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1.28 10:27 修改 : 2016.11.28 10:29

丁世铉 和平合作院理事长、前统一部部长
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对韩国来说既可以是危机又可以是机会。因此,应预先准备好发生状况时的应对策略。但是,在目前(朴槿惠)总统权威扫地、行政部门毫无推进能力的情况下,安全、贸易、朝核问题并不能符合国家利益。应该尽快确立为了国家利益并得到民众权威认证的总统和行政部门。

特朗普政府于明年1月20日正式上台后,国际秩序将发生变化。因为特朗普的政治立场是“绝对不会用奥巴马政策”。当然,特朗普在选举过程中所言并不会全部成为实际政策。随着参谋的不同,世界政策也会呈现以不同面貌。但是,特朗普会坚持他的主张,亦是其得票的主要原因的——“美国优先主义”。如果这样,韩国的安全、贸易、朝核问题将何去何从?

首先,韩美同盟将发生变化。因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主义”将体现为对外介入的缩小。选举期间,特朗普曾称,“美国的钱不是用于其他国家而是用于国内问题的解决。将与普京进行对话解决国际问题”。他还称“日本等地的导弹防御体系目前其实并无用处,我们正在浪费金钱”。如果这样,奥巴马政府一直以来促进的欧洲政策和对俄导弹防御(MD)计划将得以修正,“回归亚洲”政策和对华导弹防御计划也有可能得以修正。特朗普一旦减少对外军事介入并修正导弹防御体系计划,则韩半岛的萨德部署计划也有可能改变。如果萨德问题得以解决,那么韩国将会避免遭到中国经济报复的局面。在这一点上,“美国优先主义”对韩国有益无害。从减少对外介入这一层面来看,美国有可能首先提出返还战时作战权问题。若美国如此,韩国则可收回朴槿惠政府返还美国政府的作战权,进而可能恢复军事主权。

美国减少对外介入也可能给韩国带来损失。特朗普称“如果日本和韩国不增加防卫开支,美国将会撤退”,所以美国不久就会提出增加驻韩美军驻屯费用的要求,因此韩国应提前准备协商对策。

其次,韩美贸易上也会发生变化。从经济层面来看,美国优先主义会让远离美国的制造业重新回到美国以恢复美国人的就业。因此,特朗普从保护国内企业的层面上将重返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曾称将对中国征收45%关税,此话实现的可能性虽然不大,但也体现出其贸易保护主义的意志。韩国自2007年签订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后,在对美贸易中多呈现顺差。分别为2013年362.3亿美元,2014年400.9亿美元,2015年338.5亿美元的顺差。年均300~400亿美元约为韩国年国防预算规模。对美国来说也不算少。正如特朗普预告将对韩美FTA重新进行协商一样,韩国将难以在贸易上继续保持顺差。

再次,朝核问题将会如何呢?虽然特朗普将金正恩称作疯子,但他仍可以与其边吃着汉堡包边协商朝核问题。从特朗普说不排除与朝鲜进行协商的可能性这一点来看,特朗普将采取与奥巴马完全不同的朝核政策。虽然朝核政策的具体内容应由国务卿、东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决定后才能确定,但目前安全顾问内定者迈克尔•弗林的立场将成为重要的指标。他在上月21日接受韩国采访时表示,“金正恩正在培养核力量,并且过度夸耀核力量。我们不会放任不管”。11月18日其曾向访问华盛顿的青瓦台高层人事表示,“会把朝核问题放于优先地位”。奥巴马的“战略忍耐”政策最终却壮大了朝核能力,因此特朗普及其参谋积极对待朝核问题的态度实属万幸。即使出台强硬基调的政策,也比奥巴马的旁观政策好,因为这可能成为问题解决的转机。

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对韩国来说,是危机亦是机会。因此,如果发生状况,应事先准备好随时可用的对策。但如今,在总统权威扫地、行政部门没有推进能力的情况下,安全、贸易、朝核问题并不能符合国家利益。即使出现绝好的机会,也有可能错失良机。为了国家利益,应该尽早确立得到民众权威认证的总统和行政部门。

丁世铉 和平合作院理事长、前统一部部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7218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