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国务委员长的明日首脑会谈

图为1953年7月27日上午,联合国军队司令部中将威廉•哈里森(最左侧)和朝鲜人民军大将南日(最右侧)正在被用作会谈会场的板门店木制建筑内各自签署停战协定。
“这真的是我们所不知道的领域,但我感觉自己充满了自信。金正恩希望为他的国民做些伟大的事情,而且他也有这个机会。”

6月9日(当地时间),在为出席将会决定韩半岛命运的朝美首脑会谈而离开举行七国集团(G7)峰会的加拿大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称朝鲜最高领导人与美国总统之间的会面是此前人类没有经历过的“未知领域”。特朗普总统在记者会上表示,“此前(朝美之间)从未举行过这一级别(首脑级)的会谈”,“我们将以非常积极的态度面对会谈”。其在飞往新加坡的飞机内发推文称,即将举行首脑会谈的6月12日“定会成为妙趣横生的一天。我认为这唯一的机会或将不会被浪费”。

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率先抵达了将要举行“未知会谈”的新加坡。其搭乘的中国国航(中国国际航空)飞机在6月10日上午8时39分从平壤出发后,于当天下午2时35分(韩国时间下午3时35分)降落在新加坡樟宜机场。金正恩委员长身穿人民装并佩戴了眼镜,笑容可掬地接受了新加坡外务部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的迎接。当晚,金正恩委员长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了会面。

特朗普总统比金正恩委员长晚了6个小时,于当晚8时35分抵达新加坡巴耶利峇空军基地。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第一天分别下榻在香格里拉酒店和瑞吉酒店。在经过了70年的矛盾和憎恶的时光后,两位首脑的下榻地相距最多不超过570米。

6月10日,为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会晤,在被称为“世纪会谈”的朝美首脑会谈举行两天之前入境新加坡的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恩(左)正步入新加坡总统府Istana。6月10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右)抵达新加坡巴耶利巴空军基地,向前来欢迎的人士挥手示意。(图片来源: 美联社 法新社 韩联社)
对于直到今天才如此“靠近”的朝美而言,“核”以及对其的“恐惧”曾是贯穿两者过去时间的关键词。1950年10月,联合国军队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因为中共军队的参战而错失了到手的胜利,于是其向哈里•杜鲁门总统申请,批准其使用足有26发之多的原子弹。朝鲜前驻英国大使馆公使太永浩在近期著作《三楼书记室的暗号》中谈到了朝鲜的恐惧感。其在书中写到,“‘如果美国投放原子弹,那么大家都会死’的氛围笼罩了朝鲜居民们”。在1953年7月27日的韩国战争停战协定签字仪式上,朝美未经握手、注视以及按照惯例的合影留念,只在文件上签了字,11分钟后便各自离去。美国1957年首次在韩国部署核弹头,其数量曾一度超过了900枚。

朝鲜以美国的核威胁为由早早地开始了核开发。根据美国国防情报局(DIA)今年2月出版的《全球核风景》,“朝鲜的核项目是在(战争后的)20世纪50年代末,依靠与苏联的研究合作”展开。朝鲜在1963年6月引进了用于研究的小型核反应堆(IRT-2000),1986年投入使用了5兆瓦级石墨反应堆,从而确保了“每年6公斤的钚提取能力”。当普韦布洛号捕获事件(1968年)和板门店斧头暴行事件(1976年)等危机发生时,美国则会出动B-52和航空母舰等战略资产威胁朝鲜。

紧接着冷战结束了。这对朝鲜而言既是危机也是机会。1990年9月,苏联外交部长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访问平壤,传达了与韩国建交的方针。时任朝鲜外交部长的金永南感到十分愤怒并警告称,“北朝鲜将忠于我们的内心,不再被束缚于不开发相关武器的承诺”。换言之,朝鲜感觉自己遭到了苏联背叛,于是警告称将独立进行核开发。

当然也并非没有“机会”。美国总统老布什1991年9月27日宣布,将撤走全球美军基地的“陆上和海上战术核武器”。随后,韩国总统卢泰愚在同年12月18日宣布,“从现在这一刻开始,大韩民国任何一处都不会存在核武器”。以此为契机,韩朝于当年12月31日签订了《韩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具体内容包括:“不试验、不制造、不生产、不接受、不拥有、不储藏、不部署、不使用核武器;不拥有核再处理设施和铀浓缩设施”。

朝鲜随后在1992年1月签署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核安全保障协议。然而为反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特别视察”要求,朝鲜于1993年3月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美国曾讨论过对朝鲜核设施的聚集地宁边发起打击,但经预测评估发现,在开战初期的3个月内,美军伤亡人数将达到5万人,韩国军队为49万人,平民为100万人以上,于是便放弃了该想法。在一触即发的危机情况下,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拯救了半岛。其与金日成主席举行了会面,获得了关于冻结核开发和韩朝首脑会谈的承诺。之后,朝美在1994年10月达成日内瓦协议,美国等表示将在朝鲜建设轻水反应堆,朝鲜则表示会实施核冻结。

后来又发生了导弹危机。朝鲜1998年8月31日发射了首个远程弹道导弹大浦洞1号。当年11月,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将对朝强硬派、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任命为对朝政策协调官。阳光政策的设计者、韩国前统一部长林东源说服佩里回心转意。1999年10月,关于以引导朝鲜全面中断核导开发计划,和最终终止半岛冷战的对朝包容政策为框架的报告得以完成。

朝美之间的历史性和解似乎触手可及。2000年7月底,朝美在泰国曼谷东盟地区论坛(ARF)上举行了首次外长会谈。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赵明禄同年10月10日访问美国,在白宫与克林顿总统举行了会面。朝美在第二天发表了共同声明,内容包括:“将致力于建立一种摆脱过去敌对状态的新型关系”。美国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从同年10月23日起,对平壤进行了三天两夜的访问。朝美原本计划在当时举行首次首脑会谈。

奇迹到此为止。在2000年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受新保守主义洗礼的小布什当选,随后克林顿总统取消了访问平壤的计划。经历了2001年9•11事件的布什总统在2002年1月的国情咨文中称伊拉克、伊朗和朝鲜为“罪恶轴心”。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姜锡柱对同年10月访问平壤的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詹姆斯•凯利表示,“我们有权拥有核武器,而且我们所能做的不仅限于此”。美国认为朝鲜此举相当于承认了利用高浓缩铀(HEU)进行核开发的计划,并废除了日内瓦协议。为对此予以反抗,朝鲜在2003年1月再次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之后各方曾努力通过六方会谈解决朝核问题,但都未能取得成功。后任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推出了“战略忍耐”,因此并未与朝方展开过对话。

这期间,朝鲜2012年5月在宪法上宣称自己为拥核国家,2013年3月采取了同时推进核开发与经济发展的并行路线。朝鲜共进行了6次核试验,并于2017年11月发射了火星-15型导弹,证明了自己拥有了足以打击美国华盛顿的洲际弹道导弹(ICBM)能力。

朝美之间过去的70年曾贯穿了憎恶与猜疑、渺茫期待与将其推翻的巨大失望。

6月12日,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委员长将朝着为半岛带来永久和平的“未知领域”迈出第一步。特朗普总统6月9日称该会谈“应该在5年前、10年前,不,应该在25年前就举行”。然而对于能够勇敢迈出通往和平的一步而言,从来就不存在所谓的“太迟”一说。

吉伦亨 记者,新加坡/黄俊范 记者, 金志垠 记者,鲁智元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84849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