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2.04 10:48 修改 : 2016.02.04 13:16

图为1月13日上午朴槿惠总统正在青瓦台春秋馆进行对国民谈话及记者会见。(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韩民族日报社)
俗语“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是在向强者发出警告。即不管对方是怎样的弱者,如果不给留退路且一味紧逼,则会反遭惨败。

观察朝核问题的展开过程,这其中分明有“胜者的诅咒”在起作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卢泰愚政权很好掌握后冷战流向而实施的对朝政策大获成功,让朝鲜陷入深深的挫败感和独孤之中。到现在,虽然韩国已经和曾是敌对国的前苏联和中国建交,但朝鲜最终却在与韩国的朋友——美国、日本的联手方面失败了。如果说对朝政策的目标是孤立朝鲜,那么已经完美实现。然而,喜悦仅此而已。

因美国、日本与中国、俄罗斯未能两两交叉承认韩朝,被卷入生存危机的朝鲜从那时起就使出了核开发这一招。就像20世纪70年代末,当美国吉米•卡特政权提出撤出驻韩美军一说时,当时的朴正熙政权称将进行核开发的应对一样。继今年年初第四轮核试验之后又预告将在2月份发射远程火箭,从2006年起大约每三年重演一次的朝鲜核•导弹的同时挑衅,细究起来可以说其根源在于“对朝政策的过度成功”。

像这样,我们在处理朝核危机时,若每次只是看当时的情况并予以应对,自然找不到解决方法。不看问题发生的根本背景是不行的。只要朝鲜不消除安保危机,不管韩国政府如何威胁“会让其付出残酷代价”,朝鲜都会不为所动,一意孤行的。但韩国也不能因此就只是坐视挑衅不管。

因此,朝核的解决办法也有必要从长期、短期两种层面同时进行。如果说一边解除朝鲜的安保危机一边解决朝核问题的方式是要求长期努力的单方接触,那么应急处理周期性爆发的挑衅则是双方接触。问题是韩国政府在这两大接触上都没有取得成果。不对,更确切地说,是对每次误诊只拿出错误答案的连续失败。

首先,第四轮核试验之后朴槿惠政府采取的短期对策简直无秩序到了极点。目标和手段分离,手段与手段之间没有先后和轻重。如果用射击来比喻,这不是正对准靶心,而是接近乱射。一边说关于第四轮核试验最迫在眉睫的政策目标是“进一步加强的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一边却从总统起正向着不利于这一目标的方向行动。朝核试验之后,朴槿惠总统主导打出的对应之策大致为“推进不包括朝鲜的五方会谈”、“积极探讨萨德部署”、“重启对朝心理战层面的广播喊话”等这三点。然而,这都是与加强安理会决议逆向而行的行为。令人痛心的是,对于最先提出的重启对朝扩音器广播一事,友邦国家英国的外长立即出面批判这不是适当应对。更致命的是剩下的两个方案。不仅没有拉拢住加强制裁的核心国家中国,更确切的表达是反而将其赶至更远。关于五方会谈,中国通过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出了立即拒绝的意思;关于萨德部署的探讨,则推出官方媒体反驳称“做好付出代价的觉悟”。接着,俄罗斯也站到中国的一边。这是非常错误且又害己的措施。

长期对策甚至连个构想都没有。从总统总是说“统一是核问题的最终解决办法”这样的话来看,总统似乎是在想着朝鲜的崩溃。然而,那只是“希望”,不是政策。这很好地说明了“韩国公式(Korea Formula)”或“探索式对话”最终也只是美辞丽句而已。

吴泰奎 评论委员室长

朝核问题因为由来已久,很难一下子就得到解决。有必要进行在描绘远景之后的长期与短期、单方与双方结合的持续治疗。为此,当务之急是对一直在对误诊采取误答行动的外交、安保阵容进行改组。第四轮核试验之后的应对不正是表现了他们的无能和低能吗?

吴泰奎 评论委员室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2921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