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6.12 14:25 修改 : 2018.06.12 14:26

首脑会谈于上午10时开始

东北亚冷战解体的历史性出发点

图为4月27日在板门店与文在寅总统一同发表《板门店宣言》后面带微笑的金正恩委员长,以及在6月9日出席“七国集团(G7)峰会”的特朗普总统。(图片来源:金庚镐 高级记者,路透社 韩联社)
“在山顶上见面要远好于在悬崖上见面。”

这是约翰•F•肯尼迪在成为美国总统前的1959年10月1日所说的话。在此之前,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尼基塔•赫鲁晓夫于1959年9月访问了美国,但在回国前却未能与时任美国总统的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举行首脑会谈。肯尼迪虽然不相信“苏联的话”,但却期待首脑会谈能够阻止冷战恶化为热战。因此肯尼迪于就任总统后第一年的1961年6月,在奥地利维也纳与赫鲁晓夫举行了首次美苏首脑会谈。首次会谈虽然未能当场取得成果,但却为20世纪60年代后期的缓和紧张局势以及频繁的美苏首脑会谈奠定了基础。

对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和美利坚合众国(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而言,在新加坡圣淘沙岛举行“世纪会谈”的6月12日早晨,肯尼迪“山顶好于悬崖”的建议会是一句值得反复回味的良言。两个“敌对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曾在2017年因为“火焰与愤怒”、“关岛周边包围射击”说法而将半岛推向战争危机的悬崖边,现在两人已在“远好于悬崖的”山顶上,隔着谈判桌相对而坐。今天是个好日子。

当天,两位首脑在翻译的陪同下,开始关于树立从战争迈向和平的历史里程碑的“一对一”谈判。无论其内在如何,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委员长举行会面本身就具有“承认朝鲜”的历史性意义,这将成为改变朝美关系本质的动力。

朝美之间的70年历史曾是一场捉迷藏,近似于“希望获得认可的一方”和“无意予以认可的一方”之间的战争。美国从一开始就不愿意承认朝鲜的存在。

图为在朝美首脑会谈前一天的6月11日下午看到的与新加坡圣淘沙岛相连的公路。为前往举行首脑会谈的卡佩拉酒店时需要途径该桥梁。 (图片来源:新加坡/韩联社)
美国曾想要以1948年三八线以南地区举行的国会议员选举为契机,敲定大韩民国政府为半岛唯一合法政府,以及在半岛全境享有管辖权的国际法实体。包含美国此类构想的联合国决议草案却因为联合国朝鲜(韩国)临时委员会的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反对而落空。联合国大会通过1948年12月12日第195号(Ⅲ)决议,将大韩民国政府限定为“在通过1948年5月10日选举形成的地区(三八线以南)内建立起的唯一合法政府”。

如果当时按照美国的意愿全面否认了朝鲜的存在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呢?承认朝鲜为停战线以北合法政府的中国和苏联或将难以与韩国建交,韩朝同时、独立加入联合国以及朝日建交也将因此无望。联合国大会第195号决议曾是韩朝加入联合国以及朝日交涉的国际法依据。

否认存在是招来“更坏事情”的恶魔咒语,“承认他人”是协商、和解、共存、和平的前提,是否“承认他人”将把历史引向完全不同的一条路。

美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不承认朝鲜是一个国家。因此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全球开始向脱冷战的新时代飞奔时,唯独在东北亚被称为所谓“朝鲜核问题”的朝美敌对关系的恶性质变十分突出。

苏联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1990年9月2-4日为通报与韩国建交方针访朝时,朝鲜外交部长(现任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金永南发表了以下讲话:“如果苏联与南朝鲜建立‘外交关系’,朝苏同盟条约将自动变为形同虚设。如此一来,我们将不得不制定相关对策,自行准备至今基于同盟关系的部分武器。”(朝鲜内阁机关报《民主朝鲜》1990年9月19日)这相当于是一种在苏联的核保护伞消失后,不得不为确保自身核抑制力进行打算的通报和呐喊。在对“确保核抑制力”的说法感到惊恐前,首先应当观察到的是东北亚区域内的秩序剧变。当时朝鲜为不被孤立而挣扎,与日本就“建立邦交关系协商”达成了协议(《朝鲜劳动党、日本自由民主党、日本社会党关于朝日关系的联合宣言》,1990年9月28日),早于韩苏宣布建交两天。然而当时的美国“老布什”政府以“核问题”为由,阻挡了日本的对朝接触。朝鲜试图通过韩朝同时加入联合国(1991年9月17日)、《韩朝基本协议》(1991年12月13日)、《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1991年12月31日)等,开辟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结果却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韩方继苏联(1990年9月30日)后又与中国(1992年8月24日)建交,开辟了通向大陆的道路。但是朝鲜却未能实现与美国及日本的关系正常化。因此许多专家们都将“朝核问题”定义为朝美敌对关系的副产品,同时指出只有在半岛冷战结构解体的大框架下才能找到“答案”。

如果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韩苏、韩中建交的同时,朝美、朝日也实现了建交,半岛和东北亚或许就不会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里还落后于脱冷战的世界秩序,并在成为遗留的“冷战孤岛”后彼此产生矛盾。作为东北亚网络中的“缺失环节(missing link)”,朝美、朝日之间不断积累压力,而这份压力的发作性爆发就是所谓的“朝核危机”。未能缔结关系十分危险。

从这点来看,1994年的朝美日内瓦基本协议应该被重新审视。这是在朝美长时间的敌对历史中,第一份“政府间协议”,其地位已经超越了核冻结协议。承认存在相当于开辟新路的引路人。在日内瓦基本协议中,作为美方主体的比尔•克林顿政府承认朝美两国有必要讨论终止韩国战争问题(《朝美联合公报》,2000年10月12日),因此推动历史上首次朝美首脑会谈并非偶然。

21世纪中所谓的“第二轮朝核危机”也是随着美国“小布什”政府的登场而扩散开来,其指责朝鲜为“邪恶轴心”、“流氓国家(rough state)”,同时否认朝鲜的存在本身。当时,美国以“核问题”为由,叫停了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的行动。而小泉纯一郎曾与金正日国防委员长举行了两次首脑会谈(2002年9月,2004年5月),推进过朝日关系正常化。

朝美敌对是当前东北亚冷战持续下的阿尔法和欧米伽。所以促成“金正恩和特朗普会谈”本身就是半岛与东北亚和平的重大进步。因为作为半岛冷战结构解体的核心要素,美国“承认朝鲜”意味着开启迈向朝美共存的协商。作为70年敌对国家最高领导人之间的首次会晤场所,“圣淘沙(Sentosa)”也因此变得意义重大。该岛的原名为“Pulau Belakang Mati”,意为“死亡(背后)之岛”。1972年改名为具有“和平与宁静”之意的“圣淘沙”。从“死亡”到“和平”,将其作为朝美首脑会谈场所可谓是再好不过。

朝美关系解冻后朝日关系正常化的历史雄辩也将易如反掌。由此一来,东北亚网络将不再有“缺失环节”。朝鲜将可以摆脱“孤立国家”并迈向海洋,韩国则可以摆脱“岛国”,开辟通往大陆之路。韩朝和解、合作、共存的半岛将成为连接欧亚大陆和太平洋的桥梁和中枢。文在寅总统的“半岛新经济构想”、金正恩国务委员长的“国家经济发展五年战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倡议、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新东方政策”彼此之间将不会在东北亚出现无法相融或排斥之事。因此文在寅总统才会反复强调,朝美首脑会谈的成功举行将是韩朝关系的划时代改善与半岛的永久和平进程,即半岛冷战结构解体的必经之路。此外,激活东北亚的和解合作与经济合作即脱冷战,也将是全球经济和全球和平的重大进展。

正如特朗普总统所说的一样,朝美首脑会谈是一条“从未走过的半岛之路”,因此也就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金正恩委员长和特朗普总统能否克服在漫长岁月里压迫东北亚的此类历史结构之力?能否寻找到对换“无核化与体制安全保障”的线索,打开半岛冷战结构解体的大门?

李制勋 高级记者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