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志锡 大记者
原本出发状况良好的“无核化-和平机制”列车不断降低前进速度,目前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别说一口气达成最终目的的乐观看法,就连前进动力也令人堪忧。

最近浮现的争论焦点在于终战宣言。关于这一问题的磋商之所以不断延长,存在各种原因。首先,各方对终战宣言性质的认识存在差异。韩国政府认为终战宣言属于政治性宣言,有利于结束敌对关系、推动无核化取得进展;中国政府的看法与此类似。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几天前曾说到“终战宣言符合时代进步的潮流,也符合包括半岛南北在内各国人民共同愿望”。然而,美国政府则认为,一旦签署终战宣言,美国将面临在对朝军事选项方面受限等法律义务。朝鲜认为,终战宣言是“合作在韩半岛建立长久稳定的和平机制(朝美首脑会谈联合声明第二条)”的第一步。较之其他国家,朝美两国认为的终战宣言份量更重。

朝美的态度与两国在无核化与构建和平机制过程上的基本立场不无关系。美国要求朝鲜在签署终战宣言之前做出诸如提交核设施清单等“大量积极的无核化举措”。朝鲜则通过外相李容浩4日发表的演讲内容,强调朝美两国应同步、均衡、分阶段落实首脑会谈联合声明阐明的四项内容。如他所言,朝鲜在建立新型朝美关系、构建和平机制、完全无核化以及归还美军遗骸等四项内容中的后两项上表现出了相当大的诚意:中止核试验和导弹发射试验,废弃核试验场和导弹引擎试验场。而到目前为止,美国仅暂停了韩美联合军演,两国之间对比鲜明。

客观来看,美国对目前的胶着局面负有比朝鲜更大责任。通过首脑会谈在重视“构建互信”的新框架下达成协议后,美国政府仍一如既往地固守“先行无核化”路线,不断向朝鲜施压。虽然握住协商刀柄的是美国,但美国政府至今仍未就推动无核化-和平机制列车顺利抵达终点提出任何路线图。

美国在协商能力上也暴露了严重的不足。尽管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作为协商主角已数次访朝,但并未取得实质性成果。协商不是一味重申原则性立场。另外,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偶尔还反其道而行之。负责包括韩半岛在内的东亚外交的国务院东亚太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一职,自去年3月以来一直处于空缺状态,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金成在对朝接触中持续登场,这也并非常态。总的来说,美国的协商小组七零八落。

趁现在还不晚,特朗普总统应尽快重整协商小组,与相关国家密切协商,制定合理的路线图。若朝美联合声明并非随随便便发表,那么就必须制定与联合声明内容相符的日程表。联合声明第一项建立新型朝美关系可分为相互设立联络事务所、放宽制裁、在经济、社会等各领域合作、寻求关系正常化等几个阶段。联合声明第二项构建和平机制也可细分为终战宣言、和平协定,建立国际和平安保体制等内容。第三项完全无核化预计或是提交核导设施清单,国际视察、废弃、检验等流程。换言之,目前美国要求朝鲜要求提交核清单,这需在朝美关系取得诸如签署终战宣言、开设联络事务所进展的状态下进行才称得上是均衡。

朝美若是坚持各自关于提交核设施清单和签署终战宣言的先后关系,两国将很难达成共识。因为不确定对方的想法,也不清楚对方接下来将采取何种措施。可以大幅减少这种不确定性的正是路线图。终战宣言本身很重要,但它在整个过程中处于什么位置,签署宣言之后接下来该做什么,这些都必须明确发表,才能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正如韩朝首脑会谈在板门店宣言中所阐述以及特朗普总统所确认,终战宣言是“为和平协定等建立持久稳定的和平机制而共同努力”的出发点。

此前,奥巴马政府和乔治布什政府的对朝政策基调基本一致,都是施压以促使朝鲜屈服。特朗普总统果敢地改变了旧思维并开辟了新道路,这是一项伟大的功绩。现在不正是继续前进的好时候吗?

金志锡 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5677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