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7.31 08:59 修改 : 2017.07.31 11:05

(新闻分析)危机下的韩半岛

面对朝鲜第二次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级导弹
韩国政府追加部署萨德发射车
美国出动战略轰炸机抵达韩半岛上空
下月韩美军演在即,危机一触即发
专家:“需要考虑创新性解决方法”

为应对朝鲜发射“火星-14”型导弹,美国空军出动了B-1B战略轰炸机。图为7月30日,B-1B战略轰炸机(左侧)正在韩国空军F-15K战斗机的保护下,于韩半岛上空飞行。(图片来源:韩国空军提供)
朝鲜的“火星-14”型导弹第二次试射,让韩半岛局势再次卷入了惊涛骇浪之中。有预测认为,原定于8月下旬举行的韩美乙支自由卫士(UFG)联合军演开始之时,或将继今年春天之后再次引发一场“韩半岛危机论”;而文在寅总统尚未迈出第一步的对朝政策构想也将不可避免地需要进行一定的修改。

朝鲜在7月4日进行了“火星-14”型导弹的首次试射。两天后,即7月6日,文在寅总统便在德国柯尔柏财团的邀请演讲中提出了“柏林构想”,提议韩朝两国在《停战协定》签署64周年的7月27日,停止在军事分界线内的敌对行为。为此,韩国国防部在7月17日提议于7月21日举行韩朝军事当局会谈。

朝鲜在超过了会谈提议日期后也未作任何回应,但却于7月28日晚再次发射了洲际弹道导弹(ICBM)级的“火星-14”型导弹,最大飞行高度达3724.9公里,飞行距离为998公里,比7月4日的发射更为先进。朝鲜中央通讯社在7月29日报道称,金正恩委员长于7月27日亲自下令,进行“火星-14”型导弹的第二次试射。这也相当于是对文在寅总统的对话提议作出了朝鲜式回应。

综合7月30日韩国政府当局人士的话可知,韩国政府在一开始就考虑到了两种可能性。第一,朝鲜可能会在韩国政府可接受范围内,提出修改提议内容的要求。这表明朝鲜也有打开对话渠道的意思,因此会谈有望在经过几轮提议修订后成功举行。相反,朝鲜提出的修改提议要求也可能会超出韩国的可接受范围。再者,若朝鲜强行实施核试验,或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级导弹等所谓的“战略挑衅”行动,则表明朝鲜在短期内无意进行韩朝对话。

朝中社7月29日报道称,28日晚,在金正恩委员长的参观下,进行了洲际弹道导弹级导弹——火星14型的第二次试射。(图片来源:韩联社)
文在寅总统虽然打开了对话的大门,但也多次表明将对朝鲜挑衅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7月28日,在接到朝鲜试射导弹的报告后,文在寅总统破例于深夜主持召开了国家安全保障会议的全体会议,之后又紧锣密鼓地接连采取了各种措施。包括要求召开联合国安理会,在韩半岛投入美军战略资产,进行玄武导弹和ATACMS导弹应对射击演习,追加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THAAD•萨德)系统发射车,以及正式开始韩美导弹方针修订案讨论等。

对于韩国政府当机立断、有条不紊的行动,文在寅总统大选阵营出身的外交安保专家表示,“一切均在按照预备指南行事”。换句话说,韩国政府之所以会如此行动,全是因为遵照了韩国外交部和国防部等根据朝鲜挑衅程度事先准备的“应对方针”。该专家表示,“指南是在假定的最坏情况下制作而成,虽然在制定应对方针之时,确实看起来十分合理,但若在实际情况发生之时机械地投入使用,指南也会变成‘死亡应对’”,“本应该在考虑到所面临的局势,以及波及效果后做出战略判断,但这一过程却似乎被省略掉了”。

文在寅总统的对朝政策构想正在按照时间顺序合理地展开部署。一方面通过就任后迅速召开的韩美首脑会谈强化韩美合作,另一方面就韩国政府主导韩半岛局势征得了美国的同意,之后又通过“柏林构想”表达了化解韩朝关系的意志,并提出了具体实行计划。7月17日,韩国政府同时提出了举行韩朝军事当局会谈,以及有关离散家属团聚活动的红十字会会谈的建议,相当于在为实现韩朝关系正常化打前站。文在寅总统的构想就是要借此恢复韩朝关系,从而最终在韩国主导下解决朝核问题。

问题在于,朝鲜并没有按照韩国政府的意愿行动。使出洲际弹道导弹一招的朝鲜,很可能会为了“和平协定、体制保障和朝美建交”,而打算与美国不断展开直接谈判。根据情况,朝鲜或许会进一步提高挑衅水平,以此打开协商大门;又或许会等到完成自己具备拥核国家技术力量的目标之时,再开始协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出现了在将于下月21日举行乙支自由卫士军演之前,危机感正在不断加重的情况。韩国研究院长金昌洙(音)表示,“应当切断朝鲜挑衅与加强制裁、施压不断重复的恶性循环”,“现在不要再进行毫无实效性的对抗,而是应当考虑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朝鲜核导问题的创新性解决方法”。

郑寅桓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0489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