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5.14 10:41

本月10日上午,文在寅总统就任三周年之际在青瓦台春秋馆发表对国民特别演说后,回答采访团提问。(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韩国4•1国会选举后,出现了所谓“主流交替论”、“20年进步派执政论”之类伴以期待的预测和主张。20年执政论是共同民主党代表李海瓒2年前提出的,现在这种主张又被提了出来。这些主张虽然有值得关注的内容,却需要审慎对待。

代表性的是主流交替论。“这次选举改变了主流,国家面貌发生了转变”,这种主张太夸张了。如果把“主流”限制在政界主导势力范围内还能说得过去,而就整个社会来看,情况大不相同。

我们且只看媒体:统称“朝中东”(即《朝鲜日报》、《中央日报》、《东亚日报》,译注)的保守媒体力量很强大,尤其是保守综合频道,控制普通人视听已很久很久。基于极右保守势力的财阀体制也很强大。我们或许都听说过华尔街的大腕中有美国民主党的金主,这样的话在韩国却闻所未闻,企业界对民主党政权依然保持着戒备的目光。

不过,这次选举再次证明保守媒体影响力有限,三星副会长李在镕也早就放弃了四代接班,这些都表明,保守主流体制已经产生裂隙,生命力到了尽头。即便如此,韩国仍是一个“保守的国家”。

这次选举难以视为所谓“重大选举”,因为民主党虽然占据了五分之三的席位,政治版图却没有发生重大变化,而且,也没有足以称为“2020年体制”的新内容。

这次选举再现“1987年体制”,即基于地区格局和两大党制的长期政治版图,使得借助于联动式比例代表制的多党制尝试受挫。两个政党席位差距颇大,而得票率差距只有8.4%,多党制、合议民主、分权、打破区域格局、领导换代等方面没有明显进展。

50多岁的选民们可以称为“民主化一代”,他们作为“泛进步”主力登场,这一点值得玩味。这次选举中50多岁选民对泛进步的支持率为49%,对泛保守的支持率为35%。随着青年时期经历过民主化的一代人进入50多岁,选民结构发生了变化,从中可以谨慎地预测一个进步派占优势的时代即将到来。

李海瓒代表的20年执政论,与其说是侧重于长期执政,倒不如理解为表达了主流交替或多数派结盟之难。李代表曾在2018年7月说:“民主党政府过去10年的成果仅仅两三年就被连根拔掉了,我很想作一个连续执政20年的规划。”

在美国,罗斯福总统在1932年的大选中获胜后,民主党多数派时代持续了30多年。罗斯福以多项进步政策构建了南方、城市工人和先进资本派别的新政联盟。从1932年到1968年的10次大选,民主党赢了7次,而在国会民主党每届都是多数党。

20年进步执政论意味着消除差距、公正、政治改革、和平等进步议程作为时代精神贯彻于在一个相当长的时代,不能把它视为通过设置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策划长期独裁的阴谋论,倒不妨看作有意开创一个名副其实的主流交替与改革时代的承诺或决心。

部分保守人士说,这会导致希特勒式的极权主义和社会主义,这种说法只不过是失败主义恐惧的另一种表达,也是对韩国民主成熟度和市民民主能力的小觑。市民们无分保守与进步,都有着同独裁坚决抗争的决心与传统。

保守派也要顺应进步时代精神,谋求大变革,才能打开活路。如果保守派已经做好了分担时代责任的准备,就不可能因为是进步派占优的时代也挡住它的执政之路。

在韩国政治中,连续20年执政近乎不可能。在民主国家,政权大约以10年为周期而改变。从国会选举结果来看,进步势力在2年后的大选中获胜的可能相当高。也就是说,“进步派执政10年计划”倒有现实性。当然,从韩国政治的活跃性来看,这是无法保证的。

继金大中、卢武铉总统的首期民主政府后,从文在寅总统开始的二期民主政府必须走向名副其实的进步时代,不能满足于眼下因选举而出现的席位优势、势力关系变化,而必须开启一个放眼20年、30年的大改革时代。

白基铁 编辑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4481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