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尹锡悦“贼喊捉贼”……“请愿弹劾总统”的民愤被点燃

国民的热切渴望使朴槿惠被弹劾

弹劾案经国会表决后,需再由宪法法院裁决
尹锡悦就《蔡上等兵特检法》持“贼喊捉贼”的态度
针对尹锡悦的民愤越来越大

7月4日,在仁川南东体育馆,韩国总统尹锡悦出席韩国自由总联盟成立70周年纪念仪式。(图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国会国民请愿网站上出现的题为“关于立即发起尹锡悦弹劾议案的请愿”,截至7月3日,已获得超过100万人同意。请愿网站甚至弹出了“同意请愿需耐心等待。由于服务器容量不足,必须等待一段时间。国会议长已指示修理服务器,但需要一段时间”的提示语。

据悉,多亏了这次请愿,才让很多国民首次了解到“国会国民同意请愿制度”的存在。该请愿于6月20日发起,将于7月20日结束。最终会有多少人同意此项请愿令人好奇。7月20日后,经过请愿小组委员会审议等程序后,韩国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将决定是否将其提交至国会全体会议。

弹劾的基本条件是“公职人员在职务上违宪或违法”

弹劾总统并非仅通过国民请愿就能实现。“弹劾总统”是由国民代表组成的国会所固有的权力。发起弹劾总统的议案需获得在籍国会议员的过半数票,弹劾总统的决议也必须得到三分之二以上议员的支持。针对总统以外的弹劾案,应由在籍议员三分之一以上提出,在籍议员过半数同意才能通过。目前,韩国国会中各政党的议席数为,共同民主党170席、国民力量党108席、祖国革新党12席、改革新党3席、进步党3席、基本收入党1席、社会民主党1席、新未来党1席、无党派人士1席(国会议长)。若国民力量党团结起来反对,弹劾尹锡悦将无法实现。

韩国民众对弹劾总统很熟悉。因为经历过弹劾卢武铉总统和弹劾朴槿惠总统事件。但“弹劾”原本是一个非常复杂且难以实施的制度。弹劾是国会弹劾和罢免有固定身份官员的程序,例如政府高级官员或法官,这些官员很难根据普通司法或纪律程序被起诉或惩罚。弹劾的理由也仅限于“公职人员在履行职务时违反了宪法或法律”(宪法第65条第1款), 宪法中规定属于弹劾对象的公职人员包括:总统、国务总理、国务委员、行政各部部长、宪法法院法官、大法官、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委员、审计长、审计委员和其他法律规定的公务员。“其他法律规定的公务员”包括:检察官(检察厅法)、警察厅厅长(警察厅法)、广播通信委员长(广播通信委员法)、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处长、副处长、检察官(公调处法)等。发起弹劾是国会的权力,但弹劾的最终裁决权力属于宪法法院。在过去的宪法中,弹劾法院(1948年)、弹劾审判委员会(1963年)和宪法委员会(1972年)拥有弹劾裁决权力。

在韩国政府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弹劾是一项名存实亡的制度。因为在总统实际控制国会的独裁时代,国会不敢提出弹劾。1985年第12届议会选举后,韩国国会首次发起并审议了弹劾案。由于新韩民主党的崛起,在野党获得了276个国会席位中的128个(46%)。1985年9月,韩国最高法院院长俞泰兴对对政治犯作出无罪判决的法官贬职等,引发了“法院人事风波”。韩国律师协会发表声明,要求最高法院院长辞职。10月18日,102名新韩民主党议员提出了弹劾最高法院院长俞泰兴的议案。10月21日,韩国国会全体会议对此进行了不记名投票。总票数247票,赞成95票,反对146票,弃权5票,无效1票。

朴槿惠弹劾案赞成票高出法定最低票数34票

自那以后,也有几次弹劾案被提出,但由于各种原因都被驳回。韩国国会全体会议通过或驳回弹劾案的情况并不多。1994年12月,金泳三政府时期,对时任检察总长金道彦的弹劾案在国会全体会议上被驳回。1999年4月,金大中政府时期,对时任检察总长金泰政的弹劾案被驳回。

2004年3月12日,韩国国会全体会议通过了对卢武铉总统弹劾案。令人惊讶的是,韩国国会有史以来第一次通过的弹劾案的对象是现任总统。当时,共有271名在籍议员,投票总票数为195票,赞成票为193票,反对票为2票。通过弹劾案的法定最低票数为181票。2016年12月9日,国会通过了朴槿惠总统弹劾案。当时的总投票数为299票,赞成234票,反对56票,弃权2票,无效7票。在籍议员有300人,通过弹劾案的法定最低票数为200票。

进入2020年代,国会弹劾案如潮水般涌来。2020年7月,针对时任法务部长官秋美爱的弹劾案在全体会议上被驳回。2021年2月,针对林成根法官的弹劾案在国会上被通过后,在宪法法院被驳回。2023年2月,针对行政安全部长官李祥敏的弹劾案在国会上被表决通过,在宪法法院被驳回。2023年9月,针对检察官安东完的弹劾案在国会上被表决通过后,在宪法法院被驳回。2023年11月,针对检察官孙俊成和李正燮的弹劾案在国会上被通过,宪法法院的裁决程序正在进行中。共同民主党议员还提出了针对检察官金英哲、朴相龙、严熙俊的弹劾案,并于2日将其提交给了司法委员会。经司法委员会调查后,国会全体会议将对此进行表决。

目前来看,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是迄今为止唯一因国会通过弹劾议案和宪法法院裁定,而被弹劾公职人员。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针对尹锡悦的弹劾会出现何种走向?正如笔者之前所言,因法定最低票数,弹劾总统的议案很难在国会获得通过。对此,在野党也保持着谨慎的态度。对于尹锡悦来说,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2日,祖国革新党前党首曹国在“和平广播电台金俊日的新闻共识”节目中表示,“启动弹劾列车的燃料还有点不足。需拿出更多具体依据来证明总统夫妇的违法行为”。

韩国共同民主党代理党首职务的党鞭朴赞大在4日的政策协调会议上表示,“要认真对待像野火一样蔓延的公众愤怒情绪”,“是否接受《蔡上等兵特检法》,将成为衡量尹锡悦政府政策基调变化的标准”。可能只停留在警告层面。

大家认为弹劾尹锡悦真的会成为现实吗?不,换个问题,大家认为宪法法院驳回卢武铉总统弹劾案,接受朴槿惠总统弹劾案的理由是什么?律师会解释,因为两人“违反宪法或法律”的程度不同。

但笔者并不这么认为。笔者认为,针对最高级别政治家和民选公职人员总统的弹劾,更多地取决于民意的倾向,而非总统的违宪程度。2004年3月,作为在野党的大国家党和新千年民主党不顾多数国民的反对,推动了对卢武铉总统的弹劾。大国家党和新千年民主党在2004年第17届议会选举中因弹劾风波而惨败,宪法法院于5月14日对此作出了驳回决定。

图为3月10日上午,宪法法院代院长李贞美正在于首尔钟路区斋洞宪法法院大审判庭内宣读朴槿惠总统弹劾审判判决书。(图片来源:共同取材组)

相反,因国民对国政垄断事件感到愤怒,2016年至2017年针对朴槿惠总统的弹劾案,得到了多数国民的支持。12月9日,国会全体会议上234票赞成弹劾,占300个席位的78%。与当时民意调查支持弹劾的比例几乎相同。2017年3月10日宪法法院作出裁决,全体8名法官意见一致,最终朴槿惠总统被弹劾。

弹劾总统最终也取决于民意。尹锡悦应从这段历史中吸取教训。不过,从尹锡悦和总统府人士最近的言论和态度来看,似乎并没有这样做的打算。7月1日,总统室秘书室长郑镇硕出席国会指导委员会时就海军陆战队上等兵蔡某殉职事件调查被施加压力的事件表示,“国防部正当指示保留案件的移交,而调查团团长朴正勋违反命令就是事件的实质和本质”。这一解释与国民常识相去甚远。尹锡悦2日在内阁会议上表示,“若冲突和对抗的政治重演,我们将无法克服摆在面前的挑战。也将无法走向未来”。尹锡悦的逻辑是,他对国家的失败没有任何责任。4日,国会全体会议表决通过《蔡上等兵特检法》后,总统室某高级官员表示,“现在出现了既违宪又反宪的“特检法”。这种践踏宪法的行为是韩国宪政史上的耻辱”。这是贼喊捉贼态度,尹锡悦和总统办公室幕僚正在加剧公众的愤怒,必将引发民愤。

所谓的保守派报社评论员也察觉到了不祥趋势,开始挺身而出。4日,《朝鲜日报》总编辑杨相勋在该报发表了题为“类似于2016年弹劾案时的不祥政治景观”的专栏文章。今天与2016年相似的是,议会选举失败导致国会“朝小野大”、总统支持率低、国政“秘线”争议、执政党出现分裂迹象。是这样吗?

行文至此要结尾了。2016年底,朴槿惠总统被弹劾后,《教授新闻》将“君舟民水”选为年度成语。意思是“百姓是水,君王是船,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笔者认为这是尹锡悦现在应该牢记的话。大家觉得呢?

成汉镛 政治部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1147990.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