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04 11:01 修改 : 2019.10.04 11:05

3日下午,自由韩国党主办的“敦促文在寅政权停止践踏宪政、罢免伪君子曹国光化门谴责大会”和保守团体、基督教团体谴责政权集会同时举行,从首尔市厅到光化门一带聚集了大量人流。(图片来源:申昭映 记者)
10月3日开天节,保守倾向的政党、宗教、市民团体在首尔光化门一带同时举行多个集会,要求“拘捕曹国,文在寅下台”。 这些集会性质上属于对抗上周末在首尔瑞草洞一带举行的要求对检察系统进行改革的烛光集会,是现政府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保守集会。自由韩国党称,当天的集会聚集了300万人。进步与保守、挺曹和反曹、对包括改革检察系统的政府政策的赞成与反对,多方面意见对立的局面下,矛盾最终蔓延为街头上的势力对峙。

■ 人数超乎预想

当天下午,从首尔光化门广场到市政府、南大门,10车道大街人潮如涌,一片太极旗和星条旗的海洋。示威队伍参加的集会尽管是各自为战同时举行,但人们手中举的牌子都是一样的“捍卫自由大韩民国”、“审判文政权,拘捕曹国”。

由韩国党主办的“敦促文在寅政权停止践踏宪政、罢免伪君子曹国光化门谴责大会”在广场北侧举行。因参加人数之多大受鼓舞的韩国党院内代表罗卿媛走上演讲台强调说:“各位看到上周瑞草洞的示威了没有?那么狭窄的胡同里怎么能容得下两百万人呢?光化门的街道比瑞草洞要宽得多,如果他们有两百万人,我们今天就来了两千万人。”

连参加者自己都对四处涌来的人潮感到吃惊。来自大邱的金俊熙(65岁)说:“过去也有心参加,但因为有所担心所以没有参加过,我这次来就是觉得不能输给瑞草洞的烛光集会。”韩国党的一位官员也说:“参加的人远远多于预料,我们也大吃一惊。”

■ 兴奋之余胡言乱语

被涌动的人潮鼓舞着,到处是平时说不出口的过激言辞。韩国党代表黄教安高声说:“任命曹国担任长官,这不是糊涂了吗?我怀疑这段儿时间总统是不是精神正常。朝鲜发射了导弹,他身为总统却不采取任何应对措施,一味地为金正恩说话。他真地是大韩民国总统吗?”已经连续绝食19天的李鹤宰议员站在演讲台上说:“必须把围着文在寅转那些垃圾同伙全部扫清。”院内代表罗卿媛则说:“文在寅总统的女儿为什么移居东南亚?文总统的儿子为什么涉足公共事业?民情首席这个位置对总统亲戚的情况明明白白。文总统和曹国是不幸的连体人。”

广场的一个角落响起祈祷的声音。由“要求文在寅下野泛国民斗争本部”主办的誓师大会在广场南侧进行,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总会长田光勋祈祷说:“上帝帮助集会,驱逐了台风。我们举行礼拜,向上帝表示敬意。”参加集会的前京畿道知事金文洙主张:“今天我们要发起太极旗革命,把那些红色寄生虫从青瓦台赶出去。”前韩国党代表洪准杓大喊:“文总统犯了内乱罪,他把国家搞乱了套。我们要以国民的名义立即罢免总统文在寅。”

■ 势力对峙引起担忧

参加当天集会的大多是韩国党和基督教界动员起来的党员和教民,但是也有不少人是自发参加的。一位40多岁的女性声称在上次总统选举中投了文总统的票,但她说:“抛开什么进步和保守不说,只看本次事态的这个样子,就觉出了问题。虽然只是怀疑,似乎也不该任命曹国来当法务部长官。我当时投文总统的票,是觉得也许政治会更干净点,同既得者相比国民的声音可能会提高一点,但我现在感到很可惜。”

当天的集会呈现出与上周末瑞草洞烛光集会针锋相对的势力对峙局面,令人担心政治会走向极端。事实上当天下午3时20分许,在青瓦台附近举行集会的保守团体会员中有30多人在试图涌向青瓦台方向对警察使用暴力而被带走,部分集会人员甚至冲到青瓦台厢房前并试图闯向青瓦台,与警察发生冲突。

自称第一次参加保守集会的崔润京(37岁)说:“曹国长官身上到处是违法疑点,总统和执政党却庇护他,真叫人不理解,所以才参加了集会。可真地一参加才发现,所比较的只是我们来了多少人,比那边多,觉得靠这个是不能解决公平和正义问题的,感到非常遗憾。”一位自我介绍说是“民主党支持者”的50多岁的男性苦涩地说:“因为曹国的问题离开了他们,可来到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好选择的。”

张娜来 郑桓奉 徐惠美 金润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assembly/91195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