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09 09:41 修改 : 2017.06.09 09:43

文在寅政府上台一个月

6月8日上午,文在寅总统出席于青瓦台与民馆小会议室召开的首席秘书官与助理会议。(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6月10日,文在寅政府就任将满一个月。在弹劾现任总统和提前总统大选这种史无前例的情况下就任的文在寅政府,伴随着大选第二天5月10日上午的总统就职宣誓开始了任期。面对“朝小野大”的政治形势,韩国新政府处于跳过交接委员会,直接履行职务的劣势条件下;尽管如此,凭借着超80%的高票民意支持,新政府不断突破政局。

在公开场合举止洒脱、打破以往惯例

韩国新总统在国民中最受欢迎,并与前任总统形成鲜明对比之处当属“脱权威”。文在寅总统洒脱的步伐在通过电视向韩国全体国民的转播过程中一览无余:先是在5月10日就任当天,文在寅总统亲自站到摄像机前,宣布了李洛渊和任钟晳分别为国务总理提名人和总统秘书室长人选;之后的5月19日,在青瓦台春秋馆的记者会上宣布,提名金二洙为宪法法院院长候选人后,文在寅总统突然询问“有没有要提问的?”,一时间让记者们感到不知所措;5•18光州民主化运动纪念仪式上,文在寅总统跟随着朗读悼词后退场的遗属代表金昭亨(音),并送上了拥抱和安慰;6月6日显忠日纪念仪式,文在寅总统将因木盒地雷负伤的军人安排在了曾为三大部门重要官员落座的邻席上,令人心中涌上淡淡的感动。

思想理念:安慰与包容

文在寅总统对国民传递出的思想理念也是一路破格前行,从就任后首次象征国家纪念日的5•18民主化运动纪念仪式开始便是如此。在强调“5•18的历史意义”,并慰问“为民主化牺牲的全罗道人民”的基础上,为了告知5•18真相,文在寅总统逐一念出4名曾在20世纪80年代奋不顾身的“烈士”,呼吁人们铭记“全国经历5•18的人们”,如约履行了大选前将在宪法中反映5•18精神的承诺。在5月23日的前总统卢武铉8周年追悼仪式上,文在寅总统表示这将是总统在任期间最后一次出席追悼仪式,决心摆脱特定“阵营”的束缚,不再仅做“他们的总统”。6月6日显忠日纪念仪式上,除“殉国先烈”和“护国英灵”之外,为国家发展而献身的清溪川女工,以及派德矿工与越南派兵军人的牺牲也被文在寅总统一同列入“爱国”行列,以此强调“爱国”不分进步派与保守派,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爱国”方式,将仅停留在“追悼”层面上的思想理念扩大至“统合”与“包容”。

国政运营:突破与压制

作为依靠“烛光民心”之力掌权的政府,“清算积弊”和“改革”必然成为韩国新政府的国政格言。青瓦台选择将“广场”不见消退的热情化为力量,展开“速度战”,一鼓作气地拿下积弊、实行改革。废除国定教科书,下令监察检察机关红包事件,将世越号牺牲的临时工教师认定为殉职,部分4大江蓄水池正常开放等青瓦台发布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看到被前任政权扣下的改革课题经总统决断得以解决,国民禁不住为此欢呼雀跃。问题在于大部分措施都是以“行政命令”,即“总统工作指示”的方式得以推进。虽然这是受到任期之初朝小野大政治情况的影响,乃至无法顺利组建青瓦台和内阁的政权特殊性的影响,但考虑到政策的稳定性和一贯性,这确实有别于普通的国政运营方式。

人事安排上,消除惯例与任人唯亲

起初,青瓦台参谋团人选大体上都是由与文在寅总统意见相近的改革人士组成。将非检察机关出身的曹国教授任命为堪称司法体系一把手的民政首席秘书官,让财阀专家、张夏成教授担任总揽经济、社会政策的政策室长,都极具大力推进检察机关和财阀改革的“规章人士”(指任命政治倾向、理念或思考方式完全相同的人士)特质。在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检察长李永烈因红包晚宴事件而落马之后,任命前崔顺实特检调查组长尹锡悦继任该职位,以及提名汉城大学教授金尚祖为公正交易委员会委员长也是如出一辙。相反,长久以来“近距离”辅佐文在寅总统的前青瓦台宣传企划秘书官杨正哲和前议员卢英敏却被排除在早期人选之外。这正是为了避免亲信人选争论而选择了“泣斩马谡”,从而提前切断围绕“论功行赏”的内部纷争。但是跳过交接委时期上任的韩国新政府的局限在于,在后续人事安排上不断曝出各种“人事事故”,文在寅总统在候选人时期提出了“公职人员任命除名标准”的“5大原则”(逃避兵役、偷税漏税、房地产投机、伪装转户和论文剽窃),而有观点担心这“5大原则”将丧失效力。

行政事务上,说服与施压

大部分评论一致认为,文在寅总统的“对国会关系”“虽然在为实现沟通而努力,但距离协同治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任第一天访问朝野领导层,以及几天后邀请朝野5党院内代表到青瓦台进行长时间对话都是文在寅总统为了加强沟通而努力的典型事例。关于破坏人事原则的争论,文在寅总统在5月29日举行了首席秘书官、助理会议集体发言,而韩国政界内对此也颇有微词。由此也完全显露了“政治人文在寅”与其为说服在野党来缩小分歧,更愿意在自认为正确的事情上相信舆论,展开正面突破的倾向。当时在“人事问题”上,文在寅总统请求国民予以谅解,但争论却仍在扩大,而这正是因为在野党有意将此事“政治化”。这层认识在文在寅总统的正面突破下可谓是原形毕露。

外交活动:慎重行动与名分

在最大外交悬案——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部署上,文在寅总统一边观察美国和中国的反应,一边采取慎重行动。文在寅总统分别以“国内法律程序”和“确保合理性”为由,对漏报萨德发射车追加引进的国防部展开事件原委调查,并出面调查国防部回避萨德基地环境影响评估的嫌疑,有意借此为说服美中两国争取时间。但是目前还无法肯定文在寅总统这种“争取时间”的措施是否只是“权宜之计”,以便借此来应对上届政府突袭部署萨德而带来的矛盾状况。

李世莹 记者, 郑浏炅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bluehouse/79808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