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州岛四三事件70周年特别企划系列】 ③

遗属会、济州委员会、泛国民委员会开展敦促美国负责签名运动
驻扎济州岛的顾问官表示“曾前往作战现场,但不知屠杀一事”
美军情报报告书和美国驻韩大使馆等文件显示美国曾直接和间接介入
约翰•梅里尔称“美国以冷战眼光看待济州岛事件”

第123通信摄影派遣队1948年5月15日拍摄的这张照片显示:驻扎在济州岛的第9联队顾问官里奇(音)大尉正与警备队中队军官一起制定攻击共产主义分子“猖獗”的村庄的计划。里奇此后主张称,“济州岛是合法的军事作战地区”。(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济州岛居民们在冷战的世界格局和民族分裂的历史车轮下,遭受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2003年10月31日,卢武铉总统前往济州岛就“济州4•3事件”(也称济州岛四三事件)致歉,以如上表述谈到了“冷战”。

15年后的2018年。3月24日,在济州市奉盖洞济州4•3事件和平纪念馆结束参观的观众正在向美国和联合国敦促采取措施的纸上签名。“济州4•3事件”市民团体推进了“敦促美国和联合国对济州4•3事件采取负责任的措施的十万人签名运动”,从去年10月开始至今已有近5万人参与。

卢武铉前总统为何会在“济州4•3事件”中谈到冷战?济州市民团体又为何正在敦促美国致歉?因为“济州4•3事件”正是在与冷战和美国无法摆脱干系的情况下发生的,在该过程中,很多民间人士无辜丧命。

图为驻韩美军司令官哈奇中将与布朗上校(图右)握手。布朗上校1948年5月下旬被派为济州岛最高指挥官,在阵前指挥作战。(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冷战的阴影

1947年3月12日,美国总统杜鲁门推出了旨在遏制共产主义扩散的“杜鲁门主义”。当时美国和苏联正以意识形态为先导正式开始冷战。同一天在首尔,美军政厅(全称:驻朝鲜美国陆军司令部军政厅,USAMGIK)警务部副部长崔景镇(音)表示,“本来济州岛90%的居民带有左翼色彩”。而且驻韩美军司令部情报参谋部(G-2)也称济州岛是“左翼据点”,将济州岛定为“红岛”。同年11月,美苏两国还在联合国就“美国将济州岛军事基地化”的传闻引发争议。

1975年,前美国国务院东北亚室长约翰•梅里尔(John Merrill)通过题为“济州岛叛乱”的论文将“济州4•3事件”的悲史告知全世界,他在接受记者当面采访和电子邮件采访时表示,“美国以冷战眼光看待济州岛事件,未能充分考虑当地的环境。济州4•3事件与冷战有关”。

韩国政府2003年推出的《济州4•3事件真相调查报告》介绍称,“美苏冷战导致济州4•3事件的悲剧发生,这是当时媒体的共识”。

图为1948年8月3日下午,三名警备队队员在济州市一处近郊被以内乱罪和逃兵罪等罪名枪毙之前的情景。旁边有两名美军军官。当时曾在现场的联队顾问官表示,当时枪决是在美军的监管下执行的。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美国顾问官表示“不知道民间人士遭遇大屠杀一事”

在“济州4•3事件”发生时,驻扎在济州的韩国国防警备队(韩国陆军的前身)联队有美国顾问官。他们对训练、作战和军需支援等所有方面都提供咨询。笔者对在济州4•3事件正式爆发的1948年5月-12月当时曾担任美军顾问官的六名预备役军官进行了采访,采访形式有当面采访、电子邮件采访和信件采访等等。他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大屠杀一事毫不知情。而现在他们都已作古。

曾在事件白热化时期的1948年9月-12月驻扎在济州岛的顾问官表示,“我们将位于岛屿内陆的人一律视为敌人,并让居民迁徙到(安全的)海岸村庄。若参加警备队会议,会发现射杀者人数总是比缴获的武器数量更多。我曾说过‘要展示被射杀的人持有的武器’,但因为语言沟通困难,因此我也只不过是个‘顾问官’而已”。但他表示,“我感到无辜的人正在死去,但并不知道大屠杀的事情”。这些顾问官表示,“这是民主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斗争”,反对美国责任论。

1949年1月各种外媒报道的苏联潜艇出现在济州沿海的传闻经查明均系谣传。(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美国的直接介入和间接介入

与顾问官的记忆不同,美军政厅高层、军事顾问团和美国大使馆等部门深层介入了“济州4•3事件”。美国驻韩司令部、反谍部队、军事顾问团报告、美国大使馆文件和远东司令部报告等文件都清楚地显示出美国全程介入了“济州4•3事件”。

1948年“5•10总选举”之前,为掌握济州情况,驻韩美军司令部作战参谋于4月27日-28日视察了济州岛。接着,翌日4月29日,军政厅军政长官迪安(William Frishe Dean, Sr)少将和美国第六师师长同时进行了视察。此后5月5日,迪安少将再次来到济州岛,当天与韩国人军政领导层举行了紧急对策会议,敦促进行镇压。

在“5•10总选举”当时,济州两个选区的选举告吹,美军政厅随即直接介入。在选举两天后的5月12日,美国远东司令部向济州岛紧急派遣了美国“克雷格号”驱逐舰。接着同月19日前后,美国派第六师团第20联队队长布朗(Rothwell H. Brown)上校担任济州岛最高指挥官。这是在“6•23重选”举行之前。当时的顾问官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布朗上校全权负责济州岛警备队和警察厅”。

在阵前指挥作战的布朗上校在6月初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原因并无特别之处。我的使命就是镇压而已”。但当时因为未能平息事态,导致选举无限延期。布朗上校之后向第六师师长发送书信主张称,“济州岛是共产基地”。“济州4•3事件”研究人员表示,“这种认识将济州岛变成要铲除的对象”。

在该过程中,1949年1月苏联潜艇出现在济州沿海的传闻被外媒大书特书。美国《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外媒在当年1月9日版刊登的题为“苏联潜艇发出攻击济州岛的信号”的消息中报道称,三艘苏联潜艇在济州岛沿海出没,发出了攻击信号。但并没有支撑该报道的证据。

美国驻韩大使John Joseph Mucho同年4月9日向国务院报告称,“济州岛被苏联选为对韩国实施恐怖袭击的主要舞台。苏联间谍潜入济州岛如入无人之境,这一点似乎毋庸置疑”,但依然没有证据。研究人员分析称,“这种报道和认识是企图在冷战初期引导形成世界舆论,使得全世界认为济州岛是美苏直接对决之地”。

为获得美国的积极援助,韩国前总统李承晚1949年1月21日在国务会议上表示“对于济州岛和全罗南道地区的匪徒,我们要以彻底、残酷的手段进行镇压,维护法律的尊严”。在1月28日的国务会议上,他表示“济州岛事态因美国海军停泊(于港口)取得了良好的成果”。

支撑李承晚此番发言的文件最近被发现。笔者在日本国会图书馆找到了该文件,文件显示在李承晚发言之后,美国海军就开赴济州岛。美国远东海军司令部支援团制作的文件(1949年2月2日)中记录着:美国海军三艘舰艇开赴仁川,李承晚总统、Mucho大使和Roberts将军等人出席了1月24日在舰艇上举行的宴会。文件上还记录着“Mucho大使表示‘韩国政府热切期望(美国海军舰艇)开赴济州岛’,商议了美国海军驻扎济州的问题,并据此修改了计划”。这显示出李承晚政府和美国达成了共识。

图为美军和济州岛女性。(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美国责任论

韩国政府真相调查报告关于“集体人员伤亡”一事表示,“美军政厅和美国驻韩顾问团也脱不了干系”。美国芝加哥大学讲席教授布鲁斯•肯明斯(Bruce Cumings) 曾执笔《韩国战争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he Korean war》),去年6月,其在参加“济州4•3事件和平奖”颁奖典礼之后对记者表示,“美军政厅从1945年开始对韩国进行了三年的法律控制,此后也拥有韩军的作战指挥权,控制了韩国的军事和警察”,提出了美国责任论。

前美国国务院东北亚室长约翰•梅里尔表示,“济州4•3事件是在美军政时期与苏联的合作关系破裂,逐渐开始冷战的时期发生的。韩国政府成立以前,顾问官负有直接的指挥责任。但韩国政府成立后,李承晚政府实施的政策也是原因之一”,指出韩国政府成立之前责任在美国,而韩国政府成立后责任则在于李承晚政府。

“济州4•3事件泛国民委员会”等团体主张称,“济州4•3事件是美军政厅统治时期发生的民间人士遭遇大屠杀事件。美国要承认‘4•3’屠杀的责任并致歉,采取相应的措施。此外,联合国也要进行调查并采取相关措施”。签名运动现正在济州、首尔,以及通过网络在韩国内外进行。

许湖峻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83763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