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0.18 10:55 修改 : 2016.10.18 14:54

欺负青少年的视频,“即食虫”搞笑
有些店铺甚至写有禁止出入、退出等字样
还出现英文新词“对十多岁孩子的恐惧”

因年龄导致的论资排辈文化
日益蔓延的嫌弃少数人群、弱者的现象所致

4月12日,没有投票权的高阳自由学校11年级(高中二年级)学生们在首尔光化门广场展开了呼吁大人们为自己的未来积极参与投票的运动。(图片来源:林智泽 老师(最左侧)提供, 韩民族日报社)
“喜剧节目戏称对十多岁青少年经常使用的流行语是‘即食体’,笑称小学生和中学生是‘即食虫’。我感觉这是一种针对所有青少年的厌恶文化。”(尹瑞,音)“在网上上传强抢小学生的拉面吃、揍小学生的头后逃走的视频、或者网吧里关掉中学生的电脑后逃走的视频时,点击数总是很高,还有很多人留言称‘做得好’。”(俊英)

10月17日下午,在首尔麻浦区的一教育市民团体办公室内,以“青少年人权接受度提升集会”的名义聚集了23名青少年和非青少年。不论年龄或学生与否,大家相互叫着各自取的“活动名”,分享了“这也是青少年厌恶吗”、“各种厌恶文化中的青少年”等话题。从“最近的孩子,唉”、“你长大后想当什么”等并无歧视性认知的语言,到“中二病”、“即食虫”、“小虫族”等新词,等到将各自写出的“我听过的表达厌恶青少年的话”展示出来时,场面顿时热闹起来。

何谓“厌恶青少年”问题?

最近,在韩国社会上,厌恶少数人群或弱者的文化正在蔓延。很多人表示,因年龄而导致的论资排辈文化让处于年龄最底层的19岁以下的青少年越发受到歧视和排挤。“大人们说我们辛苦攒零钱买的礼物没有实际用处而表示鄙视,父母轻易地拿走了我收到的压岁钱。他们这么做的前提是认为青少年不知道钱的价值”,“帕乐巴纳”(音)接着说,“认为青少年不成熟,没有判断力,并不觉得青少年是完整个体的文化便是‘厌恶青少年’”。“男达”(音)称,“首尔市运营的公共自行车‘小叮铃’,15周岁就可以使用,但未满19周岁的青少年要在父母的同意下加入会员”,“青少年是使用自行车最多的年龄层,这项规定阻止了青少年使用‘小叮铃’,这反映出人们并不认为青少年是社会构成成员”。参加人员们表示,甚至有很多店铺写有“小学生出入禁止”、“中学生吵闹时强制离场”等标语。

据悉,倒在警察的高压水炮之下,最终于上月15日死亡的白南基(音)葬礼上,还出现了年龄冲突。在抵抗不当公共权力、守护葬礼的市民中,部分成年男性用非敬语问青少年“多大了”,告诫其不要抽烟,并叫了警察。当时在场的“瑞温”(音)称,“目击此事后,我在Facebook上传了‘反对青少年厌恶’的内容,得到了很多人的呼应”。

是谁导致厌恶青少年问题?

是谁导致青少年厌恶问题并使之蔓延开来呢?“头摇”(音)表示,“我看到20岁刚满3个月的朋友在图书馆中上传SNS的内容‘高中生们吵死了’。刚从青少年脱离出来的人想以这种方式发泄之前积累下来的压迫。乐于使用‘我现在不再幼稚’之类的表达,成为厌恶青少年的主体”。“尹斯利”(音)认为,“培养教师的教育学院或者师范大学常以‘是否需要体罚’为题进行讨论。暴力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正当的,但是对于青少年教育来说,体罚却认为是教育的一部分,这也是不把青少年当作个体看待的青少年厌恶现象的一种”。诸如此类对“青少年厌恶”现象的批判讨论目前处于舆论刚刚开启的阶段。今年7月在Twitter开通的账号“青少年厌恶曝光账户”(@Ephebiphobiaout)共有1088名粉丝。意为“对年轻人和十多岁孩子的恐惧”的单词“Ephebiphobia”已登载在英文维基百科上。

师范大学学生“贤智”(音)称,“散布青少年厌恶的人们认为女性、残疾人、少数人群、青少年都是‘应该保护的对象’,同时也打上了‘受保护的搭便车者’这一烙印”。参加者“30代男性”表示,“因现有年龄而引起的歧视是对于全部年龄层来说,要求人们在所属年龄段应拥有相应的人品。但最近出现的青少年厌恶现象,则是一边在攻击青少年这一特定团体,一边还主张撤销未满14岁少年不受刑法处置等青少年受惠的制度或法律”。

金美香(音)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chooling/76607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