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总统和特朗普总统的“对话合作”

图为1月11日上午,在首尔中区新闻中心举办的韩朝高级别会谈结果以及平昌冬奥会相关的《6•15共同宣言》韩方实践委员会记者会上,与会者晃动着巨幅的韩半岛旗帜并对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表示欢迎。(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1月10日晚,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和文在寅总统进行今年以来的第二次首脑通话中,提到美朝直接对话的可能性,并表示“韩朝对话持续期间,美国不会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这是继1月4日韩美宣布推迟联合军演之后,韩美第二次做出“对朝安保承诺”。

1月10日(当地时间),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召开的今年首次内阁会议上介绍了和文在寅总统的通话内容,并表示“虽然我不知道(韩朝对话)将如何发展,但我期盼这将成为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成功。在今后的几周或几个月内,我将持续关注会发生什么事”。

韩半岛局势去年因“战争危机论”而一度冷却,进入今年以来逐渐迎来暖风。以平昌冬奥会期间推迟联合军演为媒介,韩美政府试图缓解军事紧张的努力成就了韩朝高级别会谈。随着韩朝双方就朝鲜派遣代表团参加下个月开幕的平昌冬奥会与重启军事当局会谈等事宜进行协商,也为实现韩半岛无核化开启了对话与谈判局面的“机会之窗”。平昌冬奥会造就的韩半岛新局势,正是“平昌体制”。

此前,韩美从去年12月起就开始探讨推迟和平昌奥运会时间重叠的春季联合军演问题。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在1月1日的新年贺词中透露出参加平昌冬奥会以及召开韩朝对话的可能性,韩美随即在1月4日“闪电”宣布推迟联合军演。这是韩美的首次“对朝安保承诺”。以此为基础,1月9日,韩朝双方时隔两年零一个月在板门店相对而坐,就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以及举行旨在缓和韩半岛紧张状态的军事当局会谈达成一致。

很明显,韩朝高级别会谈之前决定推迟联合军演以及军事当局会谈前宣布暂停对朝军事行动,均是韩美有意为之。此前,朝鲜一直将美国推行“对朝仇视政策”作为研发核导的名分。仇视政策的具体表现为韩美联合军演以及对朝先发制人打击。结果是,韩美通过两次“对朝安保承诺”打消了朝鲜研发核导的名分,并表明将营造谈判局面实现韩半岛无核化。特朗普总统在和文在寅总统的电话通话中,否认了《华尔街日报》称考虑对朝采取军事攻击的报道,称其“与事实不符”,并表示“韩朝对话持续期间,美国不会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他更加明确地表示,若朝鲜不再进行新一轮核导试验,并愿意通过对话达成无核化谈判,美国将和朝鲜直接对话寻求和平的解决途径。

问题在于,“平昌体制”的两大支柱——韩朝对话以及韩美的两个“对朝安保承诺”全部设有时限和条件。推迟联合军演的有效期截至平昌冬奥会和残奥会闭幕。美国暂停对朝军事行动的决定仅在韩朝对话持续期间才有效。

韩美当局推迟的军事演习最早将在今年4月中旬进行。青瓦台相关人士坚定地称“只是决定延迟联合军演,并非取消”。也就是说,举行联合军演之前,美朝若不能制造对话的动力,韩半岛可能会陷入比以往更恶劣的对峙局面。这种情况下,很难对维持韩朝对话的动力保持乐观态度。至少从目前来看,“平昌体制”不过是“一时的和平体制”。韩东大学教授金俊亨(音)表示,“这是设定了时限的机会”,“截至4月联合军演,若(美朝关系)在100天内无论经过何种方式都没有取得进展,那就不太容易了”。

归根结底,确保“平昌体制”持续的可能性十分重要。朝鲜大学院大学教授具甲祐指出,“只有旨在解决朝核问题的朝美双边对话与有助于构筑韩半岛和平体制的多边安保体系同时被纳入‘平昌体制’,才能在奥运会之后依然维持和平的动力”。

特朗普政府将“最大限度的施压和干预”作为对朝政策基调,去年仅侧重于“施压”,却将重启韩朝对话的成果自我评价为“施压政策的结果”,还表示会“百分百支持”文在寅政府的韩朝对话努力。国立外交院教授金玄旭(音)指出,“美国的对朝政策正在逐渐改变”,“通过韩朝对话,(韩半岛局势的)重心正转向对话,特朗普总统传递的讯息也随之开始改变性质”。

文在寅政府致力于将韩朝关系恢复作为美朝对话的动力,这一努力变得更加紧迫。朝鲜有必要回应韩美的两个“安保承诺”。若朝鲜能够宣布在平昌冬奥会与残奥会期间暂时搁置核导试验,美朝对话的可能性将大大加大。

除了现有的朝核六方会谈外,多边安保体系还有中朝对韩美的四方格局。正如美国与伊朗达成核协议时欧盟(EU)所起的作用,或者美国与古巴建交时加拿大所发挥的作用,在朝核问题上也需要努力寻找“有良心的仲裁者”,实现韩半岛和平。联合国安理会1月10日结束了有关韩朝会谈的非公开新闻发布会后,发布声明称“韩朝对话缓和了韩半岛紧张局面,并为构建互信迈向无核化进程提高了可能”。

郑寅桓 记者, 金志垠 记者,成演哲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2737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