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7.23 09:53 修改 : 2019.07.25 11:01

欲教训文在寅政府,却在全球引起强烈余风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7月19日在东京千代田区外务省办公大楼召见韩国驻日本大使南光杓,抗议韩国未对日本就韩国大法院有关强制征用赔偿问题的判决提出的“委托第三国成立裁委员会”的要求作出回应。(图片来源:东京/时事社 韩联社)
由日本的出口限制触发的韩日摩擦经久而不息,最应当有外交风度的日本外相在公开场合谴责韩国政府冒失从而显示了自己的“冒失”。 本次事态何时以何种方式告一段落尚难断言,但两国间一场相当一段时间且没有退路的拉锯战看上去已势在难免。日本不会空手而退,但有一点很明显,即事态不会按照日本当初所指望的那样发展。

大阪20国集团(G20)峰会刚刚结束,日本就忙不迭地打出一张出口限制牌。他们似乎指望这会成为足以让韩国回心转意的有力一击,因为以出口为中心的韩国正在为景气低迷而百般苦恼,而他们射向韩国的的确是一颗致命弹。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在出口中拥有绝对高占比,而卡住韩国半导体产业不可或缺的材料供应的日本心中盘算着应该不难得到韩国政府的让步。

日本政府的先发制人来得既快又狠,只是不够精致。闪电般地祭出了出口限制,却在解释名分与理由的第一步就开始踉踉跄跄:日本的主张不但自相矛盾,更因韩国的反驳而缺乏说服力。制人的名分失去力量,作为指挥部的总理官邸与作为行动队的经济产业省之间开始出现不合拍。

日本政府忽左忽右之际,韩国刮起了抵制日货风,“反日队伍”益发牢固,而国际舆论也开始对日本提出批评。这一局面证明,以安培晋三总理为首的日本领导层判断失误。为安培把脉,细察他是出于何种错觉悍然发动了2019年7月的“经济空袭”的,这有助于预测本次事态的前景。

1. 安倍不是特朗普

日本的出口限制是一个多用途筹码。有为参议院选举服务的性质,但最大的意图想教训一下看不顺眼的文在寅政府。如果能动摇韩国政府,之后能够有助于政权移交到与日本情投意合的保守势力手中,那将是锦上添花。尽管日本政府强烈不满,两国在朴槿惠政府时期签订的“日军慰安妇协议” 已经成为一张废纸。在韩国大法院胜诉的强制征用受害人已经摆出姿态,准备要求拍卖三菱在韩国国内的资产。恼火之至,以致于首脑会议中毫不掩饰地冷待文在寅总统,安培迫切地想修理文在寅政府。日本政府将这种局面称为“损害两国信赖关系”。

问题在于,在“损害信赖” 这样一个政治外交问题上,日本动用了贸易报复这一“经济武器”。 宣称信赖关系因强制征用等问题受到损害,又想说出口限制不是报复,这个调子不可能不别扭。甚至日本媒体都不能接受日本政府的主张。

把出口限制以及将韩国从白色国家(安保上可信赖国家,可享受出口手续简化待遇)名单剔出说成“优惠取消了,只是恢复原状而已”,这样的主张也同出一脉:就等于在说“用刀捅过并不是造成伤害”。 作为限制出口理由后来又提出韩国对朝出口管理不善,最终却证明日本方面“不善”更甚,益发令人侧目。

以类似方式出面“封锁华为”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公然叫嚣就是要搞贸易报复。他挑起全方位贸易战,始终以实力压服对方。然而安培不是这样。安培在大阪 G20峰会上还在强调自由贸易。他一方面效法特朗普炫耀实力,一方面又不能不别别扭扭地为自己辩解。这是安培和特朗普的最大差别。

2. 日本不是美国

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做出那种扰乱国际秩序的流氓行为,是因为美国是一个霸权国家,两手握着国际储备货币和尖端武器的美国即便恣意妄为,国际社会也难以对其加以控制。美国对第二大国中国施压,主要国家都站在美国一边。美国的单边主义不是什么新东西,但把它用得最富有攻击性的总统只有特朗普。

日本和美国“体量”不一样。它是经济大国,却不是超级大国。日本曾一度与中国对峙争夺东北亚地区霸权,但时过境迁已久。能够违背全球贸易规范而坚定不移的国家只有美国和中国。这就是日本难以打贸易报复这张牌的原因。

而且,日本不是美国那种万年贸易赤字国。美国是一个最大的进口国,因而它任何时候都可以射出“贸易报复”这颗实弹,而日本还没有强大到足以让国际社会承认它是一个例外,况且它也没有足够的武器去打贸易战。

3. 三星不是华为

美国和日本所采取出口限制的共同点是切断核心技术和材料、零部件供应从而对对方国家的主要企业进行强力打击,这是一种本国企业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损失的“自残”方式。美国因正在上升为最尖端第五代(5G)通信领头羊的华为感到的危机感和不快感,与日本因三星控制了半导体和显示器市场而产生的感情没有什么不同:它们都有一种强烈的欲望,要把威胁其技术霸权的竞争对手踹下去。

从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初期开始,日本就在家电、半导体、显示器等领域将全球头把交椅拱手让给数字量产技术领先的三星,并一直为此郁闷忿恨。80年代日本曾在全球半导体市场拥有80%的份额,如今70%以上已经被三星和SK海力士所占有。

然而三星要比华为更为从容。封锁华为,其他国家主要企业也曾参加,如果不依靠独立开发,甚难冲破这一封锁网。所以华为在承受极大负担的情况下从芯片到运营体制一直在独立开发替代技术。三星的情况有所不同。仅就影响最大的蚀刻气体(高纯度氟化氢)而言,并非不能从日本以外的其他国家采购到替代材料,仅仅是耗费一点时间而已。

5G通信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华为被捆住手脚,5G通信的成长只是被延缓,其他国家的企业和消费者太担心因此受到损害。华为在全球经济中所占比重与三星不可同日而语。三星的生产出现问题,会立即成为全球市场动荡的因素。半导体等产品的价格会迅速上升,全球IT供应链必然会受到连锁打击。打击三星,这些企业也会同时受损。三星不是孤家寡人。

一家超市外张贴着停止出售日本货的折叠式横幅。韩国中小商人自营业者总联合会7月15日披露,抵制日货运动已经蔓延全国,抵制商品项目扩大到了100余种。(图片来源:韩联社)
4. 打错了算盘

日本国内国外一致指出,日本的出口限制是一种自掘坟墓行为。代表性的事例是英国经济周刊《经济学家》最近一期曾谴责日本的出口限制是一种“经济近视”和无谋的自残行为。《纽约时报》不久前也刊登过内容相似的报道。反映国际舆论的权威媒体尤其严重关注的是“特朗普模式” 有可能被扩散。该模式指的是将全球经济和全球贸易作为政治工具使用的“卑劣的秩序”。

安培在国际舆论战中已经遭到失败。日本的出口限制是危害公平的全球贸易秩序的经济报复,这一点事实上已经得到公认。日本政府难以在承受这一负担的情况下把韩日贸易战长期拖下去。

其次是实利算盘。三星的损失不过是暂时的生产受挫。三星推迟供应,遭受“多米诺”式损害的苹果、亚马逊、谷歌等全球IT企业的矛头将指向日本政府。而且,韩国将不期然而然地进行独立开发或通过日本以外的其他国家确保材料和零部件采购渠道,最终的损害会原封不动的轮到日本企业。

日本半导体专家、微细加工研究所所长汤之上隆在专业网站专栏撰稿中警告说:“由于这次出口限制,许多日本企业受到损失,竞争力下降。总而言之,日本政府是在自掘坟墓,信任关系一旦毁掉不可能恢复原状。”他是在说,包括三星在内的韩国企业完全依赖作为“不稳定客户”的日本,这样的事情不会重复出现。

5. 韩国不是好惹的

日本瞄住的威胁对象是韩国受打击重程度排1~3名的化学产品,这些产品用于杂质洗涤剂、感光剂等敏感工序,其中日货比例占41.9~84.5%,预计短期内会受到致命影响。把韩国从白色国家名单剔除,显示着日本政府要勒紧出口控制缰绳的企图。

日本政府似乎有一种误判,即,只消这样,文在寅政府不仅拿不出可行的的应对手段,而且会因国内最低工资纠纷、增长放慢等因素陷入穷途末路,很快就会举起双手。优衣库职员有关韩国的抵制运动不会坚持很久的主张也同出一脉。这种战略与昙花一现的日本“樱花文化”及其历史经历不无关系。日本曾在对清、俄战争中以短期集中优势顺利取胜。

但是,一旦像中日战争那样进入长期作战阶段,情况就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了。目前正是那个局面。对于韩国而言,日本的出口限制无疑便是经济侵略的同义词,是一种旨在动摇韩国经济的挑衅。尤其是,作为事件导火索的强制征用问题本就是日帝侵略的产物,熊熊的抵制火焰正是这一意识的反映。既然烧起来快熄得也快,但一旦感情被烧伤,韩国人所迸发出的强大能量为任何国家所不及。企图用经济挤压来解决政治外交与历史问题,安培的“玩火” 不但难以成功抑且非常危险。

朴重彦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japan/902772.html?_fr=mb3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