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9.14 10:42

图为5s韩国千年古都庆州发生的罕见地震也引发文物管理方面警惕。文物厅相关人士在9月13日上午登上庆尚北道庆州瞻星台,检查是否损毁。(图片来源:韩联社)
“地震强度逐渐增大,让人愈发不安。”

9月13日下午3时,在庆尚北道庆州市阳南面罗儿里月城核电站宣传馆前的居民黄芬熙(音,68岁)如此感叹道。9月12日晚上7时44分(震级5.1)以及8时32分(震级5.8)发生于庆州内南面的两起地震同样波及了紧贴该地的阳南面地区。而在阳南面设有月城核电站1~4号机、新月城核电站1~2号机以及中低核废料处理场(核废料场)。罗儿里是距离阳南面核电站最近的村落,距震源地直线距离仅为27公里。

“第一次地震时,仅仅感到身体在晃,但第二次地震来临时,架子上的东西也都掉到了地上。”黄某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两起地震时如是说道。黄某还称,在第二次地震发生后,自己认为无论如何也不能继续待在家中,当即便与丈夫、孙女和孙子一起打起行李并放到了院中停放的轿车上。黄某打算让女儿和女婿带着孙女和孙子去别的地方,但是六岁的孙子说,“我不能就这样扔下爷爷奶奶”,于是大家便一起在室外熬了个通宵。黄某称,“一般发生地震时,人们只需要离开房屋到空旷区域避难即可,然而本地设有核电站,这可让人如何是好啊。冒然躲到室外的话,可能会面临核电站泄漏的危险,所以还不如关紧房门待在家中”。

庆州市厅相关人士则去往佛国寺仔细排查受地震冲击而坍塌的多宝塔及大雄宝殿的部分结构现状。(图片来源:韩联社)
罗儿里是一个居民人口仅为830人的小村子。9月13日该村万籁俱寂,路上偶尔碰到的居民也都是面露担忧快步离开。自昨天地震发生后,当地居民便聚集在阳南面邑川里罗山小学运动场以及附近公园到半夜,心里忐忑不安。有的居民则当天打包去了庆北永川等地,第二天早上才回来。部分居民还去了能看见核电站的罗儿海边,观察是否有相关异动发生。居民金正燮(音,69岁)表示,“地震是没办法避免,可核电站就在上面,说不定就会出事,想到这里,就让人内心愈发不安”。

月城核电站宣传馆前曾有过帐篷静坐示威活动。两年前,罗儿里的部分居民在该地支起帐篷,举行反对设立核电站的静坐示威活动。居民们以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以及重启老旧的月城核电站1号机所暴露出的相关问题为由,举行静坐示威活动。去年,当地居民满心期待已满服役年限(30年)的月城核电站1号机能够关闭,但是核能安全委员会却在去年2月27日批准月城核电站1号机继续使用。帐篷静坐示威地附近那些写有“谴责2•27霸道决议,停止重启庆州月城1号机”和“务必要迁走”的褪色布条还在随风飘舞。

庆州一带多处文化遗产都遭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损毁,例如佛国寺多宝塔栏杆石坍塌等。据文物厅9月13日对庆州当地文化遗产进行的紧急检查结果显示,佛国寺多宝塔(国宝20号)以及清道云门寺西三层石塔(宝物678号)等共23处国家、市、道指定文物均遭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损毁。

文物厅调查结果显示,佛国寺多宝塔相轮部分栏杆石坍塌,脱离了塔身;而云门寺三层双塔的东塔顶部玉轮部已掉落。瞻星台较之前向北倾斜了约两厘米,而上方的正字石东南角也拉大了约五厘米。据悉,芬皇寺模砖石塔(国宝30号)和祇林寺大寂光殿(宝物833号)的墙体出现了部分裂痕,而庆州乡校明伦堂的墙体也出现了部分坍塌。在此前的9月12日晚,文物厅表示,佛国寺大雄宝殿的屋顶以及五棱墙的瓦片均出现部分脱落现象,在石窟庵入口处有散落的碎石。对此,文物厅划拨23亿韩元紧急维修费用于文物修复,同时还将成立由各专家组成的特别安全检查组,对当地文化遗产持续进行细致检查。

庆州/金一雨 记者,卢亨硕 记者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