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08 14:15

7日韩国与日本的大学生在首尔新村现代百货前举行记者会,他们发起了旨在“不是反日和反韩,而是联合起来反安倍“,将“反安倍”的标语上传到自己的SNS上并指定下一人的“和平挑战(Peace Challenge)”活动。图中他们发起“和平挑战”活动后正在喊着谴责安倍的口号。(图片来源:金正晓 记者)
“要和平,安倍下台!”(PEACE, NO 安倍!)

7日上午11时,首尔西大门区现代百货店Uplex新村店前,十几名市民手中各举一个标语牌汇集到一起。这些手举标语牌的人们是韩国和日本的大学生,他们发起了一场“和平挑战”运动。民众党人权委员会主席孙松说:“日本市民们也在谴责安倍政权。安倍政府封杀少女像展出,抗议活动已蔓延到国际社会。人们谴责的不是韩日市民的争斗和对峙,而是煽动战争将东北亚推向战场的安倍。‘和平挑战’是亲手写出‘和平挑战(Peace Challenge)’并把它发到了SNS上, 显示了一种为亚洲谋求和平意志的运动。”

今年2月为学习韩国文化而来韩留学的日本人akari说:“日本政府目前似乎很想掩盖历史上的加害事实,把那些当做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谴责对战争罪行不作反省的安倍政权。在日本媒体的报道中,抵制运动是一种基于厌恶的反日,我们就是要通过这场挑战运动击碎那种(把韩国的抵制运动)视为厌恶日本或反对日本的认识。”

由于日本政府采取经济报复措施,韩日间已经进入经济战局面,然而警惕“反日本”、 提倡“反安倍”的呼声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事件初期稍嫌过分的“克日” 情绪逐渐降温,经历了自我净化的市民们开始阻止官方主导的“反日营销”。6日,在市民的抗议下,首尔中区政府撤下了刚刚挂出半天的“NO日本”旗帜,这一事例充分展示了市民的成熟性。韩国市民们甚至把日本市民视为大联合对象,提出把相关活动扩大为一场亚洲和平运动。

记者在当天的“和平挑战” 活动现场采访了“和平蝴蝶”活动家李泰熙(音),他说:“去年冬天我去越南作了一次和平旅行,目睹了越战当时(韩国等军队的)屠杀百姓的现场。日军性奴隶制的受害人和幸存的越南受害人喊着同样的口号,那就是不要再让这样的战争重演。但是,安倍践踏了受害人的呼声,在幸存受害人的心上恣意乱砍。”

国外艺术家和女权运动家们亲自扮演成少女像进行表演,以抗议日本“爱知艺术展” 主办方停止“表现不自由展及后续”展出之举,他们的行为也可以得到同样的解释。推特里出现了这样的反应:“这才是真正的大联合” (@groun****),“只要站在正当立场,就能够像这样吸引第三者的自发参与” (@Sylph****)。

“参与大联合” 和平裁军中心李英儿(音)干事说:“(这件事)反映了市民们对政府和地方自治团体把抵制日货运动引向煽动反日情绪的反感以及市民们认为应当对安倍政权和日本市民区别对待的成熟认识。同利用爱国主义和反日感情引导极端性言行的政客们相比,市民对目前时局的认识更为冷静。”全北大学社会学教授薛东勋指出:“市民们的抵抗运动并不是要搞垮日本企业,而是要求安倍政权收回经济报复措施。”

李侑珍 金民济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0490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