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9.11 14:49 修改 : 2017.09.11 16:09

韩国情院娱乐组是朴槿惠政权控制电影的马前卒
“若制作以总统为主角的电影,将提供30亿韩元左右的赞助”

2013年末至2014年初,以“实力派”著称的知名导演金(音)某在首尔江南一家生鱼片店见到了国家情报院(以下简称国情院)职员。韩国国情院要员以美国总统亲自打击恐怖分子的好莱坞影片《Air Force One》为例,向金导演表示,“如果拍摄爱国电影、国粹主义电影,可以赞助制作费”。

据金导演回忆,国情院要员表示,“在好莱坞,以总统为主角宣扬安保意识的电影有很多,而且票房也很高。若制作总统亲自打斗的英雄片,也可以通过电影宣传安保。国内电影人没有这种认识”,声讨了韩国电影界的环境。接着,他还提出了以总统为主角制作电影的具体金额,并表明了赞助意向。金导演出身于大邱、庆北(TK),曾参与执导间谍登场的电影。金导演表示,“我感觉,对方是想试探一下我有没有执导的想法,不过我没想过拍这种电影,所以没有积极回应”。

国情院娱乐组对与朴槿惠前总统有关的关键词格外敏感,并收集了情报。最近有一部电影由著名导演执导并获得了不错的票房,该电影的一位投资相关人士表示,“(国情院娱乐组下属要员裴某)在瑞草洞一家咖啡厅与我方的电影相关人士见面了。是在开始拍摄之前,事先知道了电影中有朴正熙总统登场的场面,想了解到底是什么内容。最终在那里拿到了剧本”。国情院的监察范围不仅包括韩国国内电影公司,也包括外国影片直接发行公司。一位直接发行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国情院要员随时都会会见投资发行公司的职员,询问他们在电影界正在投资、制作什么电影”。

国情院的这种活动清楚地展现了,在朴槿惠政权时期,文化艺术界的“黑名单”和“白名单”是如何制作且运行的。《韩民族21》的采访结果显示,从叱咤韩国电影界的大型投资发行商到一线导演,国情院都有接触,其目的是或为了实现关系朴槿惠政府生死存亡的“铲除文化界左派”,国情院在这一巨大工程中充当了马前卒作用。

朴槿惠政府为了纠正韩国文化艺术界的“左倾倾向”而做出的一系列举动,在去年年末的黑名单事件中被一一公开。从前总统秘书室民政首席秘书官金英汉留下的业务手册中2014年12月28日的日志来看,有“《国际市场》的制作过程中投资者难求,有问题,应掌握,要有掌管单位”等字句。这意味着,青瓦台从政治角度来看待电影,认为应积极介入,对利于维持政权的电影进行投资。相反,对于不利于维持政权的电影的制作,考虑今后将施加压力。在金英汉2015年1月2日的业务手册中,有“需要了解电影界左派倾向人物网”的字句。9月7日,因黑名单事件而被拘留的前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金钟德在前总统朴槿惠的审判中,就特检“朴前总统是否说过‘制作电影的人是问题,这个国家怎么建成的,不能对有偏向性的电影进行赞助’”的提问,金部长表示“说过”。据推测,国情院娱乐组制作黑名单和白名单,收集需要的电影界底层情报,并在名单完成后,积极参与到执行名单中去。

国情院职员表示“若制作爱国电影、国粹主义电影,能提供30亿韩元左右的资金”,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在电影振兴委员会长期担任电影投资业务的一位相关人士表示,“在保守政府上台后,所谓远离现场的‘休眠电影人’,曾多次要求要制作健康的爱国电影和战争电影”。他们提出的电影主题是公然推举陆英修、李承晚前总统等的作品。该相关人士表示,“决定一部电影的投资,比起‘政治倾向问题’来说,更重要的是‘收回投资资金’。所以如果含量不够,首先要抓住‘主要投资’,然后再收回”。 他分析表示,“若想制作这种规模的电影,CJ或乐天等大型投资公司就必须负责整个制作费的一半左右。国情院的提议会起到(确保主要投资者)作用”。是否有得到国情院的投资赞助后制作出的电影,今后,要通过调查查明真相。

电影振兴委员会的一位高层相关人士表示,“由于他们(国情院娱乐组)的活动,在朴槿惠政府时期,韩国电影界的投资等重要的议事特别不顺。2013年以后,对与朴正熙、卢武铉以及亲日相关电影的赞助成为了禁忌”。另一位电影界相关人士表示,“这一问题不应该成为区分保守和进步两派的问题, 因亲疏远近来决定赞助何处,放弃何处,这种事随时都有可能重复发生。若想阻止这样的重复,有必要查明之前电影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要对国家情报院娱乐组的活动展开调查的原因。

郑桓奉 记者,金皖(音)记者,《韩民族21》记者 河魚泳, 《Cine21》记者 金成勋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81041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