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1.27 15:28 修改 : 2017.01.27 15:28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图片来源:美联社 韩联社)
“异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要建立新的世界秩序。虽然还没有严谨的脚本,但是他要建立新世界秩序的意志很强大。到他任期结束的时候,无论是何种形态的世界都将发生相当大的变化。

美国现在所做的的尝试可以与冷战刚结束时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相比较。当时美国国内处于对“世界新秩序”的热烈讨论中。我们知道,当时的世界新秩序开始的契机是苏联、东欧社会主义政权的巨变,以及美国主导的1991年的海湾战争。当时的世界新秩序的有两大支柱。一个是以美国的先进信息技术和金融产业为基础的新自由主义。美国所谓的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共存,据此提出了新经济的概念。得益于全球化的攻势,美国将这一模式扩散到了地球村。另一个是由军事力量和指导能力支撑的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

有效运转了十多年的世界新秩序,在2003年美国单方面入侵伊拉克时,开始出现裂缝。虽然美国的权威下降,但是欧盟和中国等国家的崛起填补了这个裂缝。然而2008年由美国引发的世界经济危机则是原有的世界新秩序破产的转折点。

即使是这样,世界新秩序也维持了二十多年左右。特朗普的新秩序也会这样吗?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是美国的武器贫乏。压缩新秩序的落脚点的美国优先主义,在经济层面上是以重商主义和单边主义为核心。这是一个政府积极干预经济,对其他国家施压以从中获利的系统。出现了处于西方资本主义的初期或者发展中国家谋求发展奋起直追的态势。可以填补缝隙的美国产业也并不明确。虽然新经济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典型,特朗普的视线仍然停留在汽车、石油、军工、房地产等旧产业上。特朗普距离最近热议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还是有些距离的。

特朗普对维持美国的领导力方面也未给予很大的关心。他蔑视长期以来以美国霸权的主导为基础的欧洲大陆和大西洋同盟。他的反中国、反伊斯兰的路线制造了很多矛盾。他所信赖的朋友像英国、印度、以色列等国家都是很难成为核心轴的几个国家,另外还有欧洲的极右派。即使美国的军事实力仍然强悍,也不能做到独自包揽所有的事情。对此稳妥的评价是,特朗普的新秩序很难建立,即使建成也很难保障新秩序会持续多久。

韩国在以前的世界新秩序中,居于美国的庇护下。韩国在经历了金融危机,积极接受新自由主义的同时,社会、经济的两极化分化加剧。出现起决定性作用的朝核问题恶化事件只是时间问题。经济再怎么发展壮大,国家的独立和安全也不会随之壮大。韩半岛的统一事业仍然任重道远。

特朗普的尝试是强迫韩国进行选择。在做出选择之前,韩国有必要确认一下原则。首先可以明确地是,不管特朗普做什么样的尝试,实际出现的新秩序都会以多极化为基础实行。在经济上,率先进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国家将会占优势。而且在过了这一个世纪之前,中国的综合国力将比美国更强,亚洲的生产力将会超越西方。单一地看哪个国家都是不对的,只有均衡的接触各个国家,韩国民众生活的持续发展才会有保障。韩国需要超越对于亲美或是亲中的选择,实现区域整合,走向共同繁荣的新环境。

作为最大的安全问题的朝核问题也要求有新的出发。从迄今为止的经验来看,朝核问题重要的是需要承认只有在确保韩国的主导能力的情况下,朝核问题才有新的进展。但是随着特朗普的上台,中美对决的气氛加强,使得朝核问题在美国、中国等相关国家的政策上的优先级被下调。

对于激活讨论朝核问题解决方案的共同框架,集结相关国家的问题,韩国的责任更加重大。为此,首先要把朝核问题相关的所有外交课题放在首位,并说服相关国家。健康的韩美同盟关系和均衡外交将在这里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因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部署而使问题恶化是不可取的。同时要扩大与朝鲜的对话渠道。特朗普政府至少会尝试一次与朝鲜的对话。韩国不能放弃这个机会。毕竟对朝鲜制裁、施压都只是为了解决朝核问题而使用的手段而已。

金志锡 评论员
人们常说,剧变时期既是危机又是机遇。对于大国的动向,如果只是被动应对则会失去更多。不要相信特朗普的新秩序,应该相信“我们韩国自己的实践”。

金志锡评论员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