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01 14:50

文在寅总统和安倍首相6月28日在大阪20国集团首脑会议正式欢迎仪式上短暂握手后立即分开。(图片来源:韩联社)
“我做会长已经20年了,但这种地缘政治危机似乎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前从来没有过地缘政治给商务造成如此巨大影响的情况,但现在却感受到了。如果这就是走向一个新世道,显然不会短期内结束,找办法去适应它。”

这番话是SK会长崔泰源本月19日访问美国时对记者说的。一位从商的实业家这样谈地缘政治危机,意味着该危机已经反映到了我们的生活中。

崔会长让他的企业去适应韩日纠纷这样一个地缘政治危机,只是一个具体的事例。最近在韩国,所谓的“材零装”(材料、零件、装备)中小企业们迎来了史无前例的机遇。一位负责企业金融的市场人员对记者说,三星与SK已经成为日本半导体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打开了利用中小企业生产设施定制生产大企业产品的“测试台”,以便国内采零装企业为这些大企业提供外协加工。

国内财团老总们有关提高国产品比例的指令一经发出,大企业高管们正在同中小企业职员一道通宵达旦地开展作业。大企业高管们也清楚,如果谈成国内企业外协加工项目,他们在公司内的影响和地位会得到提高,所以都表现出一种空前的积极性。看来大企业已经从朝鲜半岛周边的地缘政治急剧变化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通过提高国产货比例规避风险的必要性。

过去政府出面向大企业要求激活中小企业,但遍施百药始终无效,是地缘政治的急剧变化给韩国中小企业提供了真正的机会。虽然是一个悖论,韩日纠纷也给朝鲜半岛和平提供了一个机会,因为韩日纠纷爆发之后日本的安倍晋三政府也在向朝鲜秋波频送,并积极派团访朝。

安倍以往一直坚持,不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就不能进行朝日建交谈判。但去年朝美宣布在新加坡举行首脑会谈后安倍立即表示有意访问朝鲜,最近又敦促无条件举行朝日首脑会谈。韩日纠纷发生后,安倍方面同朝鲜的接触已经在具体实施。前自民党副总裁金丸信的儿子金丸信吾率领的日本民间代表团从本月14日及对朝鲜进行了为期六天五夜的访问,日本医生会也于本月28日前往平壤。

2002年和2004年,时任日本总理的小泉纯一郎突然访问平壤,并同朝鲜方面发表了旨在实现朝日建交的平壤宣言,而安倍正是使平壤宣言成为一纸空文的始作俑者。正是他当时作为热门话题抓住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大做文章,毁掉了朝日和解气氛并最终成功上台执政。就是这样一个安倍,作为朝日和解的又一个象征派出金丸信的儿子金丸信吾率领的民间代表团访问朝鲜,并接受其亲信的建议促成了日本医生会的平壤之行。

金丸信和小泉纯一郎试图与朝鲜和解却无果而终,根本原因在于日本在接近朝鲜问题上走在了美国前面。金丸信访朝归来后随即因涉嫌腐败而下台,据传后面有美国的影子。

本是朝日和解最大绊脚石的安倍如此积极同朝鲜打交道,完全是因为美国的唐纳德•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在东亚地区出现的地缘政治剧烈变化,也就是这里隐约出现了势力空白。同盟体制是美国霸权的轴心,而特朗普导致了同盟体制的全球性松散。

说到底,韩日纠纷的激化与持续也是拜美国霸权松动所赐。以往,美国霸权控制着东亚。如果放在过去,韩日之间的纠纷会立即由美国出面进行幕前幕后协调。但特朗普政府放手了。中国地位上升,美国则要求韩国和日本包下防务费用,在这种局面下发生韩日纠纷,日本会选择走什么样的路不言自明。既然在东亚地区发生着势力转移,要提高日本地位扩大日本影响,只能首选同朝鲜改善关系。

日朝改善关系是韩国所追求的朝鲜半岛和平体制的一个构件。韩日纠纷为韩国中小企业打开了活路,同时也促动日本改善对朝关系,这显示了地缘政治急剧变化可能带来的危机与机遇的不可预测性。决定现有关系的力量松动并造成空白,这个过程会给所有行为者同时带来危机与机遇。

美中对峙和美国霸权的削弱使今天的东亚进入原有的韩美日对朝中俄格局开始松动阶段,随即会出现势力空白。对于韩国而言,一个危机与机遇并存的季节正在到来。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147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