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1.30 15:27 修改 : 2018.01.30 15:27

韩国前统一部长、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李钟奭
专家们认为,朝鲜更改建军日是证明金正恩实用主义统治风格的象征性事件。更改建军纪念日就是着手对自己先辈营造的不合理“神圣”光环进行改变。

朝鲜将人民军建军纪念日改为平昌冬奥会前一日的2月8日,此事在韩国社会掀起了巨大波澜。部分人认为此举旨在给平昌冬奥会泼冷水,并预测朝鲜可能在当天展示核导武器等发起挑衅性举动。倘若发生此类事情,则金正恩委员长“真心”希望平昌冬奥会成功举办的发言,其价值将大打折扣。

朝鲜2月8日有何举动尚有待观察,但建军纪念日的变动显然并不是针对平昌冬奥会。朝鲜军队原来的创建日是1948年2月8日,但从1978年起改为金日成青年时代在中国安图县组织的抗日人民游击队(朝鲜称作“朝鲜人民革命军”)的成立日,即1932年4月25日。这一变动的依据是“金日成在解放后将该游击队发展为常规革命武装力量,创建了朝鲜人民军”。朝鲜于1996年将4月25日定为国家节日。

然而,2015年起,从纪念日名单中消失的2月8日重获新生,开始作为“常规革命武装力量建立纪念日”得到庆祝。作为其后续措施,在迎来正规军成立七十周年的今年,该日期又被当作建军纪念日并被宣布为“建军节”。

不管事情如何,此次事件增大了人们对朝鲜势必会在平昌冬奥会前夜举行大规模阅兵式的忧虑,同时,金正恩的好战形象也再次烙在我们的脑海中。然而在专家们看来,朝鲜建军日的变更却是能证明金正恩实用主义统治风格的象征性事件。

上世纪七十年代,朝鲜曾在继承人金正日的主导下毫无根据地将历史与制度的出发点提前至以金日成为中心来展开论述的抗日时期,同时军队创建日期也上溯至1932年4月25日。此事发生的当时正值主体思想极端理念化、对金日成的个人崇拜达到顶峰之时。当时,渗入朝鲜制度的不合理因素仍披着所谓“革命传统”这一神圣不可侵犯的外衣,盛行于各地。然而,金正恩开始对自己先辈营造的这种不合理的“神圣”形象动手了,这就是对建军纪念日的变更,这被认为是迈向正常国家的举动。

事实上,仔细观察朝鲜社会,就会很容易发现金正恩的的实用主义风格。例如,金正日曾在饥饿的人民面前虚张声势地喊出了“强盛大国”的目标,相比之下,金正恩的目标是“强盛国家”。金正日主张推行先军政治,任意向军人授予元帅、次帅、大将等军衔,诱发了军阶泡沫,但金正恩却给将军们降级,消除了泡沫。他还开放经济,在农民中间引入生产竞争体制,鼓励增产。通常若对核心干部展开清洗,其所负责的事业领域就会一片衰败,但金正恩在处决其姑父张成泽的同时却仍然保留了他一直主导的经济开放政策。

从观察家的角度来看,与其说金正恩是一个盲目的好战主义者,倒不如说他是出于实利目的而选择了好战主义。倘若如此,是否可对他的这种名为好战实为实用主义的战略加以利用呢?如果他是出于实利而执着于核开发以确保体制安全,那么,反过来看,若确信能得到美国对其体制安全的保障,他同样也会做出相反的选择吧?更何况,他已借核开发实现了巩固权力这一目的,制裁则对自己追求的经济发展目标造成了阻碍。

朝鲜于去年11月底宣布火星-15型洲际弹道导弹(ICBM)的发射最终使其“完成了国家核武力建设”。不过,专家大体认为朝鲜还会进行试射以完成开发ICBM。朝鲜此前的官方表述与核导开发的进度几乎是一致的。那么,为何此次朝鲜却“马马虎虎地”宣布完成核武力建设了呢?

这是否是在为谈判留出余地呢?这是我在看到近来金正恩的新年贺词和同意参加平昌冬奥会时突然产生的想法。出于同样的思路,现在韩国以及中俄两国似乎都应利用平昌奥运会打开的韩朝对话局面对朝鲜进行劝说,美国也应认真酝酿,打出能刺激金正恩实用主义禀性、可换取无核化的对朝鲜体制安全提供保障的王牌。

韩国前统一部长、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李钟奭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2973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