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7.18 11:05

金志锡 大记者
金志锡 大记者

 

解放以后,在韩日关系的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这是为了单方面扼住对方的喉咙。既是殖民统治的加害者、又是贸易顺差国的日本正在这样做。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经济战争挑衅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形态相似。首先,想利用优势进行先发制人的冲击措施来挫伤对方的锐气。拥有世界最大市场的美国实行提高进口关税,日本则限制出口。正面无视世界贸易组织(WTO)代言的国际通商规范这一点也相同。比如“我的行为就是国际规范”这一方式。 

为了将其合理化,两者都使用了前后不一致的安保理论。美国随意定义安保,将其作为经济战争的工具。此举虽是霸权国家的横行霸道,但各国却难以无视美国的话语。但是,日本以限制出口为由将对朝制裁问题代入其中,分明是对美国的措施亦步亦趋。把经济战争作为加强国内地位的政治手段也是一致的。特别是安倍把轮流攻击韩国、朝鲜依然如故的“颜色论”作为政治基础之一。

两人的目标既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虽然在范畴内相同,但内容却存在差异。因为国家的地位与中长期目标不同。

安倍的目标大致是两个。一个是改变韩国的政策或削弱韩国现政府的力量。政策的核心是日本方面的表述,即“维持1965年体制”。无论日本的哪一政权上台,都不会再提起与日帝殖民统治相关的历史问题,与邻国的关系将以本国为中心运转。目前仍未解决的日本军慰安妇或强制征用者赔偿问题等也不允许提及,意指只与支持自己的势力联手。进而包括安倍在内的日本右翼势力希望韩国的政权能够交替成与自己配合默契的人。

特朗普虽然也试图改变对方国家的政策、削弱执政势力,但还是将焦点放在更加明显的美国的利益上。其中包括增加美国国内就业岗位的“就业重商主义”和改善贸易逆差。

日本的另一个目标是结构和体制的重组。安倍试图改变日本在东北亚份额减少的局面。生产值曾一度超过世界总生产15%的日本经济现在下降到6%。中国的生产总值是日本的2.5倍多,韩国的人均收入接近日本的80%。在朝鲜半岛无核化和构建和平体制等安保问题上,,日本的存在感更弱。为了扭转这种趋势,安倍的第一个攻击对象就是韩国。为了驯服韩国而拉拢自己的下级伙伴。

安倍的经济战争挑衅也是美国攻击中国的辅助。强化“美日对中”的对决格局。试图让中国倒下的美国支持日本作为忠实的下级同盟国变得强大。但不希望在此过程中现有的韩美日三角同盟结构变弱。换句话说,只要三角同盟不受损,美国介入日本经济战争的动机就很弱。

日本为了转嫁内部不安,试图建立新的国际体制,将朝鲜半岛当作牺牲品并不是第一次。西势东渐趋势波涛汹涌的19世纪后期就是如此,在经历了长期内战的统一之后,武士云集的16世纪末也是如此。日本右翼势力至今仍怀念当年。

近代以后,世界每35~45年经历一次时代交替。1989年冷战之后,柏林墙倒塌,笔者曾将这一时期命名为“新自由主义-韩朝(对决)时代”。这个时代经历了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的扎根期到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时的发展期,到目前为止正在重组。重组期的钥匙就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亚洲中心轴政策以及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主义。在东亚地区,美国和日本代表的是既得权势力,而作为另一大国,中国则将挑战这一势力。日本的经济战争挑衅是把韩国视为既得权威胁势力,企图用力量压制韩国。

安倍的日本象征着旧秩序。若干年后,东亚可能出现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新秩序。这次经济战争也在这种趋势中。谈判是必要的,即使困难,也要走上无愧于历史的道路。最重要的是加强我们的力量,让日本不再使用类似的武器。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218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