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0.20 10:18 修改 : 2016.10.20 11:38

韩信大学社会学教授 金钟烨(音)
弗洛伊德曾将政治的本质与自己的职业联系到一起,说“我的职业是心理分析(psychoanalysis),而他们(政治人)的职业是心理综合(psychosynthesis)。”在政治性心理综合中,最典型的是对领导人的幻想。那些被称为政治领导人的人物实际上都是人们根据传言及其形象组合起来的幻想,“伟大的”政治领导人更是一种融合了多种幻想的存在。

从这一观点来看,朴槿惠总统似乎凝聚了人们的多重幻想,几乎堪称“伟大”。她是朴正熙总统和陆英修女士的女儿,因此继承了人们投射到其双亲身上的所有幻想,并以一种善意的形式组合起来。人们认为她会中和父亲同时具备经济增长和独裁特质的矛盾形象以及母亲的慈爱形象,从而给韩国带来没有独裁的经济增长。而且,她还悲剧性地失去了父母,很多人因此对她抱有恻隐之心,认为应该为她做些什么来报答其父带动韩国经济增长给人们带来的富足生活。

她没有结婚,虽然有弟弟妹妹,但因为关系不好,几乎与没有家人无异。连她自己也说“我没有孩子”,“终身嫁给了国家”。在人们早已对总统亲戚的腐败问题厌恶不已却始终无法摆脱家族主义情结的韩国社会,她的这番话极大刺激了人们的幻想。人们觉得,对于这样一个连家人都没有的人物,不应怀疑她的公正之心,而对于已经对似乎充满私利的李明博总统感到厌烦的人们而言,这种“公正之心”更是显得光芒万丈。

不过,所有这些幻想均已破碎。韩国不仅没有任何经济增长,国民幸福遥不可及,还出现了“地狱韩国”的自嘲。对于不合自己心意的人,无论朝野,朴槿惠总统都会毫不留情地予以打压。人们看到的不是没有独裁的经济增长,而是没有经济增长的独裁政治。

“岁月”号惨祸发生后,朴槿惠总统在第二次造访彭木港时曾对遗属们表示,“我也经历过失去家人的痛楚,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一想到大家现在的心情,我就感到心痛不已”。但她此后的行动却是南辕北辙。朴槿惠总统是个满腔悲痛的人,民众们为她感到痛心,深信她担任总统之后可以消解心中的悲恨,对民众充满感情。然而,她对“岁月”号遗属们表现出的却是一个禁锢在个人悲痛中不愿走出从而丧失了共感能力的形象。

而且,民众最后的幻想也惨遭打碎。人们原本以为对金钱毫无兴趣的总统从财阀们手中募集了大笔资金,原以为没有家人的总统却有着一些与家人无异、甚至比家人更甚的亲信。若非如此,那么多国家机构、财阀集团乃至号称名牌大学的梨花女子大学又怎会主动为崔顺实的女儿送上那么多即便是朴总统的亲生女儿也难以令人置信的权势呢?这意味着,人们曾深信必定会抱有公正之心的朴槿惠总统也是个没有公心——更准确地说,是个无法区分公心与私欲并且把所有私欲当成公心的人物。在所有幻想破灭之后,人们茫然地看着这位心中充满愤恨和复仇之心的总统。从她在建军日发表的纪念致辞内容来看,总统似乎还希望利用韩朝关系的某一重大事件来填补人们已经粉碎的幻想。

韩信大学社会学教授 金钟烨(音)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66438.html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