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1.10 10:29 修改 : 2016.11.10 12:04

韩国防卫费分担金上涨压力或加大
可能调整萨德部署速度

11月9日上午,韩国总统朴槿惠在青瓦台听取了有关美国大选而召开的NSC常任委员会结果的报告。朴槿惠总统考虑到朝鲜核导弹威胁日益严重、紧急的局势,嘱咐从引受委员会阶段开始尽快构建与美国下届政府的合作。(图片来源:青瓦台提供)
11月9日,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出乎预料地当选美国第45届总统,而韩美外交安全关系的不确定性则随之加深。预计特朗普政府在明年初上台后将对韩美关系作出重新调整,其棘手、麻烦程度很可能会高于过往任何时候。

当天,韩国外交部长尹炳世在国会召开的和新国家党的党政协议会中满怀期待地展望道,“候选人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一直强调韩美同盟的重要性,预计美国新政府将会延续重视韩美同盟的政策基调”。然而特朗普在参与总统大选的过程中也曾常常毫无顾忌地发表过不同于现有传统韩美关系的相关主张,因此有众多分析认为未来的韩美关系应该不会如此简单。延世大学名誉特聘教授文正仁就指出,“特朗普可不是世界总统,作为美国总统的他必然会奉行美国优先主义。现在,韩国也需要抛弃对美国过度依赖的心理,对日新月异的安全环境作出冷静的评价,同时很有必要对韩美关系以及韩朝关系进行重新调整”。

事实上特朗普也曾透露过,若韩国不再提高驻韩美军的驻扎费用,那美国则会撤军。在9月26日美国大选首场电视辩论时,特朗普曾表示“美国为日本、德国、韩国以及沙特阿拉伯提供保护,然而他们自己却并不出钱。若他们还是连适当份额的钱都不交,那就请自求多福吧”。韩国每年拿出的驻韩美军驻军分担金近一万多亿韩元,然而特朗普却一直将这笔钱看做是“小钱”。

特朗普似乎在韩国核武装等问题上持允许态度。在3月份《纽约时报》的采访中,特朗普就韩国核武装一事好像感到无可奈何,“该问题迟早要讨论。如果美国依旧像当下这般持续走弱,那不论我提不提这事,他们都会有这个打算”。而在4月份的联合国演讲中,特朗普则就有关朝鲜拥有核武装后与周边国家间发生武力摩擦之事故意表现出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他们之间若真发生战争,后果将不堪设想。但究竟会如何还是取决于他们自己”。美国将通过为同盟国提供包括核保护伞在内的安全保护,以控制同盟国无核化并维持自身的军事影响力,而特朗普却与这一被视作国家安全利益的美国传统政策基调分道扬镳。

但大部分专家都分析认为,特朗普在明年上任后并不太可能会完全按照其这一挑衅性发言推行政策。其中还有分析称,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制定对外战略的过程中,其很可能会就撤走驻韩美军以及允许韩国进行核武装等问题进行重新调整。韩国牙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崔刚分析称,“1978年,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就曾因为议会的反对而放弃了其在总统大选之时所给出的撤走驻韩美军的承诺,允许核武装之事也因为意味着违反不扩散政策而将难以推行”。

但可以确定的是,韩国防卫费分担上涨压力将会加大。朝鲜大学院大学教授具甲祐指出,“韩美同盟终于迎来了结构调整时期。” , “ 特朗普首先是一个会计较‘一份费用,一份效果’的企业家,所以若其认为美国利益会受到损失,那即便是传统同盟关系也将面临重新调整”。今年韩国的驻韩美军防卫费分担金为9441亿韩元,超过驻军费用的50%。仅在24年间,该分担金与1991年最初交纳的1073亿韩元相比已增长至9倍之多。尽管如此,特朗普在5月份接受《CNN》的采访时还对韩国负担50%一事反问道:“为什么就不能是100%?”若真是完全按照特朗普所言去做,韩国则要将当下的分担金提高至两倍,拿出两万亿韩元。美国如果要就大幅度提高分担金向韩国施压,韩美关系则会陷入紧张与矛盾中。

此外备受外界关注的还有,韩美两国政府是否会继续此前加快推进的“驻韩美军部署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计划。特朗普在7月份《纽约时报》的采访中就应对朝鲜导弹威胁的导弹防御(MD)持无用论观点,“(日本等导弹防御系统)虽存在了很长时间,但事实上却并不中用”。但有分析认为,美国新政府上台后可能会重新考虑萨德部署问题。延世大学名誉特聘教授文正仁表示,“特朗普也可能会调整萨德部署速度”。相反,韩国前外交安全领域高层相关人士则表示,“MD本是共和党的传统议题。所以只要特朗普未将共和党改头换面,萨德之事还是会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

朴炳洙 记者, 李制勋 记者, 郑寅桓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76962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