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0.10 09:30 修改 : 2016.10.10 11:23

“巴黎贝甜的首字母难道不是B吗?”,不会英语的妈妈的痛苦

因为不懂英语在孩子面前很惭愧
过了花甲学英语的主妇们
脱北者们也听不懂夹杂了英语的对话

图为10月9日下午,在首尔钟路区瑞麟洞的清溪广场上,市民们正在观看2016“韩文日”美丽明信片征集活动中的获奖作品和优秀作品,展览作品是以韩文为主题用心装点的明信片。韩民族日报社和首尔市共同举办的此次征集展共收到了4240件作品,其中获奖作品34件。
“多么美好的夜晚~”(It‘s a beautiful night)

本月7日下午,首尔麻浦区大兴洞的梁源主妇学校别馆教室内,25名家庭主妇跟着老师齐声学唱起了美国流行歌手布鲁诺•马尔斯的歌曲《Marry you》。主妇学校是给错过学习机会的女性提供可以取得学历的教育机构。

成淑熙(音,70岁)于3年前开始了主妇学校的初中课程,是一位从英文字母开始学习的大龄学生。作为一名“英语文盲”生活至今的成女士在生活中屡屡遭遇困难。成女士在不久前因为冰箱出现故障给维修售后服务(AS)中心打了电话。职员让她“告知产品名称”,成女士开始慌了。因为不知道产品名称在哪里,而且也不会读冰箱上的英文。职员又说“那么请告诉我字母”。于是成女士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了出来“写着D……A……E,W,OO”。成女士说,“那个时候才知道我们家的冰箱是大宇生产的。和孩子或孙子们在一起闲谈时,一旦夹杂了外语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因为有了好像被排斥的感觉所以进入了主妇学校。至少在这里学习了字母。”

就读于同一主妇学校的元英海(音,61岁)不久前接到女儿“去巴黎贝甜买点面包”的请求。元女士认为“既然是巴黎贝甜,首字母应该是B吧”,但小区里没有任何一家店的店名是以B开头的。元女士最终是在看到巴黎埃菲尔铁塔形状的广告牌后才猜到是巴黎贝甜卖场。“巴黎贝甜的广告牌上首字母是P,太伤自尊了所以也没问女儿巴黎贝甜怎么拼写”。

脱北者的情况也差不多。2004年从咸镜北道脱北的李某(68岁)最近和朋友约好在“se7en超市”门口见面,但到了约定场所附近因为找不到招牌迷路了近20分钟。最终,李某向行人问“se7en超市在哪里”。行人带着诧异的表情回答“现在你站的地方就是se7en超市门口啊”。李某说“日常对话中的英语也非常多,所以经常要想一会儿对方说了什么,自己推测后再回答”,他叹了一口气“虽然同样来自朝鲜,但年轻人很快就能学会,可年纪大的人学起英语太困难了”。

10月9日是“韩文日”第570周年纪念日,但由于商标和招牌上泛滥的外语标记字样,正在经历不为人知困难的人们依然不少。现行的《户外广告物等相关管理法实行令》中有“广告中的文字原则上要按照韩文拼写法、韩国语的罗马字标记法及外来语标记法来标记韩文。使用外国文字标记时,若无特殊情况必须同时以韩文并行标记”的规定。但根据韩文文化联队调查的“招牌及商号使用外语和外来语的现状”报告显示,首尔地区1.2151万个招牌中,韩文招牌占42%(5094个),使用外国文字的招牌占23%(2828个),同时使用韩文和英文的招牌占35%(4209个)。韩文文化连带李建范代表表示:“对于没有机会学习英语的老人们,饼干包装袋上都是英文,他们连零食都无法给孙子们买。过度使用英语可能会招致英语好的年轻人和不会英语的老年人之间产生代沟。”

朴秀珍 记者, 高韩松(音) 记者

韩語原文: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6477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