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6.12 10:54

专家分析称,面对僵持不下的朝美,韩国应该做些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国务委员在金正恩2月27日在越南河内举行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图为两人正在握手。会谈决裂后,特朗普总统仍宣布继续停止韩美军事演习。(图片来源:河内/美联社 韩联社)
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举行的“世纪谈判”已为期一年。充满了对和平的期望的“6•12新加坡会谈”结束后,朝美核谈判停滞不前。朝美双方似乎在针锋相对,要求对方先做出决断。

7~10日,《韩民族日报》分别向韩国与美国各5名的朝鲜半岛问题专家询问了朝美胶着的原因,以及为解决胶着局面,韩•朝•美三国各自应做的事情与前景等。

首先,就朝美间局面缓和的时期,韩国和美国的部分专家谨慎地预测称,朝美关系的突破口将在夏末或秋季前后。大多数专家不愿就解决僵局预期的具体时间发表看法,而是委婉地提出了解决僵局的“条件”。

崇实大学教授李正哲(音)将10月左右定为局面转换的时间。也就是说,现在是朝鲜结束准备重启谈判与发射洲际导弹等对美谈判“两个选择”的时期。统一研究院朝鲜研究室室长洪敏(音)认为,7~8月左右韩朝双方首先建立空间、9月左右朝美以此为基础进行协商的可能性较大。

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研究委员金永俊(音)把稍早一点的8月定为了解除胶着的时间。原因是朝鲜的内部整顿工作到那时才会结束。而美国也将于今年秋天,在2020年大选政局全面展开之前寻找重启谈判的契机。美国和平研究所(USIP)高级研究员Frank Aum表示:“特朗普总统希望外交政策取得胜利,金正恩则需要缓和制裁。特朗普总统不会希望在选举年看到朝鲜有进行洲际弹道导弹实验的可能性”,谨慎的预测称将会在秋天重启谈判。

去年6月在新加坡召开的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上,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左)正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亲切握手。(图片来源:wikipedia)
相反,美国海军分析中心(CNA)局长肯尼斯•高斯与首尔大学国际研究生院教授李勤(音)没有提及时间,预计胶着状态会持续一段时间。美国行政部将精力集中在内部问题和美中关系上,如果没有能够确实能够提高特朗普总统连任可能性的因素,那么尽早重启对话的必要性并不大。

几乎所有的专家都认为朝美应该尽快进行工作协商。前朝核六方会谈美方副代表约瑟•狄长礼(Joseph DeTrani)表示“应尽快重启两国谈判代表之间的工作协商”,Aum研究员也强调称,时间快到了,美国和朝鲜应该快点行动起来。特别是,国家利益中心(CNI)韩国研究局长哈里•卡齐亚尼斯(Harry J. Kazianis)表示,“如果韩•朝•美首脑会谈能在7月初之前举行,朝美的胶着局面将在今夏得以缓解。但如果不能那样的话,年底朝鲜核试验与紧张局势将升级”。

专家们分析的胶着原因大致相同。从大的框架来看,朝美双方对无核化进程的实现方法和理解不同。包括对无核化最终目标的立场差异在内,以一揽子协议为基础要求迅速阶段性履行无核化的美国与想要在建立信任后通过阶段性协议履行的朝鲜之间存在很大隔阂。再加上,东国大学教授高有焕认为的美国的大交易与韩•朝•美之间的信任不足、传统基金会首席研究员布鲁斯•柯林纳( BruceKlingner)认为的金委员长没有意志遵守无核化承诺等也被认为是局面胶着的原因。

为解决僵局,专家们向韩国强调了韩朝首脑会谈的重要性和达成具体仲裁案的必要性。特别是,Aum研究员在本月末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中,提出了就关闭宁边-缓和初期制裁、包括阶段性履行过程在内的一揽子协议等达成协议后,向朝鲜提起的方案。很多专家要求朝鲜“对无核化最终阶段做出详细规定”和“停止发出挑衅的信号”。要求美国方面持续向朝鲜发出对话的信号,转换最大施压政策、最小化单边主义、解决因涉嫌违反对朝制裁而被扣押的朝鲜船只智诚号等问题,也是美国的职责所在。

金志垠 朴敏熙 记者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89753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