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7.22 10:25 修改 : 2019.07.22 10:29

日本参议院选举,确定自民党、公明党人数过半

牵制不小,能否越过“修宪线”尚不明朗
特朗普暗示,“如果韩日希望如此,美国将介入矛盾”

日本总理安倍晋三来到自民党办公室,为在21日参议院选举中预测会当选的候选人名字边上贴上玫瑰花丝带。(图片来源:东京/路透社 韩联社)
在21日举行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中,安倍首相的自民党和联合政党公明党获得了过半数议席。但是没能确保包括日本维新会在内的改宪势力在参议院全体改宪线的三分之二(全体245席中的164席)内。安倍虽主张“大胜利”,但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对安倍政权的牵制。

自2012年安倍内阁第二次上台以来举行的6次选举(包括地方选举)中,韩国国内对其关注程度从未如此之高。虽然也有日本的和平宪法修改问题的原因,但这是为了预测主导韩日关系恶化的安倍政权的方向。将对韩国的出口限制仅看做是自民党用于选举的战略是过分狭隘的观点。但是,如果安倍政权在众议院和参议院都获得压倒性胜利、几乎没有能够牵制政权独断专行或独断专行的机构,这一点令人担忧。

安倍在此次游说过程中每到一处都强调“是负责任讨论的政党,还是不负责任地拒绝审议的政党”,提出了修宪问题。这虽然也有淡化在野党提出的“老年补贴不足2千万日元”的国民年金事态、消费税上调至10%等问题的意图。但就像自民党的选举口号“新时代”所象征的那样,日本要改变“战后70年秩序”的野心非同小可。在日本,如果众议院三分之二的议员和参议院三分之二的议员赞成修宪,修宪将提交给国民投票,并获得过半数议席。在2017年的众议院选举中,安倍确保了将近80%的修宪势力,他一直在谈论2020年的修宪。很多人预测称,此次选举即使不能越过修宪线,民主党也会攻击不拒绝修宪讨论的部分在野党。

问题是,安倍的这种计划不仅动摇了日本在放弃战争的和平宪法基础上实现繁荣的战后体制,而且随着最近的局势发展,东亚等国际社会的紧张也不可避免。对于日本政府对韩国的贸易报复行为,国际舆论开始持批判态度。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最新一期指出,不仅在经济方面,在地缘政治方面,日本的自残也是盲目的。这是具有代表性的例子。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前天表示“只要韩日首脑希望如此”,暗示了介入的可能性,这也表明韩日关系并不仅仅是单纯的两国问题。就像韩国强制征用受害者问题一样,不反省过去、甚至希望推翻现在的国际贸易秩序的日本,哪会甘心成为“可能发生战争的国家”的周边国家?

这与日本100多年前高呼“脱亚入欧”的国际秩序完全不同。韩国也不再是被日本的“威胁”动摇的国家。日本政府表示将在24日之前收集意见决定韩国是否排除在“白名单”之外,这是决定韩日关系未来的又一个转折点。在此韩方敦促日本认真接受国际社会的担忧,作出明智的选择。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90273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