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20 16:50

去年9月平壤韩朝首脑会谈时,文在寅总统夫妇和金正恩国务委员长夫妇一同访白头山天池拍摄纪念合照。(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资料照片)
韩国在国际政治学中的地位如何?夸张一点来说,韩国的地位几乎看不到。美国国际战略家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一书中没有过多提到韩国。这本解析欧亚大陆大棋局作用方式的国际地缘政治学著作只提到韩国是美国的同盟,把韩国作为美日同盟的下级伙伴,并没有给韩国赋予更多的意义。布热津斯基甚至毫不掩饰地表示,若要维持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利益,最好能够使韩半岛保持分裂状态。同一时期出版的塞缪尔•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中提到韩国的地方更少,书中仅将韩国视为中华文明圈里的一个小半岛,对韩国在地缘政治上的独立地位只字未提。

难道是因为这两本著作都出版于20世纪末,没有体现近年来局势的变化?然而,从2017年出版的理查德•麦克雷格(Richard Mcgregor)的《美国想要重建东亚秩序吗》来看,情况没有任何不同。21世纪局势的变化正在对美国的东亚战略进行重新解构,而韩国却依然得不到任何重视。正如韩文翻译版书籍的副标题“美中日三国的70年霸权战争”所示,这本书重点分析了美中日三国的霸权争夺,而位于东北亚正中心位置的韩国在作者眼中并不具备任何意义。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作者曾以《金融时报》驻地记者的身份在东京和北京居住多年,但在解析东北亚国际政治学的历史和现状时,对韩国和韩半岛的地位如此视而不见,仍然令人难以理解。

韩国在经济规模上与俄罗斯不相上下,而在军事规模上,则与日本和英国不分伯仲。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力量,韩国都不是一个不足一提的小国。那么,为什么在东亚地缘政治学中,韩国仍然无法摆脱下属国、从属国的耻辱地位呢?韩半岛周围强国环伺,国力差距大,固然是一个因素,但笔者认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韩半岛的分裂与韩朝对峙的状态导致韩国在国际政治学上的作用和地位大大缩小。

人们喜欢把二战结束后东北亚的历史叫做“美式和平(Pax Americana)”,指美国利用其霸权实现和平,促进了东亚的稳定和复兴。但对于韩半岛来说,这种和平却是不完整的“半边和平”。如同历史上的“罗马式和平”将多瑙河与莱茵河作为分界线,将罗马与外部世界分开,实现界内和平一样,美式和平也只是在分界线内实现的片面和平。悲剧的是,这条分界线将韩半岛分割成了两半。韩半岛被“美式和平”的分界线分成内外两部分,冲突仍然持续不断。这种冷战式对立限制了韩国的主权,导致韩国无法在东亚地区发挥自主作用。

麦克莱格在书中写道,在美国霸权不断收缩的局面中,东亚的矛盾很可能会引发“修昔底德陷阱”。东亚一旦成为每种霸权斗争的战场,韩半岛无疑将会成为最大的受害者。若想避免这一灾难,韩国必须强化主权力量,成为东亚和平的轴心。如同鸠山由纪夫担任日本首相(2009年-2010年)期间,曾致力于将东亚变成“友爱之海”一样,现在韩国必须以东亚地区中心国家的身份,引导该地区实践友爱政治。若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首先战胜这条诞生于“美式和平”时期的代表冲突和对立的分裂线。

高明涉 评论员
特朗普总统的“美国优先主义”相当于放弃了美国的帝国主义世界霸权战略,想要回归历史上的“孤立主义”。对于韩国来说,特朗普执政时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朝美如能在特朗普执政期间达成无核化协议、实现关系正常化,构建起韩朝和平体制,韩国就可以成为东亚地缘政治中的轴心国家,在地区秩序的建构中发挥主导作用。我们必须珍惜这一机会,构建韩半岛和平机制和落实韩朝合作制度化并非只是理想主义者的梦想,而是关乎国家的生存与繁荣、在国际政治学的残酷现实中我们必须去面对的现实主义问题。

高明涉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015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