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3.09 10:59 修改 : 2018.03.09 15:23

约瑟夫•尹上周辞职,相应回报准备不足等是“新变数”
CNN:美政府正研究由外部输血,填补约瑟夫•尹离职后产生的空位

3月6日(当地时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与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图片来源:华盛顿/美联社 韩联社)
韩对朝特使团的访朝成果促成朝美进行最基本的“探索性对话”的可能性变大,但特朗普政府的对朝谈判人选仍处于空白状态以及准备不足被认为是可能延缓朝美对话速度的变数。这是因为,尽管美国一直宣称推行“最大限度的施压和接触”的对朝政策,但实际上将侧重点放在施压上,对应对形势变化进行“接触”(对话协商)并无兴趣。

随着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约瑟夫•尹上周辞职,特朗普政府内部几乎已没有可堪与朝鲜进行实务磋商的人力资源,可以说这已成为当下面临的现实问题。特别是,约瑟夫•尹曾担任被称作“纽约渠道”的朝美沟通窗口负责人,从这一点来看,令人担心朝美间正式的信息交流也将面临困难。

而且,若想超越探索性对话范畴、举行国务卿蒂勒森等参加的高级别对话,拥有丰富对朝谈判经验的实务工作团队的事先协调和支援是必不可少的。然而,在美国国务院办公楼内找到像约瑟夫•尹这样拥有对朝谈判经验的人并非易事。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不仅负责与朝鲜的沟通,还担当着与韩国以及日本、中国、俄罗斯等六方会谈成员国协调对朝政策的任务。

与此相关,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韩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威特 (Joel Wit) 7日(当地时间)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就朝美对话问题表示,“须尽快寻找曾亲自会晤过朝鲜人而不是曾坐在桌前分析情报报告的人物”。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Sue Mi Terry也表示,“鉴于朝鲜已走到了这种程度,美国恐怕要进行对话了,将推出何人已成为眼下最大的问题之一”。

出于这样的理由,有这样几个填补约瑟夫•尹空位的方案。首先是“外部输血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美国政府相关人士的话报道称,尽管不是最终决定,但特朗普政府正探讨从外部引入与国务卿蒂勒森一道处理朝鲜问题的特使人选。该媒体还分析称,“如果引入外部专家,则他将在蒂勒森正式开启对话之前处负责具体的谈判事务”,此次人选的情况将成为表明美国政府将采取何种对朝立场的风向标。

其次,也可能由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太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苏珊•桑顿兼任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桑顿将在获参议院批准后尽快升任东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几乎已是板上钉钉。华盛顿一家智库的相关人士指出,“桑顿可成为很好的替代人选”。有观点认为,桑顿的优势在于深受蒂勒森的信任,但鉴于美中之间面临众多未解事项,她将不太容易专注于与朝鲜的谈判。

第三,华盛顿也存在着中央情报局等情报机构或将出面与朝鲜谈判的预测,这种观点表明短期内“输血”面临着现实困难。更何况,尽管并不是专门针对朝鲜发出的声音,但特朗普总统多次说过自己喜欢进行“秘密谈判”,由此可判断,情报机构的幕后谈判合乎这样的标准。

在人事出现空缺的同时,美方是否制订了谈判路线图并以此为基础“在心理上及内容上”做好向朝鲜提供相应回报的准备也尚不明确。美国和平研究所高级研究员Frank Aum对《韩民族日报》表示,“不能肯定美国政府是否有意向朝鲜提供足以赋予其延续谈判动机的迅速而又充分的奖励”。他担忧地指出,“如果美国无意在谈判过程中将和平协定、缓和制裁、缩减美军等尽早摆上桌面,则会谈有可能重复六方会谈陷入僵局的情况”。《华尔街日报》也在5日指出了美方的不足之处,发出了“在通过严厉的经济施压和军事威胁”进行逼压的同时对于朝鲜弃核的回报又是什么?

还有专家指出,美国的鹰派与鸽派一直在对朝政策上存在冲突,鉴于此,特朗普总统出人意料的发言和推文也可能成为谈判过程中的障碍。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america/83522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