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变样的韩国公园②-各地的特色公园

从保留工厂烟囱的公园
到保存蟾蜍栖息地的公园
历史痕迹鲜明的公园也值得一去

釜山市民公园。(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韩国地方上出名的公园并不多。因为只是作为当地居民的日常空间,很少会大张旗鼓地对外宣传。但仔细观察会发现,建造背景有趣或设计出色的公园比比皆是。还有的公园因为其历史意义让人感动。暑气开始消退之际,让我们来优哉游哉地逛逛公园吧。

略显不同的京畿道一带的公园

三德近邻公园。(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京畿道安阳市三德近邻公园

位于京畿道安阳市的三德近邻公园不同于其他任何公园,这里保留着工厂的烟囱。为何?因为这里是制作卫生纸卷的三德造纸工厂旧址。三德造纸工厂成立于1961年, 2003年工厂搬迁,工厂会长全在俊便向安阳市捐赠了地皮,并嘱咐“要建个公园”。因此建成了在忙碌的城市中缓解压力的公园。虽然还有人建议建成停车场等具有实用功能的场所,但为了充分体现捐赠者的意愿,诞生了保留烟囱这一独特风景的公园。虽然烟囱不再冒烟,但却成了构成景观的要素,为三德近邻公园增添了一份独特气质。

京畿道始兴市Usturgol近邻公园

虽然京畿道始兴市没有像烟囱一样独特的视觉要素,但却有着因前往的居民而变得特别的Usturgol近邻公园。公园十分平凡,如同根据合理标准建成的规划住宅区的任何一个近邻公园一样,但随着居民聚会“寻笑人”的组建,这里变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我们自己的公园”。这些人定期聚在一起,既会给老旧设施喷漆、打扫,也会种植些花草。由于公园对于季节变换十分敏感,而且是一个面向大众开放的空间,一旦疏忽管理,就会迅速荒废。这也是居民应该充当“主人翁”的原因所在。只要多付出关心和行动,公园就会变得“容光焕发”。

城市和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公园生态平衡

元兴蟾蜍生态公园。(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忠清北道清州市元兴蟾蜍生态公园

忠清北道清州市的“元兴蟾蜍生态公园”证明了城市和大自然能够共存的事实。2003年春天,规划住宅区动工前夕,在九峰山冬眠的数十只蟾蜍为了产卵涌向元兴堤坝的场景引起广泛关注。但由于规划住宅区进行开发,蟾蜍的产卵地濒临消失。为此深感心痛的多个忠清地区市民社会团体组成“元兴生命和平会议”,和项目主体——土地施工方进行了一年多的斗争,最终达成协议建立生态公园。5万多名市民为敦促保存蟾蜍栖息地而举行签名活动,以及清州市内市民们“三步一拜”等积极参与都发挥了巨大作用。该公园里有一条长200余米、宽30米的蟾蜍小路,位于堤坝和附近的九峰山之间,蟾蜍可以从产卵地的山上下来,自由自在地前往堤坝。

世宗湖水公园。(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位于世宗特别自治市的世宗湖水公园

在世宗湖水公园可以看到另一种形式的“城市和大自然之间缔结的关系”。规划城市世宗市的形态是大自然拥抱城市,而城市又再次拥抱大自然。城市内部的中央绿地空间既坐落着文殊山和转月山,也流淌着锦江和美湖川。韩国规模最大的人工湖公园——世宗湖水公园也位于这里。面积相当于62个足球场、水深达3米的人工湖——世宗湖水公园与政府办公楼、图书馆相连接,正成为市民的生活中心。人工湖内包含水上舞台岛、庆典岛、戏水岛、浪花岛以及湿地岛等5个岛屿,景色和设施都很吸引人。据说还有免费皮艇体验活动。顺便一说,世宗湖水公园在“2017大韩民国国土景观设计大展”上荣获了“国土交通部景观奖”。

能看到土地履历的全州市和光州市公园

德津公园。(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全罗北道全州市德津公园

韩国地方上的古老公园可以通过景观将积淀的时光原封不动地呈现出来,而寻找这些公园也是一种宝贵的经历。盛开着美丽荷花的德津公园就是这样的公园。就连下雨天也美如画的德津公园历来都是摄影家们常用的素材。据称,新罗时期的道诜大师为了保护空虚的地势,防止气脉流走,建起了德津堤。连接着公园的乾止山有李氏始祖的墓地,因此作为朝鲜时期的王朝圣地被保护起来。回到现在,比起政治和宗教意味,这个公园作为娱乐和休闲场所的价值更为凸出。

绿径公园。(图片来源:光州广域市政府)
光州广域市的绿径公园

在光州广域市的绿径公园可以解读土地的历史。作为首尔京义线公园或京春线公园的“老大哥”,这座公园由铁路组成。穿过城市中心的庆全线铁路在市民的要求下改道至城市外围,人们提出在这块地皮上开通轻轨、拓宽路面或建成停车场等种种意见。1998年2月,30多名住在附近的居民提交了请愿书,要求“在这块地皮上建设绿地、公园以及自行车道”。此后,经过3年多的分歧和争执后,最终决定建造公园,于是诞生了现在的绿径公园。纵使铁路没有被保留,但围绕城市中心的绿径公园本身就是城市的履历。

纪录釜山市和大邱市历史的公园

 

釜山广域市的釜山市民公园

这里原是美军部队驻扎的海厄利亚营(Camp Hialeah),2006年营地关闭,此地随之以釜山市民公园的身份获得新生。这个公园的基本规划是由美国著名景观设计师詹姆斯•科纳制定,因此处处都保留着历史的痕迹。由下属官兵住所改造成的“痕迹凉亭”、由部队内木头电线杆改造成的太阳能照明“记忆的柱子”、曾经的美军电影院到如今的“痕迹剧院”,以及将餐饮、宴会等举办部队官方活动的军官俱乐部改造成的“釜山市民公园历史馆”,它们似乎均把过去的时光保留在了“此时此刻”。

大邱广域市的国债补偿运动纪念公园

为纪念1907年以大邱开端的国债补偿运动的市民精神,当地在1999年建成了这座公园。1998年当地在公园里设置了22.5吨重的“达句伐大钟”,并举行了“除夕钟声”敲钟活动。这里还有一条可以看到乡土书法家书写的李陆史、朴木月、赵芝薰、李镐雨、尹东柱诗碑,以及李彦迪、李宏弼、徐居正、李滉、郑梦周、徐相日、徐相敦、李相和名言碑的小路。有趣的是,这个公园还是韩国最早的智能公园。这里提供运用物联网、人工智能、增强现实、大数据等第四次工业革命核心技术的服务。市民们可以在公园里免费使用无线网,利用增强现实技术感受公园内的主要设施以及大邱市的活动。

Kim Yeun Kum(wullandscape代表)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pecialsection/esc_section/85778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