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6月12日新加坡朝美首脑会谈的主角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虽然未能和两位首脑一样受瞩目,但是如果没有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出色的助演,也就无法完成整部电视剧。

若蓬佩奥在两次访朝后对特朗普总统报告称,“金正恩委员长不具备无核化意志”或“他不可信”,可能也就无法促成首脑会谈。如今,蓬佩奥和特朗普总统已经成为了一条船上的命运共同体。朝核问题能够取得的成果大小,既有可能成为“政治家蓬佩奥”的资产,也有可能会变成他的负债。

虽然尚属“汝矣岛厢房”水平,但有关蓬佩奥政治前途的传闻却一直被挂在嘴边。例如,如果特朗普总统2020年成功连任,蓬佩奥是否会成为2024年共和党下届总统大选候选人等。尽管讨论六、七年后的未来毫无意义,但这或将成为理解朝核协商动力的重要钥匙。因为从2010年开始到2016年为止,四次当选共和党众议员的蓬佩奥不可能毫无政治野心。

虽然会有权力变化,但是截至目前共和党内并无突出的政治竞争对手,可以和蓬佩奥一决高下。在今年年初之前,曾担任过南卡罗来纳州众议员和州长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还与蓬佩奥一起被称为“冉冉升起的新星”和“特朗普的心腹”,但是黑莉并不属于特朗普总统的“核心集团”。

值得一提的是,曾站在反对特朗普运动前列,之后又在黑莉手下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副大使的乔恩•勒纳,今年4月被迈克•彭斯副总统提名为国家安全顾问之事招惹了特朗普总统的心情。(网络媒体《Axios》)而《纽约时报》则火上浇油称,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黑莉和彭斯副总统有可能会出战,成为特朗普总统的竞争对手。

普遍有评价认为,彭斯副总统的政治存在感较去年有所减弱。甚至还有说法开玩笑称,彭斯副总统经常在华盛顿白宫附近的特朗普酒店举行政治资金募捐活动,但不知道其是为了特朗普总统的再次当选,还是为了自己出战总统大选。

共和党一把手、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今年4月份宣布,自己“会陪伴子女”,明年1月份任期结束后将退出政界。有观点认为这是一种“有意识地示弱”,为的就是要等待特朗普总统力量减弱,从而谋求下届总统大选。但是其目前正在被挤出总统大选候选人名单之列。

相较于上述三人,蓬佩奥正在有条不紊地夯实政治基础。继四次连任众议员经历之后,蓬佩奥还在通过担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和国务卿积累行政经验。据悉,在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期间,蓬佩奥得到了广大职员的信任,新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也是蓬佩奥推荐之人。

蓬佩奥在担任国务卿后的今年5月份给职员们发送电子邮件,宣布“从今天起解除国务院的招聘冻结期”。借此推翻了前任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的“招聘冻结”,让国务院得以长舒一口气。某职员透露称,“气氛要比国务卿蒂勒森在任时好得多”。

蓬佩奥在移民、伊核协定、气候变化等大多数议案中带有强烈保守色彩,尤其还在去年暗示过朝鲜政权交替论,但其进入对朝协商后却扩大了对对方立场的理解范围,发挥出了令人惊叹的变通性。而这自然不能归结为对朝鲜的单方面让步。因为对于政治家蓬佩奥而言,其要为此承担不小的风险。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5111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