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2.28 16:30 修改 : 2017.02.20 15:37

[济州&]走进被列入联合国非遗名录的海女文化现场“法还村”

图为一名海女正在济州岛海中赶海。“济州海女文化”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图片来源:济州海女博物馆提供)
位于台风风口,台风袭来的时候像要吞没村子似的,海浪不停击打着海岸,这就是汉拿山西归浦市法还村,它是典型的海女村。这个村里的海女们一生都在这片波涛汹涌的海上打造着自己的家园。

进入法还浦口,好像把虎岛握在手里一样。以虎岛为背景,展现在眼前的海女和鱼等塑造的小广场就是海女村。周围有最近几年新开的咖啡馆和餐馆。该村成为海女村是在2003年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编写村子的历史资源和海女们的赶海等生活文化资源,推进“建造文化历史村庄”项目的时候。村子里还留有与高丽末期崔莹将军讨伐蒙古人相关的地名,还有本乡堂等充满生活痕迹的地方。法还村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还有100多名海女,但现在因老龄化等,减少至不过49人。58岁是最年轻的,年龄最大的海女88岁,70岁以上的海女有32人。村里的海女们不仅去东海岸和南海岸赶海,甚至还去日本等赶海。另外他们还像济州其他村庄的海女们一样,平时在地里干农活,根据潮涨潮落的规律,等到潮落的时候去赶海。因为长期从事赶海作业,海女们深受职业病困扰,赶海时会吃止痛药等,但这份职业支撑着她们子女的学业,是她们谋求生计的手段,所以别具意义。

图为竖立于以海女村而闻名的西归浦市法还村的海女雕像。(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寒冷来袭的本月14日在村子里见到的金仁善(音,78岁)海女对我们说,她歌唱得好,赶海也赶得好。她赶海马上就将近70年了。“我从9岁开始学赶海,很少有像我一样从这么小开始学的。比起照顾别人家的孩子,我会主动选择赶海,经常是从凌晨6点开始下海,等到天黑的时候回来”。22岁时她从下孝村嫁到了法还村。她表示,“没有像法还这样拥有好东西(海里采的海螺、鲍鱼等海产品的总称)的地方了。我忙着抓好多物品到西归浦市中心去卖,没有时间感到委屈”。

金仁善海女19岁去江原道赶海,21岁去蔚山赶海。阴历二月出去,中秋前后回家,她51岁时还去了日本鹿儿岛县赶海。但她笑着说,“抛开挣钱多少不说,抓到很多东西的时候,感到很高兴,很有成就感”。

海女们经常在赶海时遇到经过济州岛海岸的南方大海豚,和它们一起游泳,有的海女说就像见到同事一样。金仁善海女表示,“某天赶着海,看着南方大海豚在我下面和我一起游泳”。她现在穿着橡胶衣服赶海,在冬季也不觉得冷。她表示,“以前冬季赶海的话太冷了,有时手脚都被冻住,话也说不出来,甚至有时候看见海参或鲍鱼都抓不住”。

靠赶海抚养一男两女的金仁善海女说出了她独有的潜水秘诀。“进入海里就觉得很舒服,想让孩子们也潜水,就当是运动运动。赶海的时候也不能潜得太深。要潜入自己可以潜入的地方,绝对不可以贪心。”

旁边的玄福兰(音,82岁)海女从15岁开始赶海。她长长地叹息道,“为了六兄妹,我去陆地和日本赶海。不去海里的时候在田里拼命地干活,等到潮落的时候又回到海里”。她年轻的时候听上军海女说过,她说“我一直相信龙王奶奶”,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进行了解读。龙王奶奶是守护海女们安宁和丰饶的神。她表示,“摘鲍鱼的时候,有两次看见了扎紧毛巾闭着眼坐着的龙王奶奶,就像人一样坐在那里,我也不觉得害怕。在梦里也见到过”。她还有两次把赶海时离世的海女同事用肩扛上船的经历。虽然金仁善海女表示“下海很舒服”,但玄福兰海女表示“怎么能舒服,豁出性命地工作”。

图为海女们赶海所用的工具。(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济州海女文化”在11月30日(当地时间)在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政府间委员会(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会议上确定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录。当时作为文化遗产代表前往非洲埃塞俄比亚的渔村合作社长、海女姜爱心(音,64岁)回顾道,“去的时候是柑橘收获季节,要做的事情堆积如山,所以没有心思去。但是去了以后,看到海女的存在得到国际认可,真的很高兴”。法还海女们为了配合潮涨潮落的规律,一般一个月工作12天左右。姜爱心海女也表示,“抓到很多东西或者是抓到别人没能抓到的鲍鱼的时候,钱并不是问题,因为成就感,像得到了整个世界”。她表示,“其他海女们潜入两次时,会下水三次”。村里的海女们称那样的海女为“拼命三娘”。

“比起去娘家,下海要更好”,海女们之间有这样的说法。去娘家想要拿到大米的话要看眼色,但大海意味着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获得收入。这种精神会把她们锻炼成职业人吗?17岁开始就赶海的赵计华(音,77岁)海女挺直腰板表示,“能让兄妹上学、够吃住生活”。赶海65年的玄洙姿(音,76岁)有8年在日本长崎赶海。只要一去就工作半个月左右的玄某有时一年去两三次。她表示“虽然身体不好的时候会想为什么做这件事,但为了让孩子们上学,所以决定赶海”。

图为一位海女试图将赶海抓到的章鱼装进网中。(图片来源:济州道政府提供)
但是年龄不饶人。上军海女们随着年龄增大也逐渐怕海了。玄玉烈(音,72岁)海女表示,“上了年纪,在海里气喘吁吁,赶海越来越难。水深也年年不同。因为过了70岁,有时候也会害怕海”。她回顾道,“平时在地里干活,潮落的时候下去赶海,赶海结束后又到地里干活,一直重复着这样的生活。因为家里不富有,年轻的时候为了抚养孩子,一边赶海一边拼命地生活”。

济州岛本月14日在济州国际会议中心邀请了500多名海女,庆祝海女文化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海女每年都会减少100多名。如果不出现新的海女,10-15年后法还村的海女会减至三分之一。到那时谁还会记得法还村是海女村呢?

“希望子女们做着自己的工作,健康地生活。我也希望我们也能在健康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去赶海。”这是法还村海女们一致的心愿。

许湖峻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nglish_edition/e_entertainment/77643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