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08 10:38 修改 : 2019.10.08 10:39

10月7日在青瓦台与民馆召开的首席秘书官与助理会议上文在寅总统正在发言。(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经常去国外旅游的人可能会知道,世界上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人像韩国人一样关心政治。在韩国,无论是郊野农夫,还是城市平民,都喜欢为国事担忧。得益于此,韩国挺过了日本殖民时期以及后来的分裂与战争时期。也正是因为如此,韩国驱逐了独裁政权,实现汉江奇迹,并完成了烛光革命。

10月3日开天节的光化门集会和10月5日周末的瑞草洞烛光文化祭都聚集了无数民众,记者也亲自去感受了这两场集会。参加光化门集会的民众对文在寅总统和曹国长官充满憎恶和愤怒,而在瑞草洞聚集的民众则对检察、媒体和自由韩国党进行了严厉批判。不过,我们无需对此感到大的担忧。比起愤怒和批判,民众更多表达的是对国家的忧虑。虽然其中不乏被煽动的民众,但整个集会如同一场盛大的政治庆典,所谓的“国家舆论分裂”只是吓唬人的说辞。话说回来,国家舆论什么时候真正统一过呢?

问题在于,以后的局面会如何发展?对于集会本身,人们无需过度担心。瑞草洞烛光文化祭应该会在10月12日周六举行最后的第九次集会,由于是最后一次,参与的民众数量可能会比前几次更多。

10月3日主导举行开天节光化门集会的“文在寅下野国民斗争本部”宣布将在10月9日韩文日再次举行大规模集会。不过,自由韩国党已经取消了原定10月12日在光化门举行的集会,可能是因为忌惮国民嫌恶的目光。

唯一的变数是检察的搜查。在检察主义者——尹锡悦检察总长的指挥下,检察可谓“无所不为”,其力量似乎比政府还大。无论是申请逮捕令、变更公诉地点,还是追加起诉,检察可以为所欲为。但如果没有事实证据作依托,检察就必须为自己行为负责。我们不希望看到搜查工作长时间持续下去。继续煽动“曹国政局”将会给韩国社会造成巨大损失。负责签发逮捕令的法官和法院审判部的判断将成为事件的一大转折点,无论法院做出什么判断,我们都必须表示尊重。

现在是需要政治家出面处理善后的时候。而大韩民国最重要的政治人就是文在寅总统。文在寅总统10月7日表示,“我抱着沉重的心情倾听了国民在最近表达的各种声音”,“既然很多国民都已经表达出自己的心声,整个社会也充分倾听了国民的呼声,现在希望大家能够凝聚智慧,按照程序把问题解决好”,作出了稳妥的表态。

文在寅总统2017年5月10日在就任致辞中表示,“从今天开始,我将成为所有国民的总统,即便是不支持我的民众,也都是我的国民,都是我们的国民”。他还承诺,“我会成为随时与国民保持沟通的总统,发生重大事件时,我会亲自出面向媒体通报情况,下班路上也会走进市场,与市民们毫无隔阂地聊天对话,也会时不时在光化门广场举行大型讨论会与大家交流”。这是总统在新上任时怀揣的梦想与希望。我们不需要质问他为什么没有遵守承诺,但还是希望文在寅总统能够更加积极地站出来,与国民沟通。

2012年大选落败后,文在寅总统在一年后出版了一本名为《1219结束即开始》的书,他在书中对卢武铉政府作出了以下回顾与评价。“2002年大选时,卢武铉候选人打出了 ‘改革与统合’的选举口号,在当时总统职务交接委员会确定的12项国政课题中,有3项都是关于国民统合与社会统合的课题,政府把统合视为了最重要的国政目标”。

成汉镛 高级记者
“(卢武铉前总统)随时会与国民对话,在与国民沟通方面,作出了比任何一届总统都多的努力”。

“现在断言朴槿惠政府会失败可能还为时过早,但如果不能实现国民统合,这届政府将难以取得成功。如果继续无视国民统合,料定这届政府也会像李明博政府一样失败”。

朴槿惠政府最终确实失败了,虽然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最重要的是忽视了国民统合。文在寅总统既有卢武铉这样一个正面教材,也有朴槿惠的反面教材,想必不会同样以失败收场。

成汉镛 政治组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233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