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0.18 10:41 修改 : 2016.10.18 10:43

图为韩国外交部前部长宋旻淳。
前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宋旻淳记叙2007年参与政府决定对联合国朝鲜人权决议投弃权票决策过程的回忆录引起了激烈的政治争议。新国家党不惜使用“朝鲜的侍女政权”、“朝鲜的奴隶”等露骨措辞进行“颜色围攻”,重演了一出与爆发已故卢武铉前总统“在韩朝首脑会谈中放弃西海北方界线(NLL)”争论时相同的戏码。

这场争议的首要核心在于,回忆录中关于政府“在作出弃权决定前曾询问朝方意见”的内容是否准确。宋前部长使用“真相不会消失”等措辞强调本人记忆的准确性,但时任统一部部长的李在祯和时任国情院长的金万福等参与决策过程的多位相关人士一致表示回忆录内容并非事实。综合他们叙述的内容,韩国政府早在宋前部长所谓的11月18日会议之前就已经于11月15日召开的安全政策调整会议上作出弃权决定,并于第二天向卢武铉总统汇报后最终决定弃权。

考虑到朝鲜一直对人权决议表现出的神经质反应,韩国政府在作出弃权决策前征求朝鲜意见的做法相当难以理解。事实上,人的记忆具有很大局限性,回忆录并非完全准确无误。认为当时参与政府决策过程的多数人的记忆集体出现错误、而宋前部长一个人的记忆是准确的,难免有些牵强。

在这种情况下,新国家党依然展开大规模“颜色围攻”,其原因不言自明:一是为了掩盖“崔顺实门”等各种权力腐败丑闻,二是为了转移国民针对政府在经济、国家安全等问题上无能表现的视线。一边口头呼吁停止政治斗争、将民生放在首位,一边将国家重要问题搁置脑后、照旧展开“颜色围攻”的混战。这种卑劣幼稚的伎俩不知还要重复到何时结束,令人深感郁闷。

共同民主党前任代表文在寅也有必要出面对当时的情况发表更加明确的立场。“记不清当时具体情况”之类的模糊态度只会催生不必要的争议。如果确实记不清楚,可以通过与当时政府相关人士对话,设法复原记忆。如果连本人担任青瓦台秘书室室长时期发生的政府重大决策都记不清楚,只会降低自己身为政治领导人的可信度。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76605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