钱都被用来挖地建房了。

当然有过试图进行根本改变的涌动,但又一一受挫。日本现代史上第一次出现几十万市民云集东京,高喊反对原子能发电口号,可由于政界的朝三暮四只能无功而返,支持原子能发电的势力回到了社会的中心。为在国际社会甩掉“经济动物”污名引进联合国所主张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和企业经营社会责任原则并向社会宣传,却未能物化到整个市民社会,最终只能以部分自由主义元老知识人自己的对话而告终。在地方上以自治和营造社区寻找突破口,结果却沦为一个老年人控制的社会,元老们因为能够争取到政府预算而成为地区社会和商业的领导人甚至走进地方政界,青年人却因为无处容身而不得不离开,活力反而不见了踪影。一言以蔽之,新老换代归于失败,未能创造出新的价值,所谓“三支箭”也只能失去方向,因为没有谁为它指明目的地。

由于日本央行长期执行宽松政策大量发行货币,导致日本央行所拥有的资产可与年度国民收入相匹敌,日本政府所背国债达到国民收入的2.4倍,而去年的经济增长率也有0.8%,民间消费只增长0.4%。即便如此,也没有出现过一个日本企业能够轰动世界。投入巨额资金却没有带来未来的希望,更未能成为引领国际规范的国家。

孰料箭头居然出乎意料地飞向了韩国。这真正让人领教了安倍政府的贸易黑心和日本选民对安倍势力的压倒性支持会让一个失去目标的社会最终走向何方。煞费苦心地要解决自己的问题最终却发现无能为力,回避批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归责他人,如果有一个软弱可欺的对象那就更好。日本没有远离这个范畴,仿佛一个失去目标的人在过度焦灼之余会毁掉自己的存在理由。

关注日本而及于自我反省。1965年签订韩日协定时中国的人均国民收入只有日本的1/10,而去年韩国的人均国民收入是日本的8/10,五到十年之后就可以同日本旗鼓相当。到那个时候,我们也会有一副今日日本的面孔吗?

韩国毕竟还是一个尚在建设之中的国家。在产业化和民主化浪潮中,身体猛然长大,眼睛里也有了光芒,但并没有学到与之相称的言谈口吻,也没有找到完全合适的服装。日本曾经遭遇的“经济动物”污名以及“老年人控制社会”的国内问题,我们今天同样遭遇着,而且我们的老龄化速度快于日本。所以让人担心,我们只顾生存而无视品格社会价值的程度是不是同日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需要我们扪心自问的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要追求一个什么样的新价值?要避免成为日本那样,我们今天应该怎样做?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299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