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9.04 09:56 修改 : 2017.09.04 09:56

史上最高威力,威胁急剧走强

朝鲜“进行可搭载于洲际弹道导弹上的氢弹头试验”
第四次核试验为“第一次氢弹头试验”
第五次核试验为“核弹头爆炸试验”
此次意为第四、五次核试验的结合

氢弹当真取得成功?
若有放射性核素被检测出,成功可能性则较高
即使成功,能否立即使用也有待疑问
投入使用需掌握再入大气层核心技术

图为朝鲜中央电视台报道第六次核试验的画面截图。
9月3日,朝鲜突然进行核试验,爆炸威力为史上最高。根据韩国气象厅测定,当天人工地震级别为5.7级,爆炸威力达50至60千吨TNT当量。爆炸威力是广岛原子弹(15千吨)的三倍多,相当于去年9月第五次核试验(10千吨)的5至6倍。韩国气象厅地震火山中心长官李美善(音)表示,“根据计算地震能量大小的地震矩规模(MMS),此次人工地震级别达5.7级,大小与去年9月庆州发生的自然地震(震级5.8级)持平”。

有推测称,爆炸威力或将高于目前的测定值。据共同社报道,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表示,“爆炸规模或约为70千吨”。此外,美国地质勘探局称,此次核试验所带来的人工地震级别达6.3级。按照这一数字,爆炸威力或将高于100千吨。韩国军方专家表示,“由于每个研究所的测量资料略有不同,因此测量值也会有所出入”。

此次核试验的冲击力之大,令过去未曾察觉到的地区也深有体会。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报道称,过去试验时常会感到冲击力的吉林省延吉、长白山天池附近,以及长春等地,也均有8秒左右的震感。在距离丰溪里400公里的中国辽宁省丹东,韩人会相关人士向《韩民族日报》表示,“这次感受到了过去未曾有过的震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转述称,在距离丰溪里东北部320公里的俄罗斯海参崴,一名居民也有震感。

朝鲜表示,此次核试验是“可搭载于洲际弹道导弹(ICBM)上的氢弹头试验”。朝鲜在去年1月进行第四次核试验时,已经称其为“第一次氢弹头试验”。但当时的爆炸威力仅为6千吨,因此众多专家称,试验对象可能并非氢弹,而是“增幅核分裂弹”。增幅核分裂弹是从原子弹(核分裂弹)向氢弹(核融合弹)过渡的中间型核弹。此外,今年9月的第五次核试验时,朝鲜表示进行了“核弹头爆炸试验”。换言之,在制造出可实际搭载在弹道导弹上的核弹头后,进行了爆炸试验,以此实现了核弹头的小型化与轻量化。

此次第六轮核试验还具有结合第四、五次核试验的意义。第四次核试验时进行的是可搭载在弹道导弹上的小型、轻量氢弹头爆炸试验。朝鲜将此次试验的核武器称为“二阶段热核武器”。氢弹利用引发第一次核分裂后产生的能量,触发第二次核融合反应,以此发挥威力。二阶段热核武器的表达便是指氢弹的这一工作原理。在进行核试验之前的当天上午,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称,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视察了核武器研究所,同时公开了花生形状的银色氢弹模型,与去年3月朝鲜公开的圆形核弹头模型形成了对比。有评价称,此次两头厚实的外形,与为了进行分裂、融合两阶段反应的氢弹标准型设计相类似。

目前还无法断定,此次核试验是否如朝鲜所说的一样为氢弹试验。准确判断还需要探测到核试验时会产生的氙和氪等放射性核素才有可能得出。但除第一次核试验外,韩美当局通常并未检测出放射性核素。韩国军方专家称,“50千吨的爆炸力,对于氢弹而言,威力有些过小。但由于可以通过控制核物质的数量调整爆炸力,因此还需要进一步的详细分析”。

即使朝鲜宣称此次可搭载在洲际弹道导弹上的氢弹头爆炸试验成功,也难以断言该核武器就可以立即投入实战使用。飞向宇宙的导弹,再次进入大气层时,弹头及其内部的核弹会遭受高热、巨震和压力,所以为其提供保护的再入大气层技术将是另一大问题。

朴炳洙 记者, 李根永 高级记者,全程胤 记者,金畏铉 驻北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0948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