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保守党派也认为“尹锡悦维持总统职位的代价”太高

5月24日,在首尔龙山总统府,韩国总统尹锡悦邀请跑口记者团共进晚餐并座谈。图为尹锡悦在活动上亲手烹饪煎蛋卷。(图片来源:总统室)

金英嬉 总编

金英嬉 总编

24日,在首尔龙山总统府,总统尹锡悦邀请跑口记者团共进晚餐并座谈。戴着围裙的尹锡悦总统显得很幸福。200多名记者分别围坐在20张餐桌前,说的话大部分话都是“让我们常见面吧”“吃了点儿什么?”

美国白宫为记者团举行的晚宴活动每年都以美国总统的诙谐演讲和受邀嘉宾的尖锐发言而成为话题,若在韩国也能形成类似的传统,倒也不是坏事。但韩国政府举办的此次活动,在内容和时机上都很糟糕。在几天后国会将重新表决被尹锡悦否决的《上等兵蔡某特检法》以及第二天市民社会和在野党将举行大规模集会的背景下,此次举行的记者晚宴及座谈是一个相关问题也没问的泡菜汤晚宴。晚宴上突然提到扩大记者研修一事也很荒唐,最近接连有报道称韩国新闻自由指数下跌,但这对总统来说好像是另一个国家的故事。

今年4月国会议员选举后,尹锡悦的行为达到了常人无法理解、且有失廉耻的地步。检察机关高层人事调整后没过几天,金建希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恢复了公开活动。对此,别说是公正和常识,甚至有声音称“尹锡悦的国政方向就是维持自己的总统职位以及夫妻二人的生存”。这也是对在政界没有“债务”的尹锡悦曾寄予厚望的保守派的痛惜。

尹锡悦任命在朴槿惠政权时期主要负责与崔顺实联络的前青瓦台第一附属秘书官郑浩成(音)担任市民社会第三秘书官,这一任命荒唐到就连保守媒体的评论员对此事使用了“仙女座”(看似很近实则很远)这一表述,意在表达与国民认识相去甚远。在当时检察机关没收的郑浩成手机中有236个录音文件,总时长为35小时40分钟。崔顺实干政的事实也因此被生动地揭露出来。对崔顺实干政一事连一句都不敢说的郑浩成,即使聪明,又有什么用呢?尹锡悦高度评价的能力是这种“忠诚度”吗?妨碍国情院跟帖嫌疑事件调查的相关人士、与尹锡悦有过孽缘的前法务部次官金周贤被任命为民政首席也同样荒唐。而且任命这些人士对强化保守层的支持并没有什么帮助。从任命朴映宣为总理、杨正哲为秘书室长的传闻,再到尹锡悦与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会谈前咸成得和任赫伯教授私下协商中传出的话来看,尹锡悦的想法与传统保守派相去甚远。

为使总统行使否决权合理化而让政府机关的信赖度遭到破坏,又是怎么回事呢?在尹锡悦对《上等兵蔡某特检法》行使否决权的当天,法务部在报道资料中所披露的内容,随后就被媒体揭露出这些内容是诡辩和虚假事实。起草内容的主体为法务室法务审议官。让检察官后辈制作这些资料的,正是如此热爱检察机关的总统,这真是讽刺。

现政府在作决策和执行上存在严重乱象。海外直购禁令被推翻后,各部门一直搁置相关政策发表,只知道看尹锡悦眼色。李在明在21届国会最后阶段提议就年金改革进行协商,这虽具有政治攻势的性质,但尹锡悦政府却也以此为由,抛弃了这个可以开启改革第一步的机会,这让人难以置信。在目前暂时没有选举的情况下推进改革本就困难,“在第22届国会上包括结构性改革进行一揽子协商”这种话,又会有多少人相信其真实性呢?保守派评论员、媒体人郑奎载强烈批评称,执政党抛弃年金基准改革机会是为阻止国会通过《上等兵蔡某特检法》,他还在脸书上发文称,尹锡悦维持自己职位的代价实在太高了。

在国会对《上等兵蔡某特检法》重新进行表决前,有关“尹锡悦曾大怒”的报道接连不断,但一些执政党议员纷纷辩护称“总统生气有什么问题”。但这只说对了一半。目前的争议是,尹锡悦大怒是否间接导致了违法指示或外部压力。不了解情况就发怒的上司会造成分歧,破坏组织,这是千古真理。希望国民力量党议员们看一下前几天韩民族TV公开的纪录片《上等兵蔡某殉职事件的真正共犯》。新公开的录音文件等内容中,包含了师长林成根的愤怒如何间接改变现场指挥的情况。希望大家也能听一下 因没能守护部下而感到内疚并会对此负责的炮7大队长事发当天的录音文件。查明冤死的真相,倾听真正军人的故事,还需要分党派吗?

国会议员选举体现出的民意是,执政党要成为能够向总统室谏言的政党。28日国民力量议员的投票将让人们看到保守党派的未来。若执政党团结一致投否决票,反而会提高在第22届国会上通过《上等兵蔡某特检法》《金建希特检法》的动力。上等兵蔡某殉职案本是经时任国防部长官李钟燮批准后,大校朴正勋将案件移交给警方调查,并确认是否有相关嫌疑就可以的事。小错不改,终成大错,不要再错上加错了。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114221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