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州岛四三事件70周年特别企划系列】④

济州4•3和平纪念馆展览室的“空碑”
在如实地展现着尚未了结的济州4•3事件
尽管韩国政府在“真相调查报告”中给出了定义,但……

图为参观者来到济州市奉盖洞的济州4•3和平纪念馆,围观摆放在纪念馆内的空碑。
位于济州市奉盖洞的济州4•3和平纪念馆。步入漆黑的第一馆“历史的洞窟”后就会不时地听到鸟鸣声,两侧摆放着破碎的水罐(汲水罐)和水缸,似乎正从天花板上滴下来的嘀嗒嘀嗒的水声让人仿佛置身于洞窟。济州4•3事件(也称济州岛四三事件)发生当时,散布于济州岛各处的天然洞窟成了济州人的避难所。该洞窟的尽头卧着一块白色大理石石碑,石碑在沿着天花板圆柱洒进来的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光芒。

 

图为济州4•3事件牺牲者遗属在位于济州市奉盖洞的济州4•3和平公园内的牌位奉安室寻找牺牲者的名字。
无名历史

石碑的表面上没刻任何文字,即所谓的“空碑”。解说文字上写有“4•3空碑,无名历史”。石碑没有名称,所以就连立也没立起来。空碑是表明事件已过去70年仍然没能盖棺定论的济州4•3事件现状的象征。

尽管韩国政府在2003年10月完成了《济州4•3事件真相调查报告》(也称政府报告),当时的卢武铉总统进行了道歉并将其定为国家悼念日,但济州4•3事件直到今天依然作为“无名历史”留了下来。当时的政府报告对事件给出了定义,却未能将事件定性。2003年10月,在韩国国务总理室下属的济州4•3事件真相调查及牺牲者名誉恢复委员会(以下简称济州4•3事件委员会)敲定的政府报告序言中,当时的国务总理高健表示,“报告将重点放在查明事件真相和牺牲者及其遗属名誉恢复上,没有对整个济州4•3事件给予定性或做出历史评价。我觉得这是后代历史学家的事情”。

在韩国现代史的大事件中,4•19革命已从法律与制度上得到了认可,釜马(釜山马山)抗争和5•18民主化运动、6•10抗争也被公认为民主化运动,这一点在文在寅总统拟订的修宪案序言中已有明确表示。与此不同的是,“济州4•3事件”依然只是“4•3”。与从爆发到结束持续了一个月左右的其它事件相比,济州4•3事件因持续了7年零7个月而难以定性。因涉及到美军的直接或间接介入、出面镇压的军警和西北青年团的反人道残忍行为等盘根错节的情况,在韩半岛分裂与冷战初期发生的“济州4•3事件” 的涉及面更广。

3月10日,全罗南道大学5•18研究所所长宋翰龙(音)在济州旅游期间去了一趟济州4•3和平纪念馆,他说,“刚开始以为是济州4•3事件牺牲人数众多,无法知道受害人是谁,所以就做了一块空碑,后来觉得这似乎是在表达济州人的困境”。宋教授说明称,“空碑似乎象征着无法表达的自己的内心——非此非彼的心情。似乎包含对‘国家暴力’不敢言说的心情以及因国家权力或右翼不乐意而未能使用‘抗争’或‘屠杀’等字眼的心情”。

图为4月1日下午,在位于济州市奉盖洞的济州4•3和平公园内的牌位奉安室的牺牲者牌位前,倒映着遗属们的影子。(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图为一位济州4•3事件牺牲者遗属坐在济州4•3和平公园内刻有牺牲者名字的碑前。
什么是济州4•3事件

韩国朝野达成一致于2000年1月制订的济州4•3事件真相调查及牺牲者名誉恢复特别法(济州4•3事件特别法)中对“济州4•3事件”做了这样的定义:以1947年3月1日为起点,在1948年4月3日发生的骚乱事件和由此至1954年9月21日为止,发生于济州岛的武装冲突及镇压过程中居民遭遇牺牲的事件。

由政府报告来看,在美国军政时期的1947年3月1日,警方开枪致使观看“3•1节28周年纪念大会”参加者街头游行的6名小学生和女青年死亡,但警方非但没有处罚开枪责任人反而主张是正当防卫并发起了大规模的抓捕风暴,由此引发了济州4•3事件。其后一直到1948年3月,总共有2500余人被捕接受拷问或移送受审。而且,以极右翼道知事枊海辰(音)独断专行、极右势力西北青年团对济州岛民施暴以及1948年3月警方犯下两起刑讯致死事件为契机,南劳党(南朝鲜劳动党)济州委员会在1948年4月3日宣布“如果镇压就将抗争”,以反对5•10单方选举为名发动了武装起义。济州4•3事件发生于美国军政厅统治时期,持续至韩国战争结束的第二年——1954年9月汉拿山入山管控地区解禁,长达7年零7个月。

部分韩国保守团体仍然拿南劳党的武装起义和“反对5•10选举”为由,认为济州4•3事件是“共产暴动”和“叛乱”。

然而,无可否认的是,尽管济州4•3事件时期武装队屠杀过平民也纵过火,但大部分的集体屠杀和肆意纵火是军警所为。济州4•3事件委员会对牺牲者和遗属进行了最后核查,截至2017年7月25日共查出1.4232万名(死亡1.0244万人、失踪3576人、后遗障碍164人、受刑人248人)遇害者、5.9426万名遗属。全体遇害者中10岁以下比例为5.4%(772人)、11-20岁为17.3%(2464人),全体遇害者中有22.7%不足20岁,61岁以上的占6.3%(900人)。这样的遇害者比例证明当时的济州岛民不分男女老少都遭到了屠杀。韩国政府报告推算的遇害者人数为2.5-3万人。

济州4•3事件时期的1948年11月,即事件达到白热化的时候,50余名居民未前往海岸村庄而是在周边避难。图为50余名居民遇害的济州岛西归浦市岭南(音)村庄全景。有汉拿山以南第一村之称的岭南村庄之后成了“失落的村庄”。
为何要展开正名运动?

济州4•3事件70周年泛国民委员会(以下简称4•3泛国民委)在今年——济州4•3事件70周年之际提出了“为济州4•3事件定义、给历史正名”的口号。对于如果执政将先做何事的提问,孔子认为治理国家必须先“正名”,而正名活动也出自这一言论。4•3泛国民委运营委员长朴灿植(音)表示,“正名问题在成为正式的历史之前要经历许多社会讨论和达成共识的过程,但不能再掩盖下去了。即使难以在事件70周年之际在国家层面上实现正式的正名,也应正式启动对济州4•3事件主体部分的审视和评价”。他做了如下背景说明,“济州4•3事件因特别法的制订走向制度化的同时,也存在着被由于国家暴力而遭遇牺牲、屠杀等框架局限的一面。当时的岛民并不仅仅作为单纯的牺牲和镇压的客体而存在,他们也是历史的主体。作为在韩国解放空间时期走向近代国家的主体,他们曾努力过,也斗争过,试图建立统一的国家,却在(政府报告以后)15年期间的谈论中不见了踪影”。

济州4•3事件此前一直被称为暴动、抗争及屠杀等。“暴动”曾是事件发生后近50年时间内国家的普遍认识,现在部分保守势力也仍然将济州4•3事件定性为暴动。他们的观点是讨伐是正当的,镇压过程中有部分无辜牺牲者。进步历史学派等将其定性为抵抗外部势力的不当镇压、反对分裂的“抗争”。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为查明济州4•3事件真相、治愈创伤,应将其定性为“平民遭遇大屠杀”。近期,也有学者在分析了济州4•3事件的发生原因后认为,它是为反抗外部的不正与不义等不当镇压、守护济州岛共同体而发起的“正义”斗争。

图为济州4•3和平公园内的失踪者标志石。
学者们一致认为,济州4•3事件持续时间漫长,不大容易在其正名一事上达成共识。济州4•3和平财团理事长梁祚勳表示,“只要一涉及到济州4•3事件正名问题,现场和学者们就会产生分歧。从学者们的立场来看,济州4•3事件是‘抗争’。从解放空间时期到1948年来看,可以称之为抗争,但其后至1954年期间已不再是抗争,而是为了生存而与死亡进行的斗争”,“因此,正名需要时间,空碑留下了思考空间”。

前济州4•3事件委员会专门委员金钟敏(音)表示,“也要考虑到被武装队屠杀的不到全体牺牲者10%的牺牲者遗属的心情。即使比例很小,武装队也明显犯下了过错。正如东学运动历经一百年才得以正名,当我们以既非个人史也非家族史的历史眼光来看待济州4•3事件,该事件似乎才会得到正名,但学者们不反对将其称作抗争”。济州学研究中心主任、历史学者朴灿植(音)指出,“个人之见和在官方层面进行处理是两回事。在官方层面,正名运动是济州4•3事件70周年到来之际提出的口号,显然应积极推动,但被国民追认为正名运动还须经历一个艰难的过程。东学运动刚开始也被称为东学党之乱,后称为东学革命,最终被定论为东学农民战争,历经近百年时间才得以正名” 。

图为一位牺牲者遗属正在济州市奉盖洞的济州4•3和平公园内的失踪者标志石前行礼。
韩国现代史研究权威、成均馆大学名誉教授徐仲锡强调了济州4•3事件的“抗争”一面。他在与《韩民族日报》的通话中表示,“济州4•3事件的爆发原因非常重要。政府报告中也有提及,特别是3•1节纪念大会以后涌入济州岛的陆地居民的横行和美国军政的失政、对解放2-3年后仍未建立统一独立国家的失落,这些因素最终引爆了济州4•3事件。受到西北青年团等欺压的强烈受害意识也起了作用。从这一侧面来看具有抗争性质”。

因研究“4•3抗争”被授予博士学位的杨贞申(音)博士表示,“应当记住济州4•3事件是当时普通大众对建立自主国家和更美好世界的热切期望萌动的时候”。

4•3泛国民委委员长朴灿植指出,“应充分、如实地审视武装队实施的屠杀,即便是说这是抗争,有一定的正当性,但从武装队杀害的受害者遗属的立场来看也是难以接受的。因此,应充分考虑还需要更多时间的观点”。

深切关注着济州4•3事件问题解决的天主教济州教区主教姜禹一表示,“随着立场的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不相同,因此,似乎还不太容易赋予一个所有人都能达成共识的名称。济州4•3事件爆发前后的历史以及对其过程的更深入研究和讨论,需要经过反思和减少彼此的立场分歧后才有可能实现。在此之前,先维持原有的‘4•3’名称,尽管暂时还不完美,但似乎也只有这样了”。

文•图 许湖峻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83864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