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韩国边境地区居民对炮击训练感到紧张“担心局部战争” “无法做生意”

恢复炮击训练,边境居民叫苦不迭

“透过双层玻璃窗也听到爆炸声……很不安”
“在这里无法靠做生意为生”
“部分地区禁止民间人出入……我们不得不停止耕作”

6月26日,西北岛屿海军陆战队K-9自行火炮正在发射。(图片来源:海军陆战队司令部)

“昨天开始进行炮击训练后,公寓住户的聊天群完全炸锅了。大家都说很不安……”

3日上午11点,住在京畿道涟川郡涟川邑某公寓的徐熙贞(音,56岁)一见到记者就拿出了手机。手机里满是居民们焦虑不安的最新情况。一天前,从上午8时起在涟川郡中面赤巨里射击场,韩军使用K-9自行火箭炮等武器进行了约两个小时的实弹射击演练。从训练开始后不久的上午8时11分起,居民聊天群里就充斥着各种信息,“那是巨大的爆炸声吗?会是大炮吗?”“我被巨大的响声吓了一跳”,“我儿子说是雷雨”。 徐熙贞表示,“透过双层玻璃窗也能听到爆炸声”,“去年刚搬来涟川的邻居们更加惊慌失措”。

陆军2日上午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军队在非军事区5公里内的射击场恢复了炮击训练。训练中投入6门K-9自行火炮和6门轮式自行火炮,共发射了140发炮弹”。韩朝《9·19军事协议》签署后,禁止在非军事区5公里范围内进行炮击训练和团级以上的室外机动训练。然而,上月4日,尹锡悦政府针对朝鲜的垃圾气球中止了协议的全部条款。同时恢复了炮击训练。

2014年在涟川郡,朝鲜向对朝传单进行射击,对此韩军进行了还击。当时,朝军发射的部分子弹还飞向涟川郡中面。接受记者采访的涟川郡居民们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反应非常敏感。在涟川郡涟川邑长大的吴明春(音,61岁)表示,“我小的时候军队就经常进行炮击训练。10年前,朝鲜开枪时真的很害怕”,“再次听到炮击声,很担心会不会发生局部战争”。居住在涟川郡郡南面的权美英(音,58岁)表示,“归农11年左右了,现在很苦恼是否真的要离开涟川郡”,“被炮声吓到的小猫瑟瑟发抖。看到这样的情景,我本来还好好活着,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在院子里大哭了一场”。

6月26日,西北岛屿海军陆战队K-9自行火炮正在发射。(图片来源:海军陆战队司令部)

当天下午4点,涟川郡议会大会议室召开“禁止向朝鲜散发传单和为了边境地区居民安全的紧急恳谈会”。全谷商圈联合会会长吴镇锡(音)表示,“有时在军事紧张情况下,我们会经历和新冠疫情时相似的情况。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很多商人早早就关店下班回家了”,“如果边境地区继续发生这样的事件和事故,在该地区几乎不可能通过做生意谋生”。涟川郡农民协会主席李锡熙(音)表示,“在涟川地区对朝散发传单后,农民将很难进入限制民间人进出地区(限民区)耕作”,“事实上,由于此次对朝传单和垃圾气球,部分限民区禁止民众在限民线以北地区耕作。这样下去,不得不停止耕作。尽管有这些呼吁,军事演习仍在继续。9日在涟川将进行投入装甲车和其他履带式车辆的战术演习。

李承旭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area/capital/114757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