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4.21 16:45 修改 : 2020.04.21 17:46

18日《今日传媒》头版头条标题为《惨败的朝鲜日报》。
这是韩国民主化以后的未来统合党经历的首次历代级惨败,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中立层的脱离。共荐失败加上最后的妄言,中立层可能连一丝留恋都收回了。

虽然朝鲜日报称“被强硬支持层所左右,才失去了中立层”,但在韩民族日报的社论中指出,该强硬派中的一个就是“朝中东”(朝鲜日报,中央日报,东亚日报)。分析认为,统合党领导层按照“一切都怪文在寅政府”的朝鲜日报和中央日报等保守媒体框架反复退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过去3年保守媒体执着的“反文在寅框架”在新冠疫情局面中表现出了决定性的局限性。外国媒体称赞韩国为“防疫模范事例”,65%的国民也看到政府的应对后表示“感到自己是发达国家”(trendmonitor 19日调查结果),但保守媒体依然固执地称其为“防疫失败”。保守党像鹦鹉学舌一样反复朝鲜日报与中央日报“因为看中国的眼色所以没有禁止其入境”、“审判文在寅政权”的主张,并将这种主张作为自己的口号进行选举,中立层不可能给这种在野党投票。

未来统合党候选人车明进的“世越号妄言”也与保守媒体的责任不无关系。在嘲讽世越号遗属“丑陋的吃相”之后又因“帐篷妄言”经历除名风波,在这之后依然称将捐款回馈给天安舰遗属。当初,就是朝鲜日报等保守媒体将世越号与天安舰遗属的赔偿金进行比较,以“钱”问题嘲讽遇难者家属。声称“朴槿惠总统没有责任”,谩骂遗属们要求查明真相的要求还不够,在检方着手进行重新调查后,攻击称“又要重新利用世越号的政权和检方,太过分了”,也是朝鲜日报所为。事实上,这和车候选人的妄言并无二致。

金镇台和李种明议员等的“5•18”妄言也源于“TV朝鲜”和“Channel A”电视台的“朝鲜特殊军队渗透”的言论。现在,在极右势力的youtube上也有很多类似的视频。

用颜色论妨碍通过协商解决朝核危机的努力的也是保守媒体。朝鲜日报称“天安舰爆炸沉没主犯平昌来了”,煽动说“韩国和遗属被凌辱了”,当时自由韩国党议员们立即在统一大桥的正中央铺了坐席。为了阻止金英哲访韩,他们拦路彻夜进行了静坐示威。

虽然他们自己不会承认,但保守媒体中,朝鲜日报在弹劾局面中经历了“太极旗部队”的抵制运动威胁后变得更加强硬。广告版面全部作为宣传场地,迎合了街头右派。

这次让妄言议员们接连落选,给统合党带来前所未有的惨败,是选民们对这种守旧行为的惩罚。在国会议员选举局面下,鼓励保守势力统合,甚至给在野党代表参选地区投票的保守媒体也同时受到了审判。难怪《今日传媒》头版头条标题为《惨败的朝鲜日报》。

2016年烛光市民弹劾了总统,但是国会仍然维持着以前的格局。这次连国会也发生了划时代的变化,难道不是市民们要求完成“烛光精神”的意思吗? 那么,称此次国会议员选举是“烛光第二季”都不过分。

70多年的守旧既得权体制一直固守敌对的韩朝政策,寄生于分裂结构。在经济方面,由于以出口和大企业为中心的增长优先主义,连市场经济也未能很好地包容。传播政治、经济等各领域的既得权理论,并在其中起到纽带作用的也是守旧保守媒体。 称最低限度的福利为“社会主义”,“民粹主义”的朝鲜日报在国会议员选举后要求在野党完善福利政策,研讨基本收入制度,要求人和路线、形态也要改变。虽然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但希望这是内部反省的结果。各地都提出“协治”,但守旧保守的在野党和媒体如果不重生为健康的保守就不可能。

金利泽 大记者
执政党也是如此。一些人要求检察总长尹锡悦辞职,但是,在具体责任暴露之前,政治圈出面进行驱逐的行为有可能会引发逆风。对其家人的调查正在进行,根据调查结果自然决定就可以了。如果执政党不想重蹈开放国民党(直译开放的我们党)的覆辙,就应该和大多数国民一起前进。立法和政策也应该从国民共识强烈的问题开始确定优先顺序,明智地调整轻重缓急。

金利泽 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4124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