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6月18日,美国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表示,若朝鲜善意行动,则将暂停原定于8月举行的韩美联合军演。(图片来源: 华盛顿/韩联社)
韩美军方当局6月19日正式宣布,决定暂停原定于8月进行的“乙支自由卫士”联合军演。此举相当于是针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朝美首脑会谈后透露的对朝承诺的后续措施,同时也期待或将起到推动朝鲜无核化和构建半岛和平机制的作用。

韩国国防部通过当天发送给记者团的短信通知表示,“经过韩美之间的紧密合作,双方决定推迟原定于8月进行的防御性质的乙支自由卫士军演的所有计划活动”。韩国国防部还补充称,“韩美将就进一步的措施继续进行协商”,“尚未作出后续其他演习的相关决定”。美国国防部也在当天以达纳•怀特发言人的名义发表了包含相同内容的声明。

韩国国防部公布称,之前也曾有过中断韩美联合军事演习(或训练)的例子,分别为1990年和1992年共计两次。1990年,因为举行韩朝高级别会谈和美军参加海湾战争,韩美双方跳过了“乙支自由卫士”演习的前身——“乙支焦点透镜”演习;1992年,朝鲜接受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核视察,之后韩美便中断了“协作精神”演习。此次是韩美第三次中断军事演习,距离1992年已有26年之久。

在此期间,韩美不顾朝鲜的“北侵演习”反抗,打出“以防御为目的的年度例行训练”旗号,持续进行联合军演。然而以6•12朝美首脑会谈为契机,半岛和平与对话趋势得以快速发展,军事演习也随之沉入水底。针对中断乙支自由卫士演习的理由,韩国国防部发言人崔贤洙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此举旨在延续朝美及韩朝对话营造的和平氛围”,“期待朝方也能为此采取相应措施”。

韩国国防部并未表明此次中断联合演习只是临时措施,还是会发展成为永久措施。有分析称,之前特朗普总统在宣布将中断韩美联合演习时,曾附加了“朝鲜秉持善意进行谈判”的条件,联想到这一点,此次中断联合演习或也留有了一定余地。言外之意,是否重启韩美联合演习将被用作推动朝鲜积极无核化的杠杆。

在至今为止的大规模韩美联合演习中,除了此次被推迟的乙支自由卫士演习外,还包括每年2-3月举行的“关键决断”演习和“鹞鹰”训练等 。乙支自由卫士和关键决断是基于“剧本”的指挥所演习,而鹞鹰训练却是投入实际兵力和装备的野外机动训练。这期间,朝鲜一直对上述三大联合演习及训练表现出极大的反感。因此,随着朝美无核化协商的顺利进行,如果关于中断联合演习的讨论范围被扩大,上述演习及训练极有可能成为目标。

此外,对于各兵种联合演习朝鲜也曾有过敏感反应,例如韩美联合空中机动训练——“超级雷霆”和“警戒王牌”等。其中,如果B-1B、B-52等战略轰炸机或F-22隐形战斗机等参与了上述训练,朝鲜几乎无一例外,每次都会发表讨论“核战演习”等的谴责声明。再者,当美军的航空母舰或核潜艇等参与海军的联合海上训练时,朝鲜也经常会做出激烈反应。因此,韩美双方在今后开展相关训练时很可能会采取所谓的“Low-key”(低强度)方式,克制投入刺激朝鲜的美军战略武器。韩国国防部当局人士表示,“从半岛战区层面上来说,除大规模演习和训练外,算上各兵种、各梯队进行的演习和训练,韩美联合演习数量将达到数百个”,“我们计划将这些全部列为讨论对象,并研究如何处理”。

特朗普总统表达了中断韩美联合军事演习之意后,两国开始出现关于“疏忽对朝军事应对态势”的担忧之声。对此,崔贤洙发言人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在韩美联合防卫上,两国将认真准备,以保证万无一失”。此外,韩国国防部当局人士也宣称,“虽然不便透露具体内容,但为防止出现训练空白,各军正在以联合参谋本部为中心进行准备”。

在此期间,作为韩美联合军事演习,自由卫士一直是与韩国政府层面的战备训练——“乙支演习”一同进行。关于是否会借此次中断自由卫士演习的机会中断乙支演习,韩国政府发表了“尚未决定”的立场。对于是否会中断乙支演习,韩国青瓦台高层相关人士当天表示,“不排除(相关可能)”。

朴炳洙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4978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