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州岛四三事件70周年特别企划系列】⑤

应由韩国国会通过损害赔偿法
查明美国介入等真相
望成为治愈“历史伤痕”的希望

4月2日白天,济州市济州女高学生利用中午时间在设于学校的4•3追悼焚香所内焚香。
4月2日白天,济州市济州女子高中的体育馆前,吃过午饭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来到了用帐篷搭建的焚香所,这是学校为纪念济州4•3事件(也称济州岛四三事件)70周年自行搭建的“4•3追悼焚香所”。帐篷内的“4•3说明”和“4•3文学馆”由学生们亲手搭建,这里还设了“空碑”。

前一天的1日是一个星期天,但属于该校“4•3悼念日推进委员会”成员的高一学生们仍然来到学校与教师们一起在树上刷漆等,制作了“空碑”。金铉秀(人名均为音译,17岁)说,“为了更深入了解济州4•3事件,参加了此次活动。参与活动的过程中,更深感和平与人权的重要性”。姜恩金(17岁)也说道,“生活在济州岛上的我们首先要知道济州4•3事件”。与学生们一道刷漆的宋炯日(34岁)老师表示,“出于让学生们感同身受济州4•3事件的目的,搭建了焚香所并设立了空碑。我们面向高一学生征募20名4•3推进委员会成员,结果有60人报名,可见大家对此很有兴趣”。

济州4•3事件当时岛内许多学生受害,而济州高中女校(济州女子高中前身)的受害学生人数尤其多。4月2日-3日两天期间,济州女高方面在学校体育馆前搭建了焚香所,并开展活动,让学生在“空碑”上写下他们所认为的济州4•3事件的意义。高一部长教师金起范(42岁)称,“焚香所很小,但学生们自发组织了推进委员会,自主策划和运营,这一点很有意义”。

4月2日白天,济州女高学生在设于学校的焚香所内书写并悬挂将要挂于“空碑”上的字条。
济州4•3事件的教育现场

西归浦市大静邑地区也是济州4•3事件当时受害严重的地方。该地区大静高中的自律社团“铭记4•3”的学生成员制作了一部时长20分钟的讲述济州4•3事件的短片《4月的山茶花》。

江秀范(18岁)说道,“社团成员经过通宵讨论,亲自编写了剧本、制作了这部电影”。10名社团成员担当演员和剧组人员,甚至还联系了附近大静女子高中、大静中学以及大静小学的25名学生参与电影制作。社团部长、高二学生李钟灿(18岁)说道,“刚开始想制作UCC(用户自创内容),后来升格为话剧,最后又升格为电影,扩大了讨论”。

电影取景地包括济州4•3事件当时居民的避难所大宽轨(音,意为洞窟)、曾作为预备拘捕(无差别拘捕、处刑)屠杀场的西卵峰、百祖一孙之墓、城邑民俗村、学校前方等。电影的情节契合了学生们的视角:对经常在家吃土豆感到不满的主人公石民离家出走后赶上了济州4•3事件进入白热化的时刻,后来他逃到了洞窟里,在洞窟内一边吃着邻居递过来的土豆一边哭泣。在与邻居他们分别后,石民来到了海边的村庄,于韩国战争时期被预备拘捕,最后在西卵峰迎来了死亡。扮演主人公一角的李石民(18岁)笑着说,“曾祖父在济州4•3事件当时去世。拍电影的过程中想到了他们受了怎么样的痛苦、那时的心情又是如何。在洞窟内拍戏的时候,特意在里面点燃了辣椒烟雾,眼泪哗地一下流了出来”。

4月2日白天,济州市济州女高学生利用中午时间在设于学校的4•3追悼焚香所内焚香。
告知济州4•3事件的真相、让年轻一代汲取教训是对迎来70周年的济州4•3事件教育的一项主要课题。济州道教育监李硕文正倾力开展济州4•3事件教育,他表示,“让刻在济州美丽风景上的块块伤口长出新肉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责任。不是让济州4•3事件仅仅停留在七十年前的历史上,而应将其升华为鲜活的现在和希望的未来,其核心在于4•3和平与人权教育”。

西归浦市大静邑大静高中自律社团“铭记4•3”会员正在学校前的日帝强占期军事设施前,听指导老师江益准(音)讲述关于济州4•3事件的故事。
遗留的课题

1987年6月抗争以后,对历史的禁锢也在一点点消融。然而,依然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据估计,济州4•3事件约有2.5-3万名牺牲者,需查明可能另有牺牲者的真相,还要查明因受拷打和连坐制受害的情况、当时被关进监狱的所谓“4•3受刑人”的“走形式”审判、村子与财产被毁的真相、美国的直接介入与间接介入等。济州4•3事件真相调查及牺牲者名誉恢复特别法包含了对受害者的赔偿和补偿、未经正当程序的军事审判无效化、受刑人名誉恢复等内容,而韩国国会仍将该特别法束之高阁。

济州4•3事件牺牲者遗属会认为应首先解决对受害者的赔偿和补偿问题。对受害者的赔偿和补偿是文在寅总统在总统候选人时期对济州地区做出的大选承诺。

延世大学教授朴明林表示,“赔偿和补偿问题最为重要。国家已就国家暴力做了道歉却没有善后措施,这是矛盾的。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清算积弊,由于这是误用和滥用公权力造成的问题,所以文在寅政府有义务对济州4•3事件牺牲者进行赔偿和补偿”。前济州4•3事件委员会专门委员金中民也表示,“待查明真相和恢复名誉在某种程度上实现后,实现正义的最后顺序就是损害赔偿了”。

在济州市奉盖洞的济州4•3和平公园内,失踪者标志石上聚集着一些乌鸦。
天主教济州教区主教姜禹一强调称,“七十年过去,对责任人的司法处理和惩罚都未实现,尽管如此,为了真正治愈过去的创伤、解决问题,不要掩盖真相,要如实揭露真相,一定要查明原因、经过和责任。否则就无法从根本上治愈伤痛”。

也有声音指出,应从人权层面着手开启济州4•3事件的未来。高丽大学政治外交学教授金宪准指出,“济州4•3事件的真相不应只是济州4•3事件本身和屠杀,还应包括七十年间政府的严厉镇压、激烈要求查明真相的运动、近来展开的打压和对此进行的抵抗等一切行为”,“应强调人权的普遍价值。在济州4•3事件时期发生屠杀最多的1948年11、12月却颇有讽刺意味地诞生了《世界人权宣言》”。济州4•3事件70周年泛国民委员会运营委员长朴灿植也说道,“济州4•3事件应成为最低人权标准的重要反面教材”

曾撰写过济州4•3事件论文的前美国国务院东北亚室长约翰•梅里尔表示,“韩朝首脑会谈和朝美首脑会谈必须成功。这将成为翻过这一页悲惨历史的转折点,也将成为打造合作与和平、开启发展新路径的道路,济州岛将成为展现如何克服这样的悲剧历史的象征”。朴明林教授表示,“济州岛曾因济州4•3事件而遭受痛苦,且在没有外界道歉的情况下,济州岛从内部谋求和解与共嬴,我们应学习这一点,这里面包含着能克服韩国内部矛盾和韩朝矛盾的方法。美国也应怀着对济州4•3事件进行真诚道歉和慰问的心情” 。朴教授还强调了制度化和一贯性。朴教授表示,“对济州4•3事件的评价或支援标准、对待遗属的态度,这些均不能随着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更迭而改变。以七十周年为契机,就对待济州4•3事件的共同指标达成共识,希望达成不管谁执政也一定要推进的社会公约”。

还有人指出,还需关心济州4•3事件的幸存受害者等被忽略的这些人,先解决最贴近人们的课题。济州4•3研究所长指出,“不能再让这些人独自经受痛苦了。有的人即便济州4•3事件当时受到伤害终生受到后遗症折磨,却未被认定为后遗症者,还有的人因济州4•3事件不得不隐姓埋名生活、想平反却又无法平反。需要关心生活在被忽视阴影当中的济州4•3事件幸存受害者”。

去年4月成立的济州4•3事件70周年泛国民委员会选出了十大课题和要求事项:追加实施政府层面的真相调查;从制度上保障牺牲者和遗属、共同体的损失恢复;查明非法审判受刑人的真相和恢复名誉法制化;遗迹的保存管理系统化;牺牲者及遗属申报常设化;发掘失踪者遗骸;制订治愈济州4•3事件创伤的制度性措施;从法律上防止歪曲济州4•3事件以及对诋毁名誉的人进行惩罚;查清美国的责任和推动国际性解决方案;为济州4•3事件正名。

济州/文•图 许湖峻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83883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