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11 14:38 修改 : 2019.10.11 15:32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
从高速客运站前往瑞草站的大路上,“逮捕曹国”与“捍卫曹国”、“弹劾文在寅”与“文在寅最棒”的口号响彻夜空,激烈对抗。走到那些鸦雀无声地听着朗读朴正熙“国民教育宪章”的“太极旗部队”的尽头,终于看到了“烛光的浪潮”。这样的烛光,也曾在2016年燃起。

置身本月5日晚瑞草洞“烛光的海洋”中,不由得回想起三年前的这个时候。那年秋天即将结束之际,光化门的场景气势庞大。年轻的恋人们一手高举烛光,手挽手站在大街上。那个烛光是祝福,是升华。

2019年的秋天,烛光再次燃起,这已经是“烛光革命”三年后的事情。但是情况发生了很多变化。去年的地方选举之后烛光集会不知从何时起已经逐渐揠旗息鼓,但这一次市民终于又来到了街头。

与三年前最大的不同是“反烛光”呼声强烈。在弹劾局面下不能自由发声的“历史回归势力” 如今挡在了烛光的前面,大有将烛光粉碎之势。两次光化门集会,性质上都难以简单的归为动员。保守的大反击开始了。为什么会到了这个地步?

烛光集会的最大要求是消除差距,然而期待并没有被满足,这是个最重要的因素。虽然提出了以收入为主导的成长纲领,却没有拿出与之相称的有效政策手段,从而导致经济成为最大的伏兵。烛光集会的另一个要求是改革即检察改革、政治改革和财阀改革,而这个方面除了新政府初期采取过若干措施之外一直在停步不前。朝美谈判陷入僵局,韩日之间发生冲突,外部因素差强人意。

更主要的是人事上的乱象缠住了政权的手脚。消除差距、改革制度方面甚少进展,人事乱象又推波助澜,退入守势势在难免。“曹国政局”的导火索居然是文在寅总统提拔的法务部长官曹国和检察总长尹锡悦,这个事实令人心痛不已。除了执政初期的几个人事安排,很难说文总统的人事安排对得起烛光集会的威力。道德是进步势力的最大武器,然而在权力的内部频频发生为人所诟病的丑事。

让人心痛的另一点是,三年前强大的烛光集会队伍已散去。赞成改革检察却对“捍卫曹国” 摇头的人们已经退到了烛光集会的边缘。

那些在瑞草洞举起烛光的人们心里最看重的是要占领烛光集会的中心,所谓“捍卫曹国,改革检察”云云反而流于形式。当然个中也有一种考虑,那就是不想因为检方的妄动再次出现烛光集会支柱倒塌的事情。如果你在瑞草洞稍作停留,马上就可以体会到这些人的“一片丹心”。

最大的心痛是年轻人的离去。无论曹国长官的家属是否违法,作为进步领袖的道德缺陷、阳奉阴违的言行,都让年轻人备感失望,离开烛光集会队伍的不在少数。瑞草洞虽然还有大批年轻人,但与三年前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没有年轻人的烛光集会仿佛是随时可以熄灭的火星。

曾经共举烛光的中间层脱离队伍的现象更为严重,包括总统支持率在内的各种民意调查指标已经是一个有力的佐证。如果不能联合中间层,无论是改革还是选举,前行之路都将步履维艰。

但无论如何,必须走出当前的守势局面。再有6个多月就是国会议员大选,烛光集会如同“风前残灯”使局势危如累卵。要走出当前的守势局面,就必须从原因寻找对策。

首先要纠正的就是人事上的乱象。曹国和尹锡悦在当前的情况下各自留在“烛光政府”的法务部长官和检察总长位置上是否合适,这个问题值得深思。两个竟相在检察改革中抛头露面的人最好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完成检查改革自行考虑荣誉地退出。不要把两个人的问题捆绑在一起,而需要按照各自的标准有序地收场。

白基铁 评论员
也许更为重要的是“曹国之后”。首先,要与年轻人同行,在人事和政策中拿出果断的对策,为他们的伤痛和呼声代言。必须回到三年前的烛光集会,不能再犯分帮结派、互挖墙脚的低级错误了。“烛光市民”无需倚靠于政治领导人,首先就应该走向“大同烛光”。

白基铁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275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