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09 11:03 修改 : 2019.11.05 14:34

京畿道与韩民族日报共同策划《韩朝非军事区现场报告》(3)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

坡州至高城248千米,相当于韩国国土面积的1.6%
未被人类活动影响的“生命与生态空间”
担心开发热潮导致生态遭到破坏
首先把民控线以内国有土地指定为湿地保护地区

 

冬季候鸟大雁正在飞过京畿道金浦汉江河口的铁丝网。
横穿韩半岛中部的非军事区(DMZ)虽然是一片写满战争和分裂的悲剧之地,但对于自然来说,这里却是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福地。在分裂后韩朝之间修建铁丝网对立的66年里,在人类活动无法到达的非军事区,大自然把世界上警戒最森严的“重武装区”变成了和平与生命的乐园。

从京畿坡州到江原道高城长约248千米的非军事区生态区域分为由丘陵、河流、农耕地、湿地构成的广阔西部地区(坡州、涟川),以山脉为主的东部地区(华川、杨口、麟蹄、高城)和中间作为生态通道的中部地区(铁原)。同时拥有山脉、湿地、河流、平原等多样化生态环境的非军事区虽然面积只有韩国国土面积的1.6%,却是包括91种(41%)濒危野生动物在内4873种(20%)动植物的乐园。

其中临津江、沙川、沙尾川、汉滩江、驿谷川、铁原平原等拥有丰富湿地与耕地资源的中西部地区,更是世界性保护动物种丹顶鹤与白枕鹤最稳定的栖息地,备受国际社会瞩目。在东部山脉地区的非军事区一带,生活着半月黑熊、山羊、麝香鹿、狸猫、水獭、貂、飞鼠等多种濒危野生动物。

非军事区卓越的生态环境是分裂给这里带来的“意外的礼物”。但随着韩朝和解气氛日益浓厚,民间人出入控制线(民控线)不断后退,加上各地陆续制定出修建道路等开发计划,人们开始为这里的生态环境感到担心,同时附近居民的生活也逐渐受到威胁。

在京畿道坡州郡内面亭子里民控线地区农耕地发现的一级濒危动物——水原青蛙。照片由坡州环境运动联盟提供
■西部DMZ生态区域的核心“湿地与河流”

临津江和水田是西部非军事区一带生态系统的核心。河口敞开的临津江、汉江河口受潮涨潮落影响,形成了山南湿地、恭陵川河口湿地、城洞里湿地、长湍湿地、文山湿地、临津阁湿地、草坪岛湿地等多种湿地景观,与背后的水田、水洼、自然河流一起构成了野生生物的栖息地。坡州环境运动联盟从2012年开始每周一次在白天对这里进行调查,发现临津江河口流域共有47种鸟类、昆虫类、鱼类、哺乳类、两栖爬行类濒危物种。

从临津江河口,经过沙尾川,到铁原驿谷川一带的非军事区原本是大片的农田,后来变成了广阔的湿地。自然湿地连着大片水田,与保存着自然河流原始样貌的临津江连成一片。临津江和民控线周围的水田是丹顶鹤、白枕鹤、黑脸琵鹭、白尾海雕、董鸡、鸿雁等濒危鸟类觅食、产卵和栖息的重要湿地。濒危的水原青蛙、金蛙和狸猫、蟒蛇、狭口蛙、田鳖、龙虱等动物也栖息于此。

但是,政府以大米产量过剩为由决定减少水田,并在自然生态地图(根据生态价值对自然环境进行评级制作的生态地图)上把水田列为三级地区,导致铁原和坡州一带的大量农田受到了很大的开发压力。

因此,环境运动联盟与坡州、涟川、铁原地区的农民和环境组织一起,于9月份向政府提交了“建议首先把民控线以内的国有和公有农耕地指定为湿地保护区”的“民控线以内水田湿地保护方案”。方案中把坡州临津江马井里、沙鹜里 、巨谷里等河边的农耕地,坡州长湍半岛的农耕地与芦苇湿地,涟川临津江郡南泄洪地上游的河川占地,铁原平原的地雷埋设地区等地方列为保护对象,并提议政府制定预算购买不在地主的土地,扩大对农民土地的政策支持,废除田作物转变支持制度,扩大生物多样性管理协议的预算和对象,禁止将农用道路变成水泥路等,做出了一系列政策建议。

韩国环境部2006年将金浦、高阳、坡州的汉江河口指定为湿地保护区进行管理,但却没有把临津江河口列入保护地区。

在江原道铁原郡汉滩江畔的世界最大规模丹顶鹤冬季栖息地,丹顶鹤正在过冬。
■全球一半丹顶鹤越冬的涟川、铁原

9月30日下午,在京畿道涟川郡中面三串里临津江流域,号称“冬天信使”的数十只大雁在成群飞翔。村子前方85万平方米洪水池在五六年前还是水田,郡南大坝竣工后,由于韩国水资源公社禁止在此地务农,这里长满了刺果瓜和三裂叶豚草等有害植物。

9月17日,在秋收时间早于坡州和涟川的铁原一带,32只白枕鹤飞到了位于东松邑江山里的平原上。现在还有1.7万只雁类栖息在铁原。

白枕鹤一般在10月末至次年3月栖息在韩半岛,它们中的大部分都会在铁原和涟川非军事区一带过冬。去年2月涟川共观察到374只丹顶鹤、387只白枕鹤以及2只西伯利亚白鹤。在今年1月的调查中,铁原共观测到5492只丹顶鹤和白枕鹤。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推测今年野生丹顶鹤个体数量共计1830只。这意味着,其中一半以上都会来到韩国非军事区过冬。

铁原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丹顶鹤过冬栖息地,是因为这里有超过1万公顷的水田,而且一半以上都位于民控线以内,拥有适合丹顶鹤气息的良好环境。此外,铁原还拥有很多独特的水塘式泉水生态,并有着汉滩江、驿谷川、大桥川、土桥储水池等可以为丹顶鹤提供安全觅食场所及栖息场所的环境资源。

但是,最近解除民控线和滥开发的行为对这里的丹顶鹤栖息地造成了极大威胁,引起了当地居民的强烈担忧。号称“候鸟村”的东松邑阳地里在2012年解除民控线后建成了大量养殖棚,导致丹顶鹤无法继续在此栖息。铁原郡在2016年到去年的三年里一共建成了78个企业型养殖棚,占地规模共计18万平方米。

此外,一些部队撤离的地方还被建造了大量太阳能发电设施,被当地居民指责为“不考虑地区特点的滥开发行为”。铁原最近批准建造的太阳能发电设施多达400处。

“丹顶鹤与农民”组织的代表崔钟秀(音)表示,“解除民控线并开始大规模建造养殖场和太阳能设施后,不仅是丹顶鹤,连以往常见的狸猫、狭口蛙、癞蛤蟆等动物都在过去三年里几乎消失殆尽了。民控线解除后,相关的开发工作将会很难控制,因此政府必须提前设计好可以供农民和丹顶鹤一同生活的地方”。

涟川地区的临津江上游浅滩和非军事区一带也有很多湿地和觅食地,是得天独厚的丹顶鹤栖息地。将军浅滩位于临津江河道中间,宛如一个小岛,可以躲避天敌,是丹顶鹤栖息的最佳地点。位于将军浅滩上游500多米地区的冰崖浅滩只有20-30厘米深的浅水,冬天也不会结冰,非常适合丹顶鹤捕食小鱼和蜗螺。

然而,由于水资源公社建成用于调节洪水的郡南大坝在冬季强行泄水,导致将军浅滩被淹没,丹顶鹤的栖息环境大幅恶化。更糟糕的是,三串里的民控线盘查哨将在今年年内往横山里方向撤退3公里,给保护丹顶鹤栖息地的工作亮起了红灯。李锡宇(音)共同代表说,“如果在没有制定保护对策的情况下草率迁移哨所,会导致丹顶鹤栖息的将军浅滩和冰崖浅滩受到车辆和人群的威胁”,表示担忧。

涟川郡相关人士说,“为了方便游客,虽然打算迁移哨所,但我们考虑打算继续保留原来的三串里哨所,控制夜间人员的进出”。

去年10月秋收活动结束后,在京畿道坡州市民控线以内的水田里,一对白枕鹤正在觅食。
■因为冷战受到保护的生态,而又因为和解将遭到破坏

非军事区一带生态环境随着近年来韩朝和解气氛日渐浓厚,受到了“发展生态•和平•旅游产业”、“开发DMZ生态文化旅游带”、“韩朝铁路公路连通与现代化工程”等各种开发计划的威胁。韩国行政安全部准备在2030年前投入13.2万亿韩元,对边境地区进行综合开发。

部分地区的濒危动物栖息地已经因为旅游资源开发、道路建设和修建塑料大棚、养殖棚等人类活动而遭到破坏,当地居民的生活也因此受到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制定的各种开发计划可能会导致这里的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韩国环境政策评估研究院(KEI)自然环境研究室长金忠基9月19日参加京畿道主办的DMZ论坛时表示,“生态环境一旦遭到破坏,需要数十年乃至数百年才能恢复。即便是打着生命与和平的名义,也不能以任何形式进行可能破坏原始自然生态的开发活动”。

国土交通部推动建造的文山至都罗山高速公路,由于在设计上需要穿越长湍半岛和白莲里等村庄平原,受到了居民强烈的反对。长湍半岛被视为文在寅政府落实百大国政课题中“建设统一经济特区”和选举承诺中“建设第二开城工业园区”等政策的有力候选地点。环境组织表示,长湍半岛是文山地区预防洪水的储水池,是供应给学校食堂的环保大米的产地,同时也是濒危动植物的栖息地,反对政府对这里进行开发。坡州环境运动联盟的共同主席卢玄基(音)说,“若想切实保护好DMZ生态,就应该把民控线以内区域一同纳入保护范围,而不应只是保护狭窄的4公里DMZ地区。现在在民控线区域最需要做的事情不是开发,而是生态调查和文化遗产地标调查”。

文•图 朴经万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area/capital/91210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