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希腊语、拉丁语和梵语等语言
无关乎业务、生计,仅当做兴趣
“外语治愈族”不断壮大

图为法国巴黎蒙马特高地的爱墙,上面用多种语言写着“我爱你”。(图片来源:法国旅游局)
近期,讲外语的名人们在韩国成为了热门话题。演员吕珍九因为在tvN《在当地吃得开吗?》中使用了泰语而备受瞩目,Bigbang的胜利则凭借在MBC《我独自生活》中涉足4门语言而登上了热搜榜。但KBS《让我留宿一晚》中的金钟旼和李泰坤却是因为外语不熟练而被人说长道短。两人在申请到外国人家里留宿的过程中出现沟通不畅,令人十分郁闷,由此引发了网民们的广泛讨论。

在Naver Papago和谷歌等口译、笔译应用程序日新月异的人工智能(AI)时代,外语依旧是一个“烫手山芋”。一方观点认为,要想在全球化时代下理解多种文化,外语教育必不可少;另一方观点则担忧称,将外语教育视为理所当然的风潮恐将使得韩语及其中所包含的文化走向灭亡。前者被批评为放弃文化主权的事大主义,而后者则被指责为无视时代潮流的极端民族主义。

外语在韩国的地位确实非同一般。其中,英语从很早开始便成为了衡量他人价值的工具和歧视机制。英语不好的人很难升入大学,别说升职了,连就业都会面临困难。正因如此,才会导致韩国的英语课外教育市场过热并掀起了英语的狂风。

《韩民族日报》所说的“语言治愈族”是一批与之相去甚远的人群。在他们眼中,语言并非出人头地的工具,而是一种消除压力的方法。上班族李佳颖(化名,37岁)从去年7月开始在下班后花30多分钟,和两个单位同事一起背诵互查《英语会话百日奇迹》。起初,几个人是因为讨厌在外国人面前表现得畏畏缩缩才开始了这项活动,但结果却从中得到了“治愈”。“大家可以暂时忘记公司的事情,在聊天说笑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排解压力。”能不能说一口熟练的英语对他们来说已经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图为法国巴黎蒙马特高地的爱墙,上面用多种语言写着“我爱你”。(图片来源:法国旅游局)
世上总有不少人会去学些“没有用的”外语。他们中有的人虽然没有去过希腊,但还是会去学习希腊语;有的人只是因为韵律优美便去学了意大利语,还有一些人则是被圆圈多的泰文吸引而学了泰国语;另外也有人会去学无异于失传的拉丁语,以及被划归为非民族语言的人工语言(不同于自然形成的民族语言,根据人类意图和目制造出的语言)——世界语。

对他们而言,外语并非是为了考试或资格证,更不是划分优劣的标准,它无关乎生计或业务。如果是为了生计或业务学习外语,一路上必然会饱受压力,但他们反而是在学习外语的过程中忘记了压力,甚至还将充斥着母语的日常生活抛之脑后。在他们看来,只有“悠然自得”地学习外语才是“不用花钱的兴趣爱好”。

在门户网站开设的希腊语、拉丁语、梵语社区——“La Biblioteca de Babel”(巴别图书馆)成员人数超过了3.3万名,学习泰语的“泰语斩”社区成员人数超过了2.9万人,Daum和Naver上的世界语社区数量共计达50多个。想要学习某一语言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共享信息、寻找同伴。《拉丁语课程》的作者、神父韩东一(音)在西江大学讲授的拉丁语课程最后竟吸引了200多人。

“以零语言障碍的沟通世界为梦想。”这句话是人工智能翻译器Naver Papago提出的标语。语言正在找回自己本来的功能:它不应是一架通往成功的阶梯,而当是一种互相理解的工具。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正如韩国电影《雪国列车》中描绘的场景一样,各民族虽然使用着不同的语言,但却能够自然沟通。到时候,大家无需非要说一口流利的外语,也没有必要辛苦学习,难道不着实令人感到开心吗?这就是大家梦想已久的世界。

姜娜姸(音)特约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pecialsection/esc_section/83920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