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5.12.28 10:23 修改 : 2015.12.28 17:02

27日下午,一名小学生来到首尔钟路区日本驻韩大使馆前的和平碑(少女铜像)前瞻仰少女铜像。在为解决慰安妇问题而举行韩日外长会谈前夕,日本媒体相继报道称少女铜像迁至南山的方案等。(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
面对日本政府就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问题发动的进攻压力,韩国政府强调之前的“法律责任问题未解决”的方针保持不变。12月27日下午2时,韩国外交部长尹炳世在政府首尔办公楼分馆(外交部办公楼)2楼举行了简约记者会见,公开表示“关于请求权协定的立场没有变化,今后也不会有变化”,“已经对(韩日局长级别协议的)我方首席代表转达了政府明确且坚定的立场”。这是24日日本媒体首次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指示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年内访问韩国之后,韩国政府面对大肆报道的日本媒体和政府高层人士的进攻式发言一直保持沉默的态度出现180度的转变。若28日举行的韩日外长会谈中安倍晋三不提出新的、打破常规的提案,慰安妇问题将很难达成戏剧性的和解。

在距第12届韩日局长级协议开始还剩一个多小时之时,尹部长的发言明确表达了韩国政府的立场,即反人道的、非法行为的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问题并未因1965年韩日请求权协定得以解决。这一发言的浓烈性质是对日本政府发言人官房长官菅义伟反复强调“1965年韩日协定使得殖民支配的所有法律责任得以终结”的基本方针将不会改变的立场进行的外交反击。26日日本《读卖新闻》曾报道,日本政府以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问题相关的协商为前提,正在商讨将日本驻韩大使馆前的和平碑(又名“少女铜像”)转移到南山的方案。对此,韩外交部当局者反驳称是“无稽之谈”。

韩国政府的这种反应中似乎暗含着高度的政务判断。首先,这是对安倍政府的“媒体炒作”已经超出忍耐界限而表明的“外交不满”。同时,担心少女铜像转移争论将在韩国引起舆论的集中批判也起到了很大作用。对此,当事人即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奶奶们和韩国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以下简称挺队协)立即发表了题为《佯装打出拆除和平碑等的前提条件,不可能解决日本慰安妇问题》的紧急声明等表示反驳。

围绕考虑转移少女铜像报道的争议使得之前有意回避或遮掩的朴槿惠政府与安倍政府之间寻找解决慰安妇问题办法的协商所存在的问题被戏剧性地暴露出来。加害者日本政府提出各种要求并采取“攻击”态度,受害人韩国政府被迫处于“防守”,考虑是否接受。因此,很难避免认为这种攻与守、本与末倒置的协商结构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指责声。

截止到目前,通过日本媒体报道的安倍政府的协商案与从李明博政府时期野田政府提出的“佐佐江案”或金泳三政府时期日本提出后被慰安妇奶奶们拒绝的亚洲女性基金方案,从根本上看并无差异。更何况安倍政府还强烈要求不承认法律责任、拆除少女铜像、阐明“最终解决”等。这都是韩国政府难以接受的要求。韩国政府从26日起表现出“毫无根据的媒体报道”、“单方面意思”等的激烈反应,这是出于政府认为安倍政府想要以“将无新变化的内容加以过度包装的媒体炒作”来贯彻政治意图的判断。

从这种情况看来,24日之后韩日两国政府的复杂博弈还具有在28日韩日外长会谈之前的最后拉锯战的性质,但是与其相比,更具有政治对应的性质,即想要提前明确当协议破裂时双方都具有责任。若安倍政府提出“首相表示会负责,并且还派遣了外相,结果因韩国过分的要求而没有达成协议”,那么朴槿惠政府则有必要予以回应,称“这全怪日本方面不承认法律责任、甚至要求拆除少女铜像的过分举动”。

最终,28日韩日外长谈判的关键在于,安倍首相给外相岸田文雄的“包裹”中有没有能得到韩国社会积极评价的新提案。核心是日本政府是否承认法律责任。然而两国政府都已经公开表示与此相关的基本方针将没有变化。这就是为什么认为很难达成戏剧性协议的观测占大多数的原因所在。

李制勋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72370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