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3.06 10:33 修改 : 2020.03.06 10:37

前总统朴槿惠被弹劾后,于2017年3月21日上午进入首尔瑞草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大楼,就垄断国政案接受检方调查。(图片来源:金泰亨 记者)
法院最近发来起诉书,内容是K体育财团理事长郑东春(音)要求《韩民族日报》的15名记者赔偿损失。他主张,2016年9月以来称其为“崔顺实经常光顾的按摩中心负责人”系“损害名誉”。财团募资曾是弹劾前总统朴槿惠的导火索,法院也认定她“滥用总统权限强迫企业捐款”。已经屏气敛声三年半的他为什么突然现在站出来了?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似乎垄断国政的势力要复活了。

国民情愿弹劾总统文在寅也增加了这种担忧。过去的一个月里,参于请愿者已接近150万人。不祥的预感随即成为现实。前总统朴槿惠本月4日从狱中发出信件呼吁:“为了一个更美好的大韩民国,希望以现在的巨大在野党为中心举起太极旗的人齐心协力。”

“召回杨俊一”催生了“塔谷GD”(G-Dragon)热,也带给国民巨大感动,而“召回朴槿惠”所催生的已超越困惑而引起了愤怒。宪法裁判所已决定进行弹劾,声称“总统违背了宪法和法律,背叛了国民的信任,从捍卫宪法的立场不会容忍”。 不仅不在狱中忏悔垄断国政的行为,而出头干涉政治,是对宪秩序和烛光民心的否定,是企图把大韩民国的时针拨回到三年前。

未来统一党难免要对“召回朴槿惠”负有首要责任。它没有稳妥地渡过“弹劾之河”,也没有提出反映烛光民意的未来蓝图和革新,而是在国家性灾难当头的新冠疫情中不遗余力地一味煽播“反文在寅”情绪。它是培植“召回朴槿惠”土壤的一级功臣。

事实上,朴前总统一开始就不服从弹劾。“一切结果我来承担,必有真相大白之时”,被弹劾后离开青瓦台时的发表的立场声明充分显示了这一点。当时九成的国民认为她应当服从弹劾,但她完全无视。“狱中来信”是一个注定要发生的事情,只是在等待烛光势力的分裂和削弱而已。

越是这样,文在寅政府本应越加小心。然而,不知不觉中它竟然松了气。其中固然有改革成果迟迟不见、房地产政策遭遇失败的原因,致命的打击是打出检察改革旗号固执地“捍卫曹国”。 包括进步势力,中立层和部分保守人士在内的烛光战线出现了裂痕。这就为“召回朴槿惠”制造了条件。特别是,进步势力有一个硬伤,必须面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双重性”的批评。一位进步倾向的人士如此坦白心迹:“虽然不像别人那样有权有钱,但我有一个强烈的自豪感,那就是我经常站在了正确的一方。一直支持民主党也不仅仅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正确。可如今,这种自豪感也消失了。”

去年9月初文总统围绕是否任曹国为法务部长官问题作最终考量之际,记者曾采访一位执政党高级人士,他就强行“捍卫曹国”一事表示“执政党核心势力对‘议员大选必胜论’充满信心”。 因为自由韩国党无能,执政党即使小有失误,也会绝对赢得议员大选。执政党甚至有个笑话说“文总统运气好”。在野党无能对于执政党或许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国民确是一种不幸。最好是竞争的朝野双方均健全而有能力。文总统曾在就职演说中宣誓:“从今天起,我将成为国民全体的总统。即使是不支持我的国民,我也会把他们敬为我的国民。”而这种誓言已然褪色。

郭柾秀 评论员
基于在野党无能的议员大选必胜论造成“守住家兔即可”的错误判断。此后,先是同检方发生消耗性冲突,最近“文铁粉”举报林美利(音)教授专栏文章招致争议,一路被打上“傲慢执政党”烙印。

未来统一党代表黄教安对狱中来信回应说,“这是在议员选举来临之际给我们的千金不换之言”。 未来统一党应表明态度。如果继续同垄断国政的势力联手否定烛光民心,“朴槿惠来信” 将不是祝福,而成为因灾殃。政府和在野党也应当倾尽全力重新拉起已经四分五裂的烛光革命队伍。文总统也曾承诺要“结束分裂和冲突的意识”。 建设一个“堂堂正正的国家”,必须有多数国民参与方有其真正意义。

郭柾秀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3128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