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6.13 16:54

金与正在板门店会见郑义溶等

转达金正恩唁函和花圈
是否会成为恢复韩朝关系的杠杆备受关注

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12日就李姬镐理事长逝世向韩方致唁电送花圈,朝鲜劳动党中央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在板门店统一阁将其转交给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等。(图片来源:统一部)
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通过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向韩方转达了唁函和花圈,作为对金大中和平中心理事长李姬镐去世的吊唁。金大中前总统和现代集团名誉会长郑周永理事时,朝鲜都曾派遣吊唁团来韩吊唁。因此对于这次朝方的做法,不少人认为“没有达到期待”。不过,也有看法认为,朝鲜派出唯一与金委员长有血缘关系、相当于金委员长秘书室长的金与正副部长转达唁函和花圈,“已经具备了最高规格的礼仪”。朝鲜此举虽然不足以为处于僵持状态的韩朝关系打开突破口,但也没有像人们担心的那样采取沉默或淡漠的态度、导致局势更加僵硬。因此,这应该是金正恩委员长在认真思考后作出的折中选择。

6月12日下午5点,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在板门店朝鲜一侧的统一阁把署名金正恩委员长的唁函和花圈转交给青瓦台国家安全室长郑义溶、统一部副部长徐虎、担任葬礼委员会代表的金大中和平中心副理事长朴智元等韩方政府派去的代表。此前韩国政府根据葬礼委员会的要求,于6月11日通过开成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将李姬镐理事长的讣告传达给朝鲜方面,朝鲜于6月12日上午通过韩朝共同事务所表示,将向韩方转达金委员长的唁函和花圈。据韩国统一部介绍,朝方在通报电文中表示,“我们将派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负责人金与正同志前往”,“希望6月12日17点在板门店统一阁与贵方负责人会面”。

朴智元转达了金正恩委员长在唁电中的话,金正恩委员长表示:“李姬镐女士与前总统金大中历经风霜为了民族和解与团结,国家的和平与统一所奉献出的努力,为目前正向着自主统一与繁荣之路前进的朝韩关系的发展奠定了宝贵基础,整个民族永远不会忘记她”。他还提到:“接到金大中前总统夫人李姬镐女士逝世的消息后,深深向遗属表达了哀悼与安慰”。

韩国青瓦台与民沟通首席秘书尹道汉转达了金与正副部长提及的金正恩委员长所说的话,金与正表示:“金正恩委员长对李姬镐女士怀有特殊的感情,要求她亲自转交唁电和花圈”。金与正还对郑义溶室长说“希望遗属从悲痛中走出来,继承金大中前总统和李姬镐女士的遗志。”

从下午5时开始郑室长等与金与正副部长进行的15分钟对话,是继2月河内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无果而终后,韩朝双方的高层人士第一次进行公开性接触。

郑室长对于“文在寅总统与金正恩委员长之间是否有书信往来”的提问回答称,“今天的对话韩朝都集中在对故人的追慕与哀悼上”。但考虑到与郑室长一同被称为文总统“心腹”的国情状况室长尹建永也一同出席,似乎也存在“文总统向金委员长发出的信息”已传达的可能性。尹道汉首席秘书对于“是否有文总统的消息”这一提问时并没有直接回答“没有”,而是表示了“今天所能讲的部分只是有关唁电与接收花圈相关的话题”,从而打开了可能性。朝方陪同金副部长出席的是统一战线部室长李贤。

这是在今年2月河内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无果而终后,韩朝双方的高层人士第一次进行公开接触。人们普遍关注,当日双方在6•12新加坡共同声明一周年纪念日举行的“统一阁对话”中,是否会围绕韩朝关系等韩半岛局势进行有意义的探讨和意见交换。

韩朝通过此前双边根据4•27板门店宣言设立运行的开城共同事务所渠道进行沟通交流,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有意义的进展。在金大中前总统去世和郑周永名誉会长去世时,政府虽然从中发挥了协助作用,但韩朝之间的沟通大部分都是通过葬礼委员会和朝方相关机构利用传真形式完成的。

与韩方期待所不同的是金委员长没有“派高层吊唁团访韩”的原因大致有两个方面。从形式上看,朝鲜这样做可能是考虑到“亡者的身份”,从实际来看,朝鲜似乎更多考虑到派遣高层吊唁团的效果有限。

首先,可能是金委员长考虑到即便派出高层吊唁团访问韩国,也无法见到文在寅总统,因此选择了发送唁函和唁电的方式致唁。李理事长的遗体告别仪式是6月14日上午,正在北欧三国访问的文总统预计要到16日正午前后才能回到韩国。既然派遣了吊唁团也无法实现两国领导人之间的间接对话,一直施压韩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朝鲜便没有必要为实现所谓高层官员之间的对话而派遣吊唁团。

其次,考虑到韩朝之间发送唁函和致唁的先例,朝鲜此举可能出自特别的“礼仪考虑”。李姬镐理事长曾在2011年12月金正日委员长去世时前往平壤锦绣山纪念宫(现在的锦绣山太阳宫)慰问金正恩委员长,亲自向金委员长致唁。然而,金正恩委员长却选择通过发送唁函和花圈致唁,应该是参考了“已故朴勇吉长老”的先例。2011年9月25日,著名的女权运动家、市民运动家、统一运动家——已故文益焕牧师的伴侣朴勇吉长老去世时,朝方就曾通过这种方法致唁。从中可以推测,朝鲜对于和最高领导人会谈过的人和没有会谈过的人,有两套不同规格的致唁方式。文益焕牧师曾于1989年3月在平壤与金日成主席举行过两次会谈,而朴长老多次访朝从未与最高领导人举行会谈。李理事长也是一样,从未与朝鲜最高领导人举行过会谈。因此,朝鲜只是将李理事长看作金大中前总统的配偶,给予一定规格的礼遇,如同将朴长老视为文益焕牧师的伴侣对待一样。

事实上,在韩朝关系70年的历史中,朝方仅公开正式派遣过两次吊唁团。一次是在主导促成历史上第一次韩朝首脑会谈并签署6•15共同宣言的金大中前总统去世时(2009年8月18日),朝鲜派出了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金基南和统一战线部部长金养建等六名高层官员访韩吊唁,并顺便拜访了时任韩国总统的李明博。另一次是在通过金刚山旅游项目为第一次韩朝首脑会谈铺平道路的名誉会长郑周永去世时(2001年3月21日),朝鲜在历史上第一次派出由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副委员长宋浩景等四人组成的吊唁团访问了韩国。

金委员长没有派遣吊唁团,而是通过唁函和唁电的方式致唁,预示着韩朝关系很难在短期内发生有意义的变化。不过,郑义溶室长、徐虎副部长和金与正副部长之间一定通过某种方式围绕当前的韩半岛局势和韩朝关系进行了一定对话,双方的对话可能会为打开当前的僵持局面找到突破口。

李制勋 鲁智元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9769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