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6.20 15:48 修改 : 2018.06.20 15:49

【济州&】他乡人遇他乡人 济州黑色旅游共同代表白佳倫

失去家人,重新思考生存、死亡和幸福的含义
成立体验历史的非盈利机构
向海内外民众介绍济州4•3事件历史现场的伤痛
和平的旅程在济州出现新的转机

图为在西归浦江汀村的圣弗朗斯西科和平会馆见到的济州黑色旅游(Jeju Dark Tour)共同代表白佳倫。背景图上写有“战争和武器无法带来和平”。
“首尔的上下班时间不是太长了嘛。即便是正点下班,也很难正儿八经吃顿晚饭。来到济州后,时间一下子就变多了。做着自己喜欢又有意义的事情,同时还有照顾自己的时间,这一点最令人满意。”

5月22日,笔者在位于西归浦江汀村的圣弗朗斯西科和平会馆见到了济州黑色旅游(Jeju Dark Tour)共同代表白佳倫(35岁),她笑容满面。济州黑色旅游是一个向海内外民众介绍济州4•3事件悲痛历史的历史体验式非盈利机构,该机构不仅向游客介绍当地的遗址,还发掘历史现场,并进行记录和保存。在来济州之前,白佳倫曾担任韩国代表性市民团体“参与连带”的干事,济州黑色旅游由其与天主教市民团体活动家出身的姜恩珠(音,37岁)共同代表一同创立。

据她所言,从济州市吾罗洞的家到办公室只有10分钟路程。她移居济州创立该机构的最大原因在于,既保留了和平运动家的身份,又能享受在首尔享受不到的“悠闲生活”。

她边笑边说自己的日常生活“像老奶奶”。早上起床,先全心全意准备好盒饭,如果感觉身体发沉,就去附近的韩医院热敷一下。上午10时左右上班开始工作,下午6时左右下班,准备晚饭,饭后去健身房锻炼身体。在她时任参与连带干事期间,实际上很难区分工作和休息时间,与现在简直是天壤之别。

白代表并非从一开始就梦想着在济州生活。去年2月,她的父亲因癌症辞世。她曾问比较保守的父亲,“你觉得我干参与连带干事这工作怎么样”,父亲的回答非常明确,“只要你觉得幸福就好”。

由于要照顾生病的父亲,白代表经常去医院,期间她见过的相对来说比较年轻的四五十来岁的患者不计其数,由此才领悟到人生很短。她说,很自然就想起世越号遇难者遗属以及2016年被警察水炮冲击致死的农民白南基的家人。“之前也曾努力试图让自己从心理上理解他们,但直到那时才真的明白失去家人意味着什么”。死亡是什么,生存又是什么,幸福为何,照顾自己又是为何,让我又重新思考了一下这些东西的含义。

白代表曾梦想着“新的生活”。她表示,“我在学习济州4•3事件的过程中,对这段历史越了解,就越关注韩国的悲痛历史。然而,熟知光州民主化运动的同龄朋友或者外国活动家们却对济州4•3事件一无所知。因此产生了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的想法”。

济州的生活安定下来之后,朋友们立刻表示非常羡慕,这是因为让人想到在以美丽风光著称的济州这一“疗养圣地的生活”。但是对于白代表来说,济州仍是一处“伤痛”之地。在休息的日子里,她也一直在寻访不为人知的济州4•3事件的历史现场。比如,1948年,讨伐队将孕妇吊在树上并将其刺死,该事件被称为“飞鹤山丘死亡事件”,这是一件流传相对较广的悲剧。据悉,事件发生当时的树木所在位置目前建立了村庄会馆。“一般情况下,故事到这就该结束了,但是通过向村子里的老人们持续打听得知,为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建的坟墓就在附近,最近还迁了墓地。我认为发掘出一件件这样的事情非常重要”。

白代表迈向 “和平”的旅程在济州这个地方似乎又出现了新的转机。非盈利机构——济州黑色旅游主要运营历史体验项目,并没有什么收益,但是一直在募集能够进行后援的会员。如想体验或者进行后援,请致电(064-805-0043)或登录博客(blog.naver.com/jejudarktours)即可。

文•图 宋虎均 自由撰稿人

 

编者注:宋虎均先生结束自己10年的记者生涯后,离开首尔并定居济州岛。他与生活在济州岛各处的“他乡人”见面,并传达他们的故事,由此组成“他乡人遇他乡人”专栏。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jejuand/84921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