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07 14:31 修改 : 2019.10.07 14:33

深度采访:我举起烛光的理由

烛光覆盖了整个瑞草站十字路口,对“11小时扣押调查”感到愤怒

10月5日下午,“第八次清算司法积弊检察改革烛光文化节”在首尔瑞草区瑞草站十字路口举行,以十字路口为中心,盘浦大路和瑞草大路上挤满了示威民众。照片左起依次是大法院门前道路、警察厅和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之间的道路、瑞草站十字路口到教育大学站之间的道路、瑞草站十字路口到艺术殿堂之间的道路。这些是利用智能手机照片编辑应用对无人机在瑞草站十字路口上空360度拍摄的照片进行全景图编辑后合成的照片。(图片来源:金明震 记者)
10月5日傍晚,首尔地铁二号线瑞草站十字路口宽约1.2千米、长约1.6千米的整个路段都被烛光所覆盖。《韩民族日报》对52名当日参加集会呼吁“守护曹国”和“检察改革”的民众进行深层采访,倾听了他们对法务部长官曹国和检察的评价。虽然参与烛光示威的这些人年龄和性别各不相同,但他们的出发点却非常一致:认为检方对曹长官的调查超出了应有限度。

■ 11小时扣押调查是“导火索”

在《韩民族日报》采访的52名民众中,38人(73%)表示检方的“过度调查”是促使自己参加集会的原因。其中的15人表示,8月23日检方针对曹长官的家进行扣押调查,是导致自己态度变化的转折点。上班族李元义(58岁)说,“就算对方不是现任的长官,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样的做法也未免太过火了。(曹长官的夫人)郑京心教授身体本来就不好,11个小时的扣押调查简直太过分了。这让人们觉得,检方开展调查的目的不是查明罪行,而是故意让人难堪”。带着7岁的儿子一起参加集会的千某(47岁)说,“看到检察一边叫外卖吃着一边进行扣押调查,感到气愤不已。这明摆着就是不打算遵守基本的礼节,做好准备进行长时间调查,就像是要背水一战似的”。京畿道城南市的李某(54岁)说,“检察在听证会当天对曹长官的夫人提起诉讼,感觉就是故意地以下犯上。看到有报道说,检方在对曹长官家里进行扣押调查时,连曹长官女儿的日记都要拿走,我感到无比震惊。对于我来说,这就是触动我的那枚按钮”。来自首尔市冠岳区的崔某(52岁)说,“检方用力过猛的扣押调查是导致自己转变看法的最大导火索,从那个时候我开始感到,这不仅是是曹长官和他家人的问题,也是关乎到我们所有人自己的问题”。

集会参与者还对检察调查的公正性提出质疑。和家人一起从釜山赶来的申惠英(42岁)表示,“一直以来,检察都只调查自己想要调查的案子。金学义事件、世越号惨案、张紫妍事件等案件发生的时候,他们不都是随便糊弄过去的吗”,“现在他们出动数十名检察官调查曹国,不惜一切手段搞垮可能威胁到既得利益集团的人”。黄某(48岁)说,“罗卿媛(自由韩国党院内代表)和张济元议员的子女犯了滔天大罪,最后都是只不拘留起诉,曹长官的女儿只是得了个表彰,就揪住不放,简直不可理喻”。

还有不少民众指责检方公开未被查实的嫌疑。朴星焕(43岁)说,“一开始说查出了很多问题,我还以为是真的。后来发现检方只是在玩文字游戏,令我感到愤怒不已。那些原封不动对检察的说法进行报道的媒体,也令人非常不满”。在仁川某大学担任教授的朴正浩(61岁)说,“过去两个月媒体报道的大部分内容都不值得相信”。

“促进检察改革清算司法积弊的国民市民联盟”10月5日下午在首尔瑞草区十字路口举行“第八次要求清算司法积弊的检察改革烛光文化节”,参加活动的民众正手持批评检察、媒体的手牌并喊着口号。(图片来源:金明震 记者)
■卢武铉前总统去世的记忆也是一大影响因素

民众对于卢武铉前总统在2009年接受检方调查过程中自杀辞世的记忆,也是促使大家走向街头的一大原因。

在《韩民族日报》采访的52名集会民众中,32人(62%)表示,关于卢前总统去世的记忆对自己参加集会产生了影响。崔某(57岁)说,“如果都是事实,那就罢了,当时检察也是根据自己的需要向媒体大肆散播不实消息,导致曾经对韩国民主主义做出巨大贡献的总统因为尊严被击溃而自杀辞世,我们绝不能像当时一样,再次失去对民主主义有用之人”。曹某(51岁)也表示,“一想到自己当时没能站出来帮助卢武铉总统,就觉得心痛不已。这种想法在很大程度影响我拿起了烛光”。朴炳旭(56岁)表示,“检方像以前散播(权良淑女士)把(从前任太光实业集团会长朴延次那里收取的高价)手表扔到水稻田畔上的消息一样,故意对外散播没有查实的信息,而媒体照搬检方的说辞进行报道,现在发生的情况和之前非常相似”,认为这两起事件都是同样的性质。

大部分集会参与民众认为曹长官是“检察改革的先锋”,他们认为“必须保护好曹国,才能推进检察改革”,“应一起喊出保护曹国和检察改革的口号”。在瑞草洞集会中,“保护曹国”和“检察改革”这两个口号几乎相当于同义词,即便是对曹长官个人颇有微词的集会民众也抱有同样的观点。生活在首尔市冠岳区的非正式工林道贤(51岁)说,“虽然我对曹国这个人没有好感,但这次的时间并不是对一个人的好感问题”,“曹国长官是检察改革的象征性人物,他在政治积弊和国民权力的斗争中处于中心地位,绝对不能倒下”。吴某(32岁)说,“一开始我也觉得不一定非要有曹国,但检察的做法让我感受到威胁”,“我开始觉得,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自己的孩子无论多么有能力,最终都会被这样埋葬。所以,曹长官就成了我(支持检察改革)的名分,我参加集会不是无条件从众,而是因为对曹长官释放的信息感到共鸣”。

还有民众表示,就算是为了守护文在寅总统,也绝不能够让曹长官倒下。居住在京畿道军浦市的李某(64岁)说,“曹长官倒下之后,他们接下来就会弹劾文在寅总统”。京畿道城南市的孙某(48岁)也说,“检察官为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不仅打算扳倒曹长官,阻止检察改革,还打算动摇整个政权的根基,我们绝不能放弃曹长官”。

■不少人都是第一次参加集会

还有不少民众因为看不惯这次的事件而平生第一次参加了集会示威。在《韩民族日报》采访的52名集会民众中,有11人(21%)都是这种情况。生活在京畿道富川市的金某(54岁)说,“2016年弹劾朴槿惠时,我都没有参加烛光集会,但这一次从上周开始就一直在参加”,“一开始我还质疑,烛光政权干嘛非要举行集会?但后来,以前没能保护好卢武铉总统的愧疚感驱使我来到了这里,这次必须阻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曹某(51岁)说,“总统很难亲自出面进行检察改革,这个问题只有国民参与才能解决,所以我第一次参加了集会”。

还有民众表示,对检方的恐惧也是促使自己参加烛光集会的一个原因。也就是说,很多集会民众对于“我就是曹国”的口号深感共鸣。京畿道坡州市的李某(24岁)说,“现在媒体、在野党和检察正在罗织一些完全说不通的罪名,试图搞垮一个家庭,我感觉这个家庭就像是自己的家,这件事就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样”。京畿道议政府市的李某(65岁)说,“我认为,必须通过国民的力量迫使检察进行改革,因此参与了这次集会。如果现在不能对检察进行改革,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会不明不白地死去或遭受冤屈,令我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

对于检察最近自主制定的改革方案,集会民众普遍表示不满,他们说“本应刮骨疗毒,现在却拿出一份剪指甲的方案”,“检方应杜绝对外散播调查内容以及包庇己方人士的一贯做法,这些不是缩小特殊调查部就能解决的问题”。

当日参加集会的人群主要是四五十岁中壮年群体。在接受《韩民族日报》采访的52名集会民众中,二三十岁青年人群共有9人,四五十岁群体共34人,60岁以上群体共9人。其中男性32人,女性20人,平均年龄50岁。

李侑珍 徐惠美 金润珠 姜载求 金慧允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1220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